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0章 内患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三水县,城内。

    如今的三水县城内,是四门紧闭,避免遭到攻打。三水县禁止出入,整个县城内,也是人心惶惶,局势很紧张。

    此刻,南门的城楼上。

    王灿和韩信起站着,正在查看南门外的防御攻势。

    王灿边走,边说道:“韩将军,我们虽然攻占了三水县,但在这短短时间内,城内发生了三次叛乱。每次,都会造成巨大的影响和波动。如果再这么下去,三水县势必成为累赘。”

    韩信道:“陛下,以臣的观点,但凡叛乱,必定是有富商豪绅的支持。如果没有这些人,即使有叛乱,那也是缺少武器和粮食,起不到作用。”

    “所以,臣建议,拿下三水县的富商豪绅,收纳其钱财和粮食,再粉润些给百姓。”

    “如此,既能够团结百姓,又能够稳定民心。”

    韩信眼闪过精光,正色道:“百姓都向着陛下,所有人都站在陛下边,就算是有人还在暗挑动,那也是找死。”

    王灿道:“韩将军,要拿下三水县的富商豪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也知道,灌婴已经带兵北上,准备来攻打三水县。如果在灌婴抵达之前,都还没能解决问题,那就会非常棘手。”

    这时候,王灿停下来,转身双手撑在女墙上。

    望向远方,眼有抹凝重。

    王灿能撤退,安全无虞,但王灿想要的,是伏击灌婴,鼓作气击溃灌婴。

    韩信站在王灿的身旁,也点头道:“陛下所言甚是,我们要取得胜利,就必须稳定城内的局势。如果城内的局势无法稳定下来,而灌婴又来了,我们在三水县会被夹击。”

    王灿道:“所以,你确定能鼓作气,平定三水县的富商豪绅吗?”

    “没问题!”

    韩信自信点头。

    虽说如今的兵力缺少,导致韩信很多能力难以发挥出来。但在如今的情况下,韩信依旧有足够的自信,能够轻松拿下城内的富商豪绅。

    王灿问道:“要多长的时间?”

    “两天!”

    韩信自信回答。

    王灿道:“朕准你全权调兵,两天内,朕要三水县再无反对的声音。”

    “喏!”

    韩信抱拳应下。

    他向王灿行了礼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韩信来到军营,便下令召集军队,不论是英布麾下的士兵,亦或是乞伏罗麾下的白马羌士兵,包括韩信自己训练出来的士兵,都集合在起。

    这股兵力的战斗力极强。

    韩信吩咐道:“乞伏罗听令!”

    “末将在!”

    乞伏罗站出来抱拳回答。

    作为开始,就追随韩信的人,乞伏罗对韩信,那是敬若神明,深知韩信的厉害。

    韩信道:“你带着麾下士兵,立刻去将三水县聂恒带来。”

    “喏!”

    乞伏罗毫不犹豫应下。

    聂恒,乃是三水县的商人,经常靠贩卖丝绸布匹等到凉州去,所以积攒了许多家底。不过在三水县城内,聂家是垫底的家族,无足轻重。

    其余的诸多家族,才是真正的大家族。

    不过三水县极少有真正的世家,大多数的大家族,都是靠经商贩卖积累的家财。在这样偏僻的地方,诗书传家的很少,都是经商的人。

    韩信话锋转,再度道:“英布听令!”

    “末将在!”

    英布站出来回答。

    经过这些天的修养,英布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

    韩信吩咐道:“你调遣哨探,严密监视城内大家族的举动。发现谁妄动,本将许你便宜行事,不必禀报。”

    “喏!”

    英布抱拳应下。

    韩信又接连下了几道命令。

    道道命令传达下去,所有军将士都行动起来。

    两刻钟后,聂恒被带来了。

    聂恒身材瘦削,个子很高,浓眉大眼,并没有般商人的圆滑之感,反倒是有士人的风范。他见到韩信后,躬身行礼道:“草民聂恒,拜见英布将军。”

    时至今日,所有百姓,都只知道是英布带兵打入城内,不知道王灿和韩信。

    这是为了封锁消息。

    聂恒想着是英布攻占了三水县,便直接称呼英布将军。

    韩信道:“本将韩信,并非英布!”

    “啊!”

    聂恒惊呼声,更是瞪大了眼睛。

    作为三水县的商人,聂恒不仅见多识广,更喜欢读书,知道韩信的事情。他听自己眼前的人竟然是韩信,连忙行礼道:“草民有眼不识泰山,请韩将军见谅。”

    “无妨!”

    韩信摆了摆手。

    聂恒道:“不知道韩将军让草民来,是所为何事?”

    韩信回答道:“本将找你来,是给你个机会,个让你成为三水县商人之首的机会,个改变你命运的机会。”

    聂恒道:“这个机会,是什么呢?”

