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7章 诈城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蔺平沉声道:“将军,为今之计,只能求援了。我们向陛下求援,请陛下派遣更多的精锐来广汉郡,彻底剿灭英布以及躲藏的人。如今的我们,陷入了困境。想要破局,必须请求援军。”

    “不,绝不行!”

    灌婴直接回答。

    话语,有决绝和笃定,他不愿意请求援军的。

    灌婴在刘邦麾下,也是员大将。他和其余的大将样,也都是各自镇守方。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派人回成都求援。

    蔺平听到灌婴的话,也是颇为无奈。

    他建议求援,灌婴却不同意。

    这让他怎么办?

    他也很无奈啊!

    毕竟,如今的情况下,除了求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灌婴再度道:“蔺平,必须想个办法,我们要解决眼下的困境。否则,这战根本就不用打了,就彻底败了。”

    蔺平心愤愤然,很是不喜。

    灌婴要面子,却让他想办法,他也想不出解决的计策。

    就是在和英布交锋的这段时间,蔺平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甚至头上的白发,恐怕都多了几根。

    蔺平深吸口气,说道:“将军,卑职认为,在三水县粮食匮乏的情况下,继续留在三水县,是最坏的打算。既如此,那就南下吧,毕竟我们人数多,就算是遇到杀出的英布,也足以取胜。如今再留在三水县,便肯定是不行了。”

    “南下?”

    灌婴口呢喃,眼有着抹思虑。

    忽然,灌婴计上心来,道:“有了,我们率军南下,将计就计,引蛇出洞。”

    蔺平问道:“将军,何谓将计就计?何谓引蛇出洞?”

    灌婴微微笑,便说道:“所谓将计就计,是在粮食被英布的人马劫走的情况下,我们缺少了粮食,不得不南下,只能往梓潼县去。”

    “对方劫走粮食,就是要迫使我们离开县城。”

    “本将很清楚,如果继续留在县城,英布他们就没有机会。他们劫走了粮食,又大肆的放出消息,就是为了让我们南下。”

    “所以,我们将计就计,顺势南下。”

    灌婴眼闪烁着精光,继续道:“至于引蛇出洞,是此番南下时,我们分成两拨士兵。第波士兵,便是我们的大部队,用大部队走前面,吸引英布的军队。”

    “只要英布、羌人和第三方的势力出手,旦和我们的前军交锋,我们第二波的绝对精锐,就立刻杀出,抄掉对方的后路,两军夹击。”

    “如此,对方必败。”

    “虽说从眼下的消息看,对方的骑兵很是精锐,且战斗力极强。但是,在我们的大军猛攻下,他们是必败无疑的。”

    灌婴说道:“蔺平,你看本将的建议怎么样?”

    蔺平道:“将军英明!”

    灌婴大手挥,便说道:“既然你没有意见,那么接下来,就按照这个计划进行。”

    “喏!”

    蔺平拱手应下。

    两人定下了计策后,便开始准备行动。

    不过就算是要启程南下,也不是立刻就能完成的事情。灌婴要南下,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事情,而且还要安顿三水县的各项事情,这都得忙碌阵儿。

    在灌婴忙着准备南下时,王灿行人,则是悄然继续北上。

    王灿率军北上,沿途都是小心谨慎。

    他不能暴露行踪。

    队伍或是昼伏夜行,或是走山小路,正往北方三水县的方向赶去。

    “报!”

    在王灿率军北上的时候,有哨探快速跑来,禀报道:“陛下,灌婴出兵了。”

    王灿问道:“怎么回事?”

    哨探仔细禀报道:“我们的兄弟打探到,灌婴率领所有的军队,已经离开了三水县。不过灌婴此番出兵,却是分作两拨。”

    “他的第拨军队,是主要的步兵,约莫有六千余,已经走官道出来了。还剩下两千余士兵,则是在天黑后才出兵的,是悄然隐藏行踪的。”

    “他意图隐藏行踪,却不知道三水县附近,我们的人十二个时辰都盯着,所以发现了灌婴分作两拨出兵的动作。”

    哨探道:“陛下,我们如何应对?”

    王灿眼眸眯起,眼掠过道冷光,笑道:“这么说来,灌婴先前派出的士兵,是放出来的诱饵,是故意吸引我们去攻打的。旦攻打这些士兵,必定会被缠住。然后,灌婴压阵的两千士兵就可能最后押上,截断我们的退路。”

    韩信正色道:“陛下英明!”

    王灿道:“韩将军,如今的情况下,你可有破敌的计策?”

