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章 识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韩信听完聂恒的话,看着聂恒迫不及待的神情,眼多了审视神色,却又不动声色的说道:“本将的允诺,不会反悔。现在,你就随我起,去觐见陛下。”

    “谢将军!”

    聂恒脸上神情大喜,连忙躬身道谢。

    韩信站起身,先步走出营帐,领着聂恒,径直往王灿的营帐去。来到王灿的营帐外,韩信让士兵去禀报,不会儿,就得到王灿召见的命令。

    韩信先步进入,而聂恒则紧随其后。但聂恒刚走到营帐门帘处,却被拦下。士兵上前,抬起聂恒的手,仔细搜查。

    聂恒对此,神态自如。

    他面上神情平静,任由士兵搜身,番搜索后,没见到身上有利器。

    士兵退开,聂恒才进入。

    当聂恒进入营帐,抬头扫,便看到了坐在正上方的王灿。聂恒心有些惊讶,没想到王灿竟是如此的年轻,眼看去,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龄。

    韩信行礼道:“臣韩信,拜见陛下。”

    聂恒在韩信的身后跪下,双手俯伏在地上,说道:“草民聂恒,拜见陛下。”

    王灿道:“聂恒,你很不错。”

    聂恒道:“陛下谬赞了。”

    王灿继续道:“你为朕效力,朕不会亏待你。以后三水县的生意,你尽管去做。只要是正当的生意竞争,朕可以做你的后盾。”

    “谢陛下!”

    聂恒再度躬身道谢。

    “起来吧!”

    王灿开口吩咐。

    只是王灿大量聂恒时,眼多了抹玩味神色。就在刚才,韩信向王灿做了个动作,所以王灿才有了变化。

    聂恒站起身的瞬间,手伸向后臀,闪电般在挨着后臀的脚后跟抹,就见他脚后跟用力,站起身就往前窜。他越过韩信,直奔王灿,口道:“狗皇帝,拿命来!”

    “杀!”

    聂恒手,有柄匕首。

    这柄匕首很短,薄如蝉翼,却锋锐无比。

    这样的匕首,很短很薄,适合插在鞋底,不会被人发现。

    他提着匕首,脚下急踏,转眼间,便来到王灿的身前,抡起手匕首,直取王灿的喉咙。在聂恒逼近的瞬间,王灿深情不变,从容不迫的站起身。

    侧身,便精准避开了聂恒的致命击。

    “不自量力”

    王灿低喝,瞬间反击。他武艺精湛,眼力极好,在聂恒招式用老的瞬间,便欺身而进,拳便捣出,直捣黄龙。

    这拳,快若奔雷。

    “砰!”

    硕大的拳头,狠狠撞击在聂恒胸膛上。

    沛然磅礴的力量,喷涌而出,聂恒只觉得有排山倒海的力量,涌入五脏六腑。剧烈的力量冲撞下,他张口惨叫声,身体就倒飞了出去,轰然落地。

    “噗!”

    聂恒气血翻腾,口鲜血便喷出。

    躺在地上的聂恒,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眼更有震惊神色,说道:“怎么可能?你是国的皇帝,久居深宫,武艺怎么如此厉害。”

    刚才的击,不仅是力量上的撞击,更让聂恒感觉到有罡气刺入五脏六腑。

    这样的攻击,伤人于无形。

    罡气刺入肺腑,很难治疗。

    王灿居高临下,俯瞰着聂恒,道:“你连朕的底细都没有摸清楚,还想行刺,真是找死。”

    聂恒面色惨白,说道:“你怎么发现我要行刺的?如果你没有任何的防备,我的第击,绝不会落空。”

    王灿道:“韩信提醒了我。”

    “韩信?”

    聂恒看向韩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问道:“你怎么发现我的?自始至终,我们没有什么交流,只有简单几句的对答。按理说,你不可能发现我的意图。”

    韩信嘴角上扬,淡淡道:“你的身份和意图,我的确没有发现。我更想不到,个配合乞伏罗拿下三水县大族的人,会意图不轨。但在本将营帐,你表现得太心急了。区区商人,竟敢主动要求本将旅行诺言,让本将带你来见陛下,这就是疑点。”

    聂恒不甘道:“这是你允诺的。”

    韩信摇了摇头,解释道:“是我允诺的,这没错。但你得记清楚,你的身份,是最不起眼的商人。你这样身份的商人,在本将的面前,没有任何底气,何来要求本将的胆魄?所以你完成任务,就迫不及待的要求本将带你面见陛下,这就是疑点。”

    聂恒道:“单凭这点,你就断定我有问题,然后告知了王灿?”

    韩信摇头道:“单凭这点,我虽然有怀疑,但不可能抓捕你,只是想试探番。”

    “毕竟,你有功劳。”

    “所以我带着你来觐见陛下,但我先步进入营帐,是站在你前面的。我向陛下打了个手势,让陛下小心。”

    “陛下有了准备,以陛下的武艺,旦你行刺,陛下能做出预判。”

    韩信说道:“你不仅低估了本将的眼力,也低估了陛下的实力。事实上,就算没有我提醒,凭借你的这点微末武艺,要刺杀陛下,也绝无可能。”

    “难怪,难怪!”

    聂恒道:“好个韩信,不愧是陛下的大敌。韩信,你背叛大汉,背叛陛下,他日定会后悔的。等陛下的大军抵达三水县,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韩信道:“这点不用你操心,刘邦不找我,我也会找刘邦的。现在,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的生死吧。”

    聂恒梗着脖子道:“身为刺客,生死早已置之度外。要杀便杀,要剐便剐,我何惧之有?”

    王灿盯着聂恒,不再多言,直接就喊来了士兵,让士兵把聂恒拖下去处死。

    韩信喂喂躬身,抱拳说道:“陛下,臣发现聂恒有问题,却仍然带着聂恒来觐见,致使陛下陷入困境,请陛下降罪。”

    王灿道:“些许小事,无足挂齿。”

    顿了顿,王灿说道:“韩将军,三水县的各大家族,都已经扑灭。三水县境内,已经没有了像样的大家族。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韩信略作思索,便回答道:“陛下,臣打算改变计划,以三水县作为诱饵,引诱灌婴计。此前我们商量的,是在梓潼县和三水县的路上伏击灌婴。这计策,不怎么可行。”

    王灿道:“为什么?”

    韩信解释道:“末将派人查看了附近的地势,没有水利优势,没有地理优势,找不到合适的埋伏地点。如果我们仓促埋伏,会被灌婴发现端倪。所以卑职认为,可以改变计策。”

    王灿道:“你有什么计策?”

    韩信当即道:“陛下,臣是这么考虑的,利用剿灭三水县大族收缴上来的粮食,施恩给城内的百姓,然后,我们这样这样……”

    阐述万整个计划,韩信说道:“陛下,此计策虽然毒辣,但却是以最小的损失,博取最大胜利的绝佳机会。”

    王灿眼神锐利,道:“朕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