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9章 一意孤行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梓潼县,境内。

    灌婴率领的军队,距离梓潼县已经不远了。

    大军赶路,灌婴内心,却是愈发的不平静,因为从三水县到梓潼县的路上,路都太平静了,根本就没有任何英布的消息。

    他这路,就没有遇到过敌人。

    原本按照灌婴的思路,他是要将计就计,然后引蛇出洞的。可现在的情况,他的计策完全没有得到施展。

    这让灌婴内心,很是不平静。

    军队停下来休整时,灌婴再度把蔺平喊到了身边。

    蔺平见到灌婴,嘴角轻轻的抽动,脸上露出抹无奈的神情。如今和英布的厮杀过程,不管是大事小事,灌婴都得咨询他的意见。

    这样的事情,令他很是无奈。

    他不想再说这事儿。

    实在是,如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蔺平还是躬身行礼,道:“将军!”

    “坐!”

    灌婴点了点头。

    蔺平说道:“将军召见卑职,有什么事情吗?”

    灌婴表情肃然,说道:“如今的情况,是商量下接下来的动作。咱们这路走来,始终都没有碰到英布,这情况很不对劲儿啊。先生,你分析分析下。”

    蔺平心头阵吐槽。

    这也太坑了。

    什么叫他分析分析?

    蔺平对于如今的局势,也是有些无奈,他根本就不明白对方的意图了。他想了想,说道:“如今的局势下,卑职认为,我们只能继续去梓潼县。等抵达了梓潼县,再考虑其他了。”

    灌婴瞪大眼道:“这就是你的分析?”

    蔺平无奈道:“将军,如今这情况下,我们分析也没有用。英布不上当,我们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如果英布率军杀出,那是最好的结果。如果英布不出现,也不影响我们撤回梓潼县。”

    灌婴叹息道:“罢了,罢了,就这样吧!”

    蔺平也不想再探讨这些事儿,实在是说得烦躁了,每次都说这些事儿,实在是无趣。

    “报!”

    忽然,有士兵大喊声传来。

    “来了,肯定有消息来了。”灌婴听到这声音的瞬间,立刻就站起身,脸上神情变得兴奋起来。他想到前方有英布的军队袭来,就无比的兴奋,心很是欢喜。

    他等这消息,等了太久!

    如今,终于来了。

    灌婴脸上尽是期待,甚至忍不住搓了搓手,望向哨探跑来的方向。

    “将军,大事不好了!”

    紧跟着,忽然哨探传来了这样的句话。

    咯噔!

    蔺平内心,颗心沉了下去。

    他忽然觉得,恐怕事情又发生了变化。只不过他目光落在灌婴的脸上,见灌婴脸上依旧有期待,摇了摇头。恐怕灌婴现在,都认为这不好的消息,是后方有英布的军队袭来。

    这不好的消息,在灌婴看来,实则是好消息。

    灌婴就是希望英布出兵。

    事实上,灌婴和英布交战至今,灌婴的内心,已经有些魔症了。他只有开始在五指峰下,取得了场胜利,重伤了英布。

    自那之后,他意图在山下胁迫英布失败。

    他撤回三水县,又被袭击。

    他驻守三水县,可粮道却被拿下,再度被调动,不得不南下梓潼县。他南下梓潼县,意图伏击英布,最后又失败了。

    他针对英布的所有计策,全都失败了。

    这是灌婴最愤懑的。

    在灌婴的眼,他是极为看不起英布的,认为英布不过是介武夫,不足为惧。可如今的情况下,灌婴却迟迟无法击败英布。

    “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哨探到了后,翻身下马,再度道:“将军,大事不好了。”

    灌婴的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容,摆了摆手道:“什么大事不好了,不就是,英布率领军队杀来。区区英布的军队,何足挂齿?”

    “不,不是英布杀来了。”

    哨探连忙摇头回答。

    “啊!”

    灌婴听,惊呼声。

    这刻,灌婴的内心,也生出不妙的预感。

    这答案,和他预想的不同。

    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啊。

    灌婴忍不住眼下口唾沫,才说道:“你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哨探禀报道:“将军,后放传回消息,三水县落陷了。英布的军队,突然出现在三水县城外,然后诈开了城门,夺取了三水县。”

    “扑通!”

    灌婴听到后,脚下不稳,屁股就摔倒在地上。

    “怎么可能?”

    灌婴喃喃自语道:“英布的军队,明明在三水县和梓潼县之间,他刚刚拿下了粮食,依旧往梓潼县去,怎么突然又去了三水县。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哨探说道:“将军,消息千真万确,绝不可能虚假。”

    灌婴握紧了拳头,站起身,拔剑狠狠看向旁的大树,不断的劈砍,发泄着内心的愤怒。他番发泄后,看向哨探,道:“消息属实吗?”

    “属实!”

