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3章 韩信示弱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蔺平提刀自刎,脖子上喷溅出来的鲜血,有些许洒落在灌婴脸上,使得灌婴那棱角分明的面庞上,多了抹狰狞和恐怖。

    这刻,所有人都懵了了。

    个个看向倒在地上的蔺平,谁都没有想到,蔺平会如此的刚烈,会选择最极端的方式劝谏,竟是这般的绝决。

    蔺平是军师!

    在军,也是极有威望的。

    可现在,竟然选择了自杀。

    这样的结果,不论是谁,时间都难以承受。

    士兵们懵了,但灌婴的内心,开始是失落,转瞬间,就变成了愤怒。愤怒于蔺平对他的不信任,愤怒与蔺平的不认可他。

    尤其是,如今正处于攻打三水县的关键时候。两军对垒,大军列阵,蔺平却弄出这样的事情,着实让灌婴愤怒,因为这很影响军队的士气。

    灌婴吩咐道:“来人!”

    “在!”

    名士兵连忙回答。

    灌婴说道:“把蔺平带下去,找个地方葬了。”

    “喏!”

    士兵得令,连忙招呼人带走了蔺平。

    在蔺平被抬走的时候,灌婴望向蔺平的尸体,眼却有着愤怒,心喃喃道:“蔺平啊蔺平,本将定会取胜的。等本将拿下了三水县,就会证明你的错误。韩信在三水县,我势必会拿下三水县的。这战,我绝不会失败。”

    他的内心,依旧要强攻三水县。

    灌婴安置了蔺平,便再度策马,来到了城外,他再度叫阵道:“韩信,可敢出城战?本将兵临城下,你韩信乃是军神,莫非连和本将决死战的勇气都没有吗?”

    韩信淡淡道:“灌婴,刚才我可是看见了,你退回军阵,竟然有人横刀自刎。这是什么情况,你给说说,我很是好奇。”

    灌婴的脸登时就黑了。

    他对于蔺平的自刎,本就满腔的怒火。

    如今遭到韩信的刺激后,更是暴怒道:“韩信,本将就在城外,你可敢出城战?”

    城楼上,韩信依旧准备拒绝。

    这时候,王灿开口道:“韩将军,朕认为这时候,你可以出城战。以你的武艺,就算是不敌灌婴,但自保是没有问题的。”

    韩信道:“陛下,臣的武艺,的确不如灌婴。不过自保,是没有问题的。”

    王灿继续道:“既如此,你出城和灌婴战,交手会儿后,就立刻撤回城内。如此来,可以加强灌婴对你的轻蔑,也能让他强势攻城。只要灌婴发起了进攻,那么三水县的南门,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事实上,就算韩信不出城,不断和灌婴骂战,也可能促使灌婴攻城。

    不过,力道不足。

    要让灌婴真正豁出去,不顾切的进攻,还得韩信亲自挑衅番。

    韩信道:“陛下,臣立刻去办。”

    王灿道:“出城厮杀,务必要小心。朕安排罗成在城内,随时策应你,保护你的安全。”

    “谢陛下!”

    韩信道谢后,便看向城外的灌婴,朗声道:“灌婴匹夫,你且等着,本将现在就出城。今天不拿下你的狗头,本将誓不罢休。”

    “哈哈哈,本将等着你!”

    灌婴脸上,浮现出笑容。

    韩信终于出战了。

    不枉费他费尽心机的刺激,终于让韩信出战。只要韩信出战,他就有了拿下韩信的机会。只要拿下了韩信,三水县弹指可破。

    这刻,灌婴内心斗志昂扬。

    他认为自己机会来了。

    想到能拿下韩信,得到刘邦的赞誉,他因为蔺平自杀的抑郁情绪,也恢复了许多。

    韩信当即就转身下楼,然后翻身上马。

    随着城门嘎吱声打开后,韩信策马就杀出,直奔灌婴:“灌婴匹夫,拿命来!”

    灌婴也是颇为兴奋,立刻上前迎战。

    灌婴今天使用的武器,也是杆长枪,他手大枪紧握,直取韩信的心脏。

    枪探出,快如闪电。

    韩信立刻挥枪抵挡,将刺来的长枪拨开。

    两人都用枪,你来我往,时间,竟是杀了个难解难分。

    韩信厮杀的时候,是点点的加大力量,当他将力量提升至极限的时候,发现灌婴虽然强,也就强那么丝,如果他全力以赴的拼杀,灌婴想要击败他,那也得三五百招之后去了。

    “杀!”

    灌婴杀得兴起,大声喝喊。

    随着灌婴的进攻,韩信也是当仁不让的抵挡。

    此刻灌婴麾下的士兵,开始有人大声喝喊:“将军万胜!”

    随着这声大喊,无数的士兵紧跟着起呐喊,时间,‘将军万胜’的呐喊声此起彼伏,回荡在三水县的城内外。

    灌婴听到后方士兵的鼓劲儿声,攻势愈发猛烈。

    战场上厮杀,气势很重要。

    越是豁出性命的搏杀,越是需要胆气。同样武艺的两个人,个招招自保,个锐意进攻,旦进攻的人杀出了起事,防守的人最终只能败亡。

    这就是亡命徒的气势。

    此刻,灌婴便犹如个亡命徒,不断的进攻,意图将韩信斩于马下。最不济,他也想要鼓作气擒拿韩信,拿着韩信回去交差。

    韩信边抵挡,边开始缓缓撤回力量。

    两人交手百余招了,韩信要故意露出疲态,进步滋长灌婴的锐气。

    当百余招过后,韩信副不敌的姿态,招破退了灌婴,便策马直奔城门去了,不再和灌婴恋战。灌婴催马就追赶,只是他追赶,城楼上用弓箭射下来,灌婴遭到攻击后,只能撤回。

    眼见着韩信退走,灌婴心无比惋惜。

    可惜!

    太可惜了!

    就差点,只要再给他点时间,他就可以拿下韩信。

    偏偏,韩信竟然走了。

    灌婴抬头看向城楼上,深吸口气,大喊道:“韩信小儿,无胆鼠辈,你出城和本将战,怎么突然就退回去当缩头乌龟了。有胆量的,再和你你家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不多时,韩信登上了城楼。

    韩信看着城外的灌婴,说道:“灌婴,论及武艺,本将不及你。但是论及用兵的能力,你就算是给本将提鞋都不配。本将就在此坐镇,看你如何打破三水县。”

    灌婴此刻气势如虹,他不屑道:“要打破三水县,并不困难。”

    他下令道:“传我军令,擂鼓!”

    “咚!咚!!”

    在灌婴的后方,战鼓声陡然响起,回荡在空。

    这声音,是下令进攻的命令。

    随着这战鼓声响起,灌婴麾下的士兵,不再犹豫,直接就发起了冲锋,直奔三水县的县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