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8章 攻占三水县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带兵距离三水县的南门,只有二十余步时,听到城门口士兵的声音,便停下来了。他抬头看向驻扎在城门口的人,沉声道:“我奉将军的命令,返回三水县驻扎。”

    士兵道:“哪个将军?”

    王灿面色冷,呵斥道:“混账,你说是哪个将军?灌将军虽然带兵南下,去追击贼寇了。但依旧担心三水县的安全,故而令我率领千余士兵返回驻扎,确保三水县的安全。”

    士兵听到后,倒是没有多疑。

    毕竟,灌婴直都在三水县附近驻扎,如今即使是南下开战,肯定也是要考虑到三水县安全的。在王灿说话后,士兵也不怀疑,甚至不向县令禀报,就道:“入城吧!”

    “进城!”

    王灿招呼了声,领着士兵往前走。

    罗成和韩信,是跟在王灿身边的,两人脸上的神情,都显得很是震惊。

    不论是王灿,亦或是罗成,还是韩信,那都是身经百战的人。对于诈城这样的小事情,两人都不陌生,并不觉得有多么的棘手和困难。

    三人领兵前进,不多时,就已经到了城门口,直接入城。

    在军队抵达城门口的瞬间,王灿下令道:“杀!”

    顷刻间,王灿、罗成和韩信闪电般出手,三人都是大高手,在战场上那是万人敌。如今出手,当真是迅猛如雷,快若闪电。

    只听阵惨叫声响起,在城门口的士兵,直接被王灿三人斩杀。

    随行士兵,迅速入内,抢占城门。

    即使城楼上巡逻的士兵,发现了这幕,顿时惊慌起来,慌慌张张的想要抵挡。然而此时此刻,王灿的大军,已经攻克城门,根本就阻拦不及了。尤其是王灿、罗成和韩信拿下了南门的城门口后,默契的入城,然后快速通过两侧驰道,直接往城楼上去。

    “杀!”

    王灿大吼着,提着龙渊剑径直往上冲。

    城楼上,有巡逻的校尉要下令阻拦,但面对王灿的进攻,他们根本就挡不住。

    尤其是这时候,在城外忽然又杀出队士兵。

    这是乞伏罗率领的羌人。

    乞伏罗率领着羌人快速的入城,然后紧随王灿、罗成等人,便登上城楼,击溃了城楼上的防守,把南门掌控在了手。

    这切,不过是短短时间发生的事情。

    王灿拿下了南门后,吩咐队士兵驻守在南门,避免南门再度易主。只要南门在王灿的手,那么不论城内发生什么事情,王灿都能轻松应对。

    行人,径直往县衙去。

    而先前已有士兵,往县衙去通知县令。

    县衙距离北门不远。

    衙门,三水县令正在处理事情。

    三水县令名叫杨浮,是汉人,出自汉杨家,是典型的大族子弟。只是,他并非杨家的主家,而是支脉,所以虽说是汉杨家,至今三十出头,也仅仅是个县令。

    杨浮正忙碌着,忽然就听到阵惊慌失措的大喊声响起:“大人,大事不好了,有敌人攻入城内,往县衙来了。”

    刷!

    杨浮面色大变。

    他怎么都没有料到,竟然是这般的情况。

    灌婴刚走,怎么就有人来攻打,而且已经攻克了三水县。他坐镇三水县,好歹也有兵力驻扎的,怎么如此轻易被攻破。

    上次,有羌人在城内作乱,直接夺取了武库和粮仓,让杨浮丢尽颜面。

    如今,又有人杀入城内。

    杨浮思索番后,下令道:“传令下去,将县衙所有士兵召集起来。本官和三水县共存亡,绝不会撤退的。”

    衙役听到后,劝说道:“县令大人,现在撤退,还有机会退出三水县。可是旦您要死战,可就没有颁发了。大人,撤吧!”

    “绝不撤退!”

    杨浮摇头回答。

    如果他今天撤退了,丢失了三水县,消息传到成都去,必然会令皇帝震怒。即使碍于杨家人的出身,以及考虑到三水县的情况,或许皇帝不会处理他,但他的仕途也就完了。

    所以不论如何,杨浮都不会撤退。

    宁死不退!

    杨浮不退,县衙的衙役和士兵,也都是快速的集合。

    杨浮领着所有的士兵,来到县衙门口。他倒是没有关闭县衙的衙门镇守,而是直接带着士兵站在县衙门口,直接打算和贼人对话。

    这是杨浮的打算之。

    他如果是关闭了县衙的大门,那就是死战到底。

    偏偏,杨浮也不想死战的。

    杨浮要做的,或者说要达到的效果,就是留在三水县,和三水县共存亡。然后,再留下个死战的形象。如此来,消息传出了三水县,传到了成都和汉,他都形象都不会倒塌。

    不多时,杨浮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踏!踏!!!”

