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5章 诛杀灌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支支火箭,带着滚滚浓烟,在空掠起,划过道道弧线,便落在了灌婴麾下的汉军士兵当。

    弓箭落入人群,火光飞溅,汉军士兵慌乱躲避。

    灌婴见到这幕,没有任何的慌张,反而大吼道:“冲,冲上去。韩信退入城内,已经是无路可逃。冲上去,拿下韩信。”

    此刻的灌婴,无比兴奋。

    只要再往前些,就可以拿下韩信。

    刘邦掌控益州,直没有发现韩信的踪迹,这是刘邦的心结。如果灌婴帮助刘邦抓到韩信,亦或是杀死了韩信,这都是滔天的功劳。

    只是在灌婴命令麾下士兵往前冲的时候,飞来的火箭,开始落在道路两侧的房屋上。

    火箭命房屋,顷刻间,便燃起滚滚大火。

    “呼!呼!!”

    大火飞快的燃烧起来,滚滚浓烟直冲云霄。

    大火蔓延的速度,奇快无比,让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灌婴见此幕,瞪大眼,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他略作思索后,大喊道:“不好,我们计了!”

    这刻,灌婴大急。

    他终于明白了。

    因为正常的情况下,火箭射在房屋上,虽说会命梁柱,但不可能立刻引燃火光。可眼下的情况,火箭落在房屋上,就有条条火蛇乱窜。

    这速度太快。

    大火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直接连成片,形成滔天的火海。这样的大火,必定是早就设计好的,是早就在梁柱上涂抹了火油,甚至喷洒了烈酒,才导致大火蔓延如此迅速。

    “冲,往前冲,冲出火海。”

    灌婴放声大喊。

    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往前冲,否则后方的大火连成片,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在灌婴麾下的士兵往前冲时,韩信麾下的弓箭手不断射箭。轮轮的弓箭射出,箭雨不断落下,收割着汉军士兵的性命。

    灌婴的士兵,死伤惨重。

    大火,仍在快速蔓延。

    在大火的侵袭下,灌婴麾下的汉军士兵损失越来越多,阵型也是乱作团。

    大火烘烤,许多士兵化作火人。

    在这样的绝境下,即使前面有密集如雨般的弓箭,也没有人能阻止汉军士兵往前冲。随着汉军士兵不要命的冲刺,距离点点的缩短,当距离缩短到二十步时,弓箭的作用极大限度的削弱。

    这区域内,没有大火蔓延。

    火势燃烧的区域,在此处的后方二十步,正在熊熊燃烧。

    “冲,往前冲!”

    灌婴看到了希望,再度下令。

    当最前面的士兵往前冲时,刚跑出不到五步,就响起阵阵惨叫声。往前冲的士兵,扑通扑通往下跌落,便传出凄厉的惨叫声。

    官道上,出现了个大坑。

    这个大坑,横亘整个街道两侧。而大坑的长度,近十五步,深近三丈。在大坑的底部,有根根的尖桩。旦跌落下去,立刻就会被下面的尖桩刺穿身体。

    韩信麾下的士兵撤退时,是从两侧绕道撤退的,所以避开了。

    灌婴麾下的士兵抵达,因为后方有大火燃烧,他们根本没有注意脚下的情况,只知道个劲儿的往前冲。所以前方的巨坑在稍稍遮掩的情况下,也没有人发现异状。

    等到有人跌落,才被发现。

    即使最前方的士兵发现了大坑,他们也无法停下。因为后方源源不断的有士兵往前拥挤,后方的士兵都在躲避燃烧的大火。

    以至于,队伍无法停下。

    最前排的汉军士兵,犹如下饺子样,扑通扑通的直接往下掉。

    惨叫声,此起彼伏。

    死伤的汉军士兵,不计其数。

    三丈巨坑的存在,使得灌婴麾下士兵难以再往前冲,被堵在最后面的士兵,无路可逃,无法躲避燃烧的火海,陷入了大火的焚烧。

    个个成了火人,不停挣扎。

    惨叫声,无比凄厉。

    灌婴在人群,看到这幕,气得怒气上涌。他想要往前冲,想要摆脱困境,可是眼下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

    “投降,我们投降!”

    灌婴下了命令。

    命令传达了下去后,麾下的士兵大喊着愿意投降。

    声音传到韩信的耳,韩信听到后,却是面沉如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冷冰冰盯着陷入火海的汉军士兵。

    他没有接受投降。

    罗成站在韩信身旁,提醒道:“韩将军,灌婴求饶了,不饶了他吗?”

    韩信眼神锐利,道:“打虎不死,反被虎伤,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这时候,是灌婴吃大亏陷入死境的局面,可旦饶了灌婴,他麾下人数多,旦杀出来后,我们挡不住。”

    顿了顿,韩信继续道:“更何况,现在不杀灌婴,以后就更难了。这是削弱刘邦实力的最佳机会,不容错过。我宁愿留下个死去的灌婴,也不会留下个心存二心的灌婴。”

    罗成听,面色凛然。

    看向韩信的时候,脸上多了抹敬畏。

    罗成言不发,静静执行命令。

    此刻韩信率领的士兵,依旧堵住了灌婴麾下汉军士兵往前冲的道路,导致越来越多的汉军士兵陷入火海,死伤的人越来越多。

    灌婴见韩信不为所动,破口大骂道:“韩信,你干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不得好死。”

    韩信闻言,恍若未闻。

    不多时,灌婴自己也陷入了火海。他的衣角,已经被大火点燃。

    这刻,灌婴躲避不了了。

    “铿锵!”

    灌婴拔剑出鞘,提剑在手,目光落在前方韩信的身上,道:“韩信,你不得好死!”

    说完,灌婴手上发力。

    “呲啦!”

    锋锐的剑锋,划过脖子,割裂了肌肤,割断了喉咙。

    “噗!”

    殷红的鲜血,登时喷溅出来。

    灌婴喉咙被割断,再难以呼吸,眼前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下来。下刻,他眼前黑,再也看不到前方景象。灌婴的脑,阵眩晕,再也无法思考。

    “扑通!”

    灌婴的身体失去重心,身体往后扬,扑通声就摔倒在地上。

    灌婴拔剑自刎后,他身边的个个士兵,性格刚烈的便自杀追随灌婴,不愿意自杀的,只能落入火海,化作个个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