    韩信自信笑,道:“陛下,如今的情况下,要对付灌婴便易如反掌了。只要是离开了三水县的灌婴,就等于是脱掉了龟壳,失去了最大的利器。”

    “陛下,臣建议攻打三水县。”

    “我们的兵力,没有必要和灌婴的军队硬碰硬。我们要做的,就是灵活厮杀。我们兵力少,战斗越是灵活,也就越有利。”

    韩信说道:“所以,我们绕开灌婴的军队,扮作是灌婴麾下的兵力,悄然夺取三水县。灌婴的军队,分作两拨前进,分明就是要等我们去劫杀。偏偏,我们就不去,故意打乱节奏。如此来,才能让灌婴依照我们的计策进行。”

    王灿闻言,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道:“知我者,韩信也!朕思考了眼下的局面,也是觉得如今情况下,这是最好的打算。”

    韩信道:“既然陛下没有意见,臣就准备安排了。”

    王灿道:“下令安排吧。”

    “喏!“

    韩信转身,便立刻去下令。

    王灿麾下的大军,绕道赶路,走其余的小路往北去,和灌婴南下的军队错开了。这样的结果,便是灌婴不知道王灿的动静和位置,而王灿则灌婴的情况了如指掌。

    灌婴分作两拨军队赶路。

    他自己所在的,便是第波的军队。

    第波六千余的军队,这是用来吸引王灿的,是作为诱饵的。就算是诱饵,也有六千人。再者,灌婴作为主将,是必须在的。

    如果灌婴都不在,那么这军队就是虚假的了。

    灌婴领着士兵南下,走了两天时间,这时候,他麾下的大军,已经远离了三水县,都已经走到了三水县和梓潼县的间位置,距离梓潼县最多,也就天多的时间。

    午时分,军队停下来休整。

    灌婴背靠着棵大树休息。

    在他身旁,又有蔺平,以及其余的将领围绕着休息。

    灌婴思来想去,却怎么都觉得情况不对劲儿,觉得走了大半的路程,却始终没有遇到英布的军队,认为情况有些变化。

    亦或者,英布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进行。

    灌婴心思索着,看向蔺平,说道:“蔺平,我们南下走了这么长的路程,却还没有和英布的军队交战。你说,他是否不会再出现了?”

    蔺平说道:“将军,如今的情况下,卑职认为有可能是这样的情况。或许,英布已经发现了我们的意图,所以直没有来劫杀。”

    “当然,也可能是英布按兵不动,依旧再暗潜伏。”

    “越往南,警惕性越低。”

    “等抵达梓潼县附近后,我们的警觉性降低,英布就可能突然杀出。试想下,在我们已经放松了警惕,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遭到袭击,就会立刻陷入困境。”

    蔺平建议道:“将军,卑职认为如今的情况下,还得继续南下。这是我们定下的计策,不能轻易改动。再者,就算是英布不袭击,我们也能前往梓潼县补给。”

    “也是这个道理。”

    灌婴想了想,蔺平所言有理。

    如今的情况下,他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是咬着牙南下。

    灌婴眼眸转动,冷冷说道:“咱们这回和英布厮杀,真是太棘手了。他狡猾得滑不留手,简直让人费心。这回拿下了英布,拿下了暗出手的力量,我倒要看看,对方是怎么样的个情况,竟然让我们如此的棘手。”

    蔺平说道:“等拿下了英布后,将军慢慢提审就是。”

    两人番商议,定下了接下来的计策。

    而在灌婴继续南下的时候,他完全没有预料到,支军队,忽然出现在了三水县境内,距离三水县的县城,已经不足十里路了。

    这支军队,赫然是王灿行人。

    王灿率领的军队,是要诈开城门的,他领着罗成行人,悄然逼近了三水县。

    十里路,并没有用多长的时间。

    当王灿行人,抵达城外时,白马羌的队伍,则是全部留下,包括英布和钟瑾也停下。因为白马羌的体态特种,和汉人有定区别,如果前去诈开城门,很容易被发现。而英布、钟瑾时常和灌婴厮杀,也担心被发现。

    所以,随王灿前往诈城的人只有英布麾下的士兵,以及韩信自身训练的士兵。

    这些士兵,约莫有千人。

    这近千人的队伍,不多时,便已经来到了城楼下。如今的三水县,在灌婴离去后,是驻扎了部分士兵的,就是为了避免遭到攻打。

    驻扎在城门口的士兵,见到有人杀来,连忙喝止道:“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