    哨探再度回答。

    灌婴副无奈的神情,以手抚额,说道:“蔺先生,英布欺人太甚。此前的英布,直在暗,也不知道怎么对付他。如今英布夺取了三水县,我们率领大军北上,足以鼓作气,彻底击败英布。毕竟,英布的兵力不多。”

    蔺平道:“将军,我觉得英布的用兵之法,简直是羚羊挂角,完全看不出动向。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去三水县,恐怕很危险啊。尤其对方的兵法,无比的灵活,我对于这样的用兵之法,似乎是有些耳闻。”

    灌婴握紧拳头,沉声道:“我不管,我只知道,如今英布主动出现了,这就是我们的机会。我们立刻北上,攻打英布。”

    如今,灌婴的所有怒气,都爆发了出来。

    灌婴的郁气,必须要爆发出去。

    蔺平却没有回答灌婴的话,忽然说道:“将军,卑职想起来了。英布最近这段时间的用兵之法,似乎有淮阴侯韩信的影子。”

    “韩信用兵,多多益善。”

    “可韩信就算是兵力少,也能够玩出花来。”

    “如果出现的人,真是韩信,那么我们面对的几人就可怕了。再联想到我们在半路上,遇到了的数百骑兵,那支骑兵队伍,其疾如风,侵略如火,更是和韩信想死。”

    蔺平正色道:“如果真的是韩信,那么我们面对的敌人,将士无比可怕的。将军,卑职建议,我们不再北上,而是立刻返回梓潼县,然后将消息上报。”

    “绝不!”

    灌婴强势回答。

    此刻灌婴眼,掠过了抹贪婪神色。

    如果真的是韩信出现了,那再好不过。如今大汉上下,整个益州,都有刘邦的人,四处找寻韩信,意图将韩信扑杀。

    发现韩信,捉拿韩信,这是大功劳。

    这样的事情,纵然是灌婴,也想要个人占了所有功劳。

    再者,灌婴也不希望自己连战连败的消息传出,他好歹是汉军的主将,如果连战连败的消息,传回了成都,他的脸面往哪里搁置?

    最关键的是,灌婴虽然折损了千多士兵,但还有足够的战斗力。

    这是他坚持的缘故。

    他麾下还有千余精锐,还能够战。

    蔺平见灌婴态度坚决,说道:“将军,你不愿意撤军,可是此前押送到三水县的粮食,全都被英布夺取了。在缺少粮食的情况下,我们怎么办呢?”

    灌婴大袖拂,便说道:“很简单,立刻传令给梓潼县的县令,让他在梓潼县抽调粮食,供本将北上使用。为了拿下英布,为了扑灭韩信,这切都是值得的。本将坐镇广汉郡,难道连下令募集粮食的权利都没有吗?”

    蔺平说道:“将军,三思啊!”

    猜测到英布的背后可能是韩信,蔺平不希望灌婴再度北上了。韩信是军神,用兵如神,几乎没有敌手。面对这样的人,灌婴远远不够看。

    然而,灌婴却不这么想,在灌婴看来,韩信也依旧是两只眼睛个鼻子,也是活生生的人,他沉声说道:“蔺平,不必再劝了,本将已经决定出战。这战,必须要打。”

    “唉……”

    蔺平叹息声。

    他很不看好灌婴北上的这战。

    灌婴直说要打,但蔺平却不断的说不打,这激怒了灌婴,他冷着脸,呵斥道:“蔺平,如果你再干胡言乱语,再扰乱军心,当心军法处置你。”

    蔺平闻言,冷不禁打了个寒颤,便道:“将军,卑职知错了。”

    这刻,蔺平才恍然,灌婴是主将。

    他终究只是个下属。

    蔺平和灌婴搭档多年,两人的关系很近,算是知己好友般。可如今的情况下,蔺平恍然才明白了过来,他终究是下属。

    不该说的,不能随便说。

    灌婴不知道蔺平内心的想法,只是吩咐道:“去吧,拟定书信,立刻送往梓潼县,让梓潼县的县令调集粮食。而我们,立刻北上。”

    “喏!”

    蔺平立刻去准备。

    灌婴望着蔺平离去的背影,眼浮现出抹坚定神色。虽说蔺平不看好他,认识屡屡劝说,但灌婴依旧固执的认为,他有机会俘虏韩信。

    韩信厉害,灌婴也认可。

    可是,韩信也不是神,尤其韩信如今的兵力必定不多,否则韩信和英布联合,也不至于会直东躲西藏,而不和他决战。

    以韩信高傲的秉性,如果能有击败他的机会,绝对不会错过的,更不会兜兜绕绕大圈。

    所以,灌婴才要战。

    灌婴的想法,就是趁着韩信和英布刚刚汇合,双方实力都还不强的情况下,要将韩信扼杀在摇篮,彻底剪除韩信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