    韩信回答道:“归顺蜀国,你就有这个机会。”

    聂恒咕咚咽了口唾沫,道:“韩将军是大汉的将领,如今怎么为蜀国张目?”

    韩信哼了声,不屑道:“刘邦不仁不义,本将岂会再为他效力?刚才本将问你的事情,你是怎么考虑的?”

    聂恒眉头微皱。

    他倒不是不愿意归顺蜀国,是不愿意卷入纷争。

    很明显,韩信如今归顺了蜀国,就必然是要和大汉做对的,就必然要和灌婴开战的。聂恒不愿意卷入其,不愿意搀和到是是非非。可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他现在拒绝了韩信,能走出这座营帐吗?

    世人都以为是英布攻占了三水县。

    没想到,这背后竟是韩信。

    这令人震惊。

    这消息是属于绝密的,旦聂恒拒绝,极可能遭到灭口。所以聂恒没有立刻回答,他听到韩信的询问,道:“韩将军,我如果归顺蜀国,是否意味着,自此便不是自由之身,必须为蜀国谋划张目?”

    韩信道:“这是自然,你为蜀国效力,便会享受蜀国给你的资源。你占了蜀国的便宜,得了蜀国的好处,岂能不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明白了!”

    聂恒拱手道:“韩将军,聂恒愿降!”

    “好!”

    韩信说道:“你今天归顺蜀国,他日,定会以归顺蜀国为容。你,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聂恒道:“蜀国陛下励精图治,锐意进取,聂某自是不会后悔。”

    韩信道:“你既然为陛下效力,那就拿出三水县其余大族的罪证,然后,由你亲自指认,将所有三水县的富商豪绅打尽。这切结束后,你就是三水县最大的商人。”

    聂恒嘴角抽了抽,心哀叹。

    这果然是上了船下不来。

    作为三水县商人的员,聂恒自然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可问题是,旦他把这些事情摆到台面上来,所有人都会恨他。

    可是,他如果不配合,又会被韩信灭口。

    所以,聂恒很无奈。

    他看似有选择,实则没有半点选择。

    聂恒说道:“韩将军的安排,聂恒自会配合。其余诸如三水县杨家、霍家、王家,都有诸多罪证在我手,我会提交。”

    “很好!”

    韩信笑着道:“本将给你天的时间,协助士兵剿灭其余的大族。如果你在半天时间内,完成了这件事,本将可以允诺,将你带到陛下的身边,亲自为你请功。”

    “陛下?”

    聂恒瞪大眼,无比吃惊。

    他刚刚听到韩信的名字,已经是无比的震撼。

    没想到,又听到韩信说陛下。

    所谓的陛下,不就是蜀国的皇帝吗?如果蜀国在三水县城内,他帮助王灿解决了三水县的危机,便能得到诸多的好处。

    原本聂恒不愿意搀和争斗,是被韩信半逼迫着加入,可现在聂恒内心却激动了起来,想要通过韩信这条线,从而进入王灿的眼界。

    韩信道:“对,陛下就在三水县。”

    聂恒深吸口气,道:“请将军放心,半天之内,草民保证完成任务。不仅如此,草民会提供各家族的详细情况,供韩将军各个击破。”

    “很好!”

    韩信点了点头。

    当即,韩信吩咐道:“乞伏罗!”

    “在!”

    乞伏罗得令,立刻从营帐外进入。

    韩信说道:“你立刻调集军队,和聂恒起去聂家。只要聂恒拿出了各大家族的犯罪记录,你直接带兵进行查封。但凡有抵抗的,杀无赦!”

    “喏!”

    乞伏罗看向聂恒,道:“走吧!”

    “请!”

    聂恒摆手示意。

    两人离开了军营后,韩信个人坐在营帐思考。这遭的行动,他知道聂恒此人的秉性,也知道聂恒有定的能力,所以才选择了聂恒。

    只要聂恒有进取心,有胆魄去做,那么乞伏罗的兵力,就会轻松扑灭和扫荡三水县各大家族的私兵和部曲。

    韩信直留在军,没有离开。

    半个时辰后,韩信接到了第则消息,便是来自乞伏罗的消息。在聂恒的引导下,乞伏罗便派人扫荡了三水县江家。

    江家是个小家族。

    不过即使是小家族,也比聂家大些。

    江家的覆灭,仿佛是骨牌倒塌样,形成了个连锁反应。自江家开始,乞伏罗以雷霆手段,接连拿下杨家等三水县的各大家族。

    短短半天,便完成任务。

    乞伏罗带着聂恒,很快就回到军营交差。他见到韩信后,恭恭敬敬的行礼,不敢有丝毫的逾越。在韩信的面前,乞伏罗无比的乖巧。

    然后,乞伏罗道:“将军,切已经完成。”

    “很好!”

    韩信点了点头回答。

    聂恒站在旁,很激动的开口道:“草民聂恒,拜见韩将军。按照我和韩将军的约定,半天内完成任务,韩将军会安排我觐见陛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