    密密麻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不多时,就见英布率领军队,快速的杀来了。

    这时候,是以英布位尊。

    王灿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把英布推出来。即使如今王灿攻入了三水县,能够掌控全局,能够掌控三水县,但他也不愿意冒风险暴露。

    就算消息传出去,也是英布带兵攻占了此地,他点都不担心。

    英布身上的伤还没有恢复完全,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昂首挺胸走在最前面,不多时,就来到了三水县的县衙外。

    英布是知道杨浮的。

    他的目光,落在了杨浮身上,沉声道:“杨浮,本王给你个机会。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本王杀无赦。”

    杨浮道:“你是英布?”

    “如假包换!”

    英布昂着头,理直气壮。

    杨浮却是副惊讶的神情,说道:“你不是南下了吗?你明明去了梓潼县,怎么突然就回到了三水县。难道,你根本就没有离开三水县,这切都是虚张声势。可是你没有离开三水县,又怎么样夺取了灌婴将军的粮食。”

    英布哼了声,说道:“这些事情,就必须要你操心了。你现在要考虑的,是立刻投降。本王给你十息的时间,让你考虑番。如果你再不做出决定,杀无赦!”

    他没有打算和杨浮多说。

    多说多错,他如今是隐藏了王灿的,万说漏了嘴,导致泄漏了军情,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英布直接下了最后的通牒。

    杨浮却没有急着投降,他劝说道:“英布殿下,陛下统整个益州。在益州境内,你根本不可能和陛下较量的。就算是你夺取了三水县,也只是短时间夺取,不可能长期占据。”

    “依我看,你根本没有必要和陛下做对的,不如归顺朝廷吧。”

    “灌婴将军驻扎三水县的时候,曾数次说过,只要你归顺陛下,必定能得到重赏。所以下官建议,英布殿下没有必要和朝廷对着干。”

    杨浮说道:“您认为如何呢?”

    “狗屁!”

    英布哼了声,不屑回答。

    他对于刘邦,乃至于刘邦麾下的那帮人,都没有半点好印象。

    杨浮说道:“殿下,您这是何苦呢?”

    英布的眼,掠过了冷厉的神色,他再度道:“杨浮,本王数到三。如果你不愿意投降,那么,本王就送你下黄泉。”

    “!”

    “二!”

    英布竖起右手的食指和指,脸上尽是冷厉神色。当他准备数到三的时候,杨浮连忙道:“殿下,杨浮愿意投降,愿意配合殿下的安排。”

    英布哼了声,沉声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不会后悔现在的决定。这样的决定,对你而言是极好的事情。”

    杨浮嘴角抽了抽,很是无奈。

    他不愿意逃跑,当然也知道逃跑也不容易。他不愿意投降,却又不得不投降。

    这是最为无奈的。

    杨浮恭恭敬敬的把英布引到县衙,然后交出了兵权,更是配合英布下令,命令驻守在城内的士兵放弃抵抗。

    有杨浮的配合,倒是容易许多。

    三水县,便落入了王灿手。

    大厅。

    在杨浮以及县衙士兵退下,王灿的士兵接管了县衙后,众人在大厅宾主落座,王灿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位上。

    王灿正色道:“我们如今,已经攻克了三水县,占据了这地方。接下来的,我们又该怎么办?诸位都畅所欲言,说说各自的想法。”

    个个的目光,又汇聚在韩信身上。

    在韩信归顺了王灿后,他们都已经习惯了,有事无事都看向韩信,有韩信提出意见。

    韩信自信笑,正色道:“陛下,如今我们以英布将军的名义,夺取了三水县后,可以让人传递消息,把消息传到灌婴耳去。”

    “旦灌婴知道了三水县的消息,盛怒之下,极可能会撤回来的。只要灌婴撤回来,我们就杀伏击他次,打他个措手不及。”

    “如果灌婴不回来,我们便尽快的拿下三水县周边城池,形成防守。因为灌婴如果不回来,就意味着接下来,灌婴可能会上报刘邦。”

    韩信说道:“到时候,刘邦会派遣大军杀来的。”

    王灿也知道乞伏罗、罗成等人,提不出更好的建议,便说道:“如今的情况,我倒是赞同韩将军的建议。不过不管灌婴是否撤回三水县,朕都认为,要准备攻略周边城镇。我们要立足广汉郡,这是必须做的事情。”

    韩信道:“陛下所言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