第1557章 刘邦的难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刘邦深吸口气,压下了心惊慌失措的情绪,沉声道:“韩信和英布,怎么会勾结在起?我们的人,直在找寻韩信,怎么就让韩信和英布搅和在起了。”

    萧何无言以对。

    他也不知道,韩信怎么突然到了广汉郡境内。

    刘邦看到萧何的神情,也知道自己问了个白痴的问题,话锋转,便说道:“丞相,事已至此,你认为该怎么挽救?”

    萧何道:“陛下,臣已经通知了张良,等他抵达后,看看他有什么奇谋。如今这情况,臣也觉得棘手。”

    “也好!”

    刘邦点了点头。

    “报!”

    正当此时,又有内侍进入,向刘邦行礼后,道:“陛下,巴郡急报!”

    “宣!”

    刘邦吩咐声。

    不会儿,便有名身着甲胄的武将大步进入。

    此人名叫周勃,是刘邦麾下大将。

    周勃的脸上,也浮现出抹急躁神情,他单膝跪地,抱拳道:“臣周勃,拜见陛下!”

    “平身!”

    刘邦摆手吩咐声。

    在周勃站起身后,刘邦问道:“周卿入宫,所为何事?”

    周勃连忙道:“回禀陛下,巴郡和蜀郡两地,都出现了贼匪,肆意生事,很不安宁。地方官府,数次调兵平叛,可最终的结果,是对方越大越强,实力愈发强横,难以剿灭。臣入宫觐见陛下,便是希望陛下调集精锐,以扫荡污秽。”

    “嘶!”

    刘邦倒吸了口气。

    这广汉郡方面,灌婴刚刚战死,三水县刚刚丢失,蜀郡和巴郡也相继出事,还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这是刘邦最不希望看到的。

    刘邦吩咐道:“巴郡和蜀郡的事情,只是小事。丞相刚接到广汉郡传回消息,韩信出现在广汉郡三水县,还和英布勾结在起,并杀死了灌婴。”

    刷!

    周勃面色大变。

    韩信用兵,极为厉害,尤其韩信擅长迂回包抄,是极难对付的角色。

    更何况,英布也不容易对付。

    周勃此刻也觉得棘手了,原本相安无事的益州,突然就出现了这么多的战事,连串的事情发生,使得整个局势,变得复杂起来。

    周勃沉声道:“陛下,整个益州境内,都直在通缉韩信。怎么韩信突然在广汉郡出现,直都没有得到消息呢?”

    刘邦翻白眼,道:“你问朕,朕问谁去?”

    周勃尴尬笑。

    “踏!踏!”

    阵脚步声,自大殿外传来。

    只见个器宇轩昂,俊逸不凡的年人,大步进入。他头戴进贤冠,身穿天蓝色长袍,进入大殿,躬身行礼道:“臣张良,拜见陛下。”

    此人,赫然是张良。

    这是刘邦最器重的谋臣。

    刘邦道:“爱卿快快免礼!”

    “谢陛下!”

    张良站起身后,便躬身道谢。

    刘邦沉声道:“张卿啊,如今北方广汉郡,韩信和英布联手,导致灌婴身死,损兵折将。不仅如此,如今蜀郡和巴郡,也相继出事。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张良眼眸转动,心思虑着,不急不缓的道:“陛下,臣来的路上,也得到了消息。对于接连发生的三件事,臣认为有定的关联。”

    刘邦道:“怎么说?”

    张良继续道:“如果单轮每件事,都没有任何的关联,也找不出联系。但是,把这三件事放在起,就能发现这三件事,近乎是相继发生的。”

    “不仅如此,这是位于益州的三个地方。”

    “益州各郡,广汉郡、蜀郡、巴郡和汉郡,这是交通稍稍便利的,至于其余的各郡,许多地方都是荒无人烟,极少有人前往。”

    “所以要动乱益州,在广汉郡、蜀郡和巴郡掀起事端,已经足够了。”

    “臣的猜测,便是有人暗策动。”

    张良侃侃而谈,继续道:“暗策划的人,有可能是位于广汉郡的韩信,也有可能是其余人。不过臣认为,极大的可能是北方的蜀国。”

    刘邦问道:“为什么是蜀国?”

    张良道:“第,蜀国和我们接壤,是能够快速行动的。”

    “第二,蜀国要东出虎牢关,就必须拿下益州。否则,蜀国就没有稳定的后方。对于蜀国来说,要统全国,要横扫天下,蜀国是不可缺少的。”

    “第三,蜀国皇帝王灿,此前曾遭到大汉攻打。如今于情于理,他都会考虑攻打益州。”

    张良侃侃而谈,分析道:“所以卑职断言,王灿可能派遣了谋士南下益州,混入益州境内生事。如今的这战,旦真有王灿的人参与,便极为复杂了。如果无法揪出幕后的人,要剿灭韩信,将是极为困难的事情。甚至大汉的政权,都可能遭到颠覆。”

    刘邦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昔日,蜀国发生动荡时,刘邦派遣曹参、陈平插手,意图在蜀国搞事情,想要谋取利益。当时的刘邦,倒也没觉得什么。

    可是现在,轮到他治下的境内,发生了诸多事情,刘邦的内心,就有些焦灼和不安了。

    刘邦沉声道:“张卿,你可有化解的计策?”

    “没有!”

    张良摇了摇头,说道:“我在明,敌在暗,如今的情况,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臣建议,调遣支大军北上广汉郡,镇压韩信。除此外,再调遣两支队伍,分别对付蜀郡和巴郡的乱局。我们现在头雾水,就只能这么办了。”

    萧何接过话,问道:“韩信不是易于之辈,他包抄迂回的战术,甚至是围剿歼灭的手段,即为高超。”

    “要对付韩信,般人不行。”

    “即使我们兵力足够多,可是要灭掉韩信,也不是件易事。更何况,按照你的分析,这背后有蜀国的人参与,情况就更加复杂了。”

    “所以要对付广汉郡的韩信,必须要有个足够强的人,才能稳住广汉郡的局面。”

    萧何沉声道:“谁能胜任呢?”

    刘邦也看向了张良,询问道:“张卿,你看谁能胜任?”

    周勃主动道:“陛下,臣愿领兵出战。”

    在刘邦的麾下,周勃也是心腹,是真正得到刘邦器重的人,而且周勃不仅是武艺出众,在领兵打仗上,也比灌婴更强,是个能能武的人。

    刘邦闻言,却摇头道:“你不行,虽说你领兵打仗厉害,但你的用兵之法不够灵活。面对韩信,你用兵太过于匠气,不是韩信的对手。”

    周勃表情尴尬,顿时不言语了。

    刘邦再度道:“张卿,你可有合适的人选?”

    张良捋着颌下的胡须,半响后,说道:“主公,倒也有个合适的人选。”

    “谁?”刘邦连忙问道。

    张良回答道:“彭越!”

    刘邦闻言,脸上的神情顿时就冷下来,眼多了抹凝重。

    彭越是刘邦的开国功臣。

    历史上,刘邦建立西汉,彭越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在刘邦和相遇厮杀的过程,彭越率领军队,直在后方袭扰楚军。

    彭越秉承的计策,便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不断的袭扰,甚至破坏楚军的粮道,这为前线刘邦和项羽的决战,起到了重大作用。

    只是后来,彭越被刘邦诛杀。

    这日,彭越重生了,是在成都境内,在刘邦的眼皮子下,所以彭越根本就没有能离开成都。刘邦也不想杀掉彭越这样的重臣,毕竟他需要人才。可是不杀彭越,又担心彭越心怀芥蒂,所以只能把彭越闲置起来。

    这就是刘邦为难的地方。

    重用彭越,又担心彭越对上世被杀的事情有所芥蒂,担心彭越最终反叛。

    不用彭越,又损失人才。

    尤其韩信和英布作乱的情况下,刘邦麾下真正拿得出手的智将,真正能匹敌韩信的人,那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刘邦才左右为难。

    张良自是清楚刘邦的意图,他劝说道:“陛下,如今局势,必须要启用彭越了。如果不用彭越,难以抗衡韩信。更何况,暗还可能有蜀国的人作乱。”

    “至于彭越的心结,不是大问题。臣认为,陛下既然有心,大可以亲自走趟彭越的府邸,亲自向彭越道歉,以挽回彭越的心。”

    “臣认为,彭越会出征的。”

    “毕竟,彭越也是个放不下权势的人。”

    张良说道:“陛下,请三思。”

    萧何听完后,也是劝说道:“陛下,张良的建议可行。如今的情况下,朝领兵的大将,或是要镇压边境,或是难以抗衡韩信,或是要坐镇成都,没有抵挡韩信的人。如今,只能启用彭越了。否则,难以抗衡韩信。”

    刘邦表情肃然,道:“万,万彭越不愿意出战呢?”

    萧何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如果彭越不愿意出战,陛下大可以处置彭越。陛下让彭越出战,依然是给了彭越脸面。臣相信,彭越会出战的。”

    “好,朕就勉为其难,试试了。”

    刘邦握紧拳头,直接应下。

    周勃在旁听着,心冰凉冰凉的,他倒是想要讨伐韩信,可惜没有这样的机会,只能老老实实留在成都。

    周勃说道:“陛下,巴郡和蜀郡也有战乱,臣请战,带兵镇压这些叛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