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6章 打破僵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灌婴脸上的神情,变得很是纠结,时间,竟是不知道该作何打算了?他很是清楚,如果留在三水县,任由英布的军队攻打梓潼县,万梓潼县落陷了呢?

    这是灌婴的顾虑。

    如果追击,也存在定的问题。

    这是灌婴的担心。

    所以不论如何,都是最难的抉择。

    “呼!!”

    灌婴长长的舒了口气,他也不是个犹豫不定的人。仔细的思考番后,便有了决断,说道:“那就不追了,我们留在三水县。”

    “将军英明!”

    蔺平立刻开口说话。

    眼下的情况,也唯有留在三水县,才是最佳的选择。

    这是蔺平的看法。

    灌婴下了决断后,也就不再斩杀俘虏,将俘虏全部羁押起来,回到城内,在城内驻扎下来。

    这消息,不久后,便传到了你南下的王灿耳。

    王灿得了消息,命令军队原地休整。

    他把韩信、英布、乞伏罗、罗成和穆桂英召集到起,沉声道:“灌婴不再屠戮俘虏,而且也不出兵阻拦我们。接下来,我们怎么做呢?”

    罗成、乞伏罗、穆桂英等人,都是言不发。

    个个目光,都落在韩信身上。

    韩信神情不卑不亢,道:“如今的情况下,肯定是不能退回五指峰的。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顺势南下,鼓作气拿下广汉郡的疆土,孤立三水县。”

    王灿吩咐道:“来人,拿地图来!”

    “喏!”

    士兵得令,立刻去安排。

    不会儿的功夫,就有士兵拿了广汉郡的地图来。

    王灿指着地图上广汉郡三水县的位置,说道:“从此地南下梓潼县,至少还有个月以上的路程。我们要走这么长的时间,方面是军心的损耗,另方面是粮食的消耗。两方面的原因叠加起来,要抵达梓潼县,绝非易事。所以顺势南下,又该如何顺势而为呢?”

    韩信脸上,也尽是凝重神色。

    他提出了大方向的计策,却没有详细的实施方案。

    这是眼下急需解决的。

    王灿眼眸转动,吩咐道:“眼下的情况,实在是找不到破解之策。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先顺势南下,再考虑其他的计策。总之,先避开三水县,不和灌婴交战。”

    韩信道:“也只有这样做了。”

    众人闻言,都没有意见,全都表示同意。

    在所有人都赞同的情况下,王灿当即就下了命令,率领军队南下。这路南下,边走,边派遣哨探,先步去打探消息。

    走了不到二十里路,忽然有哨探策马赶回。

    “报!”

    哨探边策马奔跑,边高声呐喊。他所过之处,士兵纷纷让开道路,任由哨探往前奔跑。不多时,哨探来到王灿的身边,禀报道:“陛下,前线急报,有直押送粮食的军队,正往三水县的方向去。距离我们,还有十五里路左右。”

    “粮队?”

    王灿眼亮,道:“估测有多少粮食?”

    哨探道:“至少三万石粮食,负责护送的士兵,有近千人。”

    王灿听了后,心思索着。

    这是个机会。

    甚至,是击败灌婴的契机。

    王灿看向旁策马赶路的韩信,便正色道:“韩将军,前方不远处有支两队赶来,正往三水县的方向去。依我看,这是绝佳的机会,朕准备袭击这支粮队,切断灌婴的粮道。”

    韩信说道:“陛下圣明,臣也建议立刻夺取这支军队的粮食。只要夺取了这批粮食,方面我们麾下的士兵有了粮食,另方面也是削弱了灌婴的力量。”

    王灿道:“我现在考虑的,拿下了这批粮食后,又当如何动作呢?是继续南下梓潼县,还是调转方向北上三水县。”

    韩信说道:“陛下,臣建议夺取了这批粮食后,便顺势北上。先前在三水县时,陛下曾带兵夺取了部分粮食。以灌婴麾下的兵力人数,每日会消耗大量的粮食。只要我们拿下了这批粮食,灌婴麾下士兵很快就会缺粮。”

    王灿道:“你打算以粮食乱其军心?”

    “陛下英明!”

    韩信道:“不过我们虽然要顺势北上,但对外的宣传,依旧得派遣少许的士兵,让少许的士兵南下,佯装做出攻打梓潼县的姿态。这样的情况下,才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王灿道:“韩将军所言甚是。”

    对于韩信提出的计策,王灿是赞同的。

    声东击西,表面上南下梓潼县,实则悄然返回三水县,争取伏击灌婴麾下的士兵,这是取胜的绝佳计策。

    既然定下了计策,王灿也是快速的调兵遣将,安排这次的战斗。

    这战,是要伏击才行。

    王灿麾下的所有士兵,全都埋伏起来,静静等待粮队的抵达。时间点点的流逝,抵近傍晚时分,押送粮食的队伍到了。

    整个队伍,蜿蜒绵长。

    辆辆运送这粮食的马车,宛如挑长蛇般。

    负责护送的士兵,则是在旁侧保护。

    不过饶是如此,这些负责保护的士兵,倒也不觉得危险。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位于益州腹心,是广汉郡的腹心,很难攻打的。

    所以,即使粮食多,防守也不怎么森严。

    队伍点点的前进。

    不久后,当护送粮食的队伍,正心途径埋伏地点时,号角声,忽然就响起了起来。伴随着号角声响起,罗成马当先,就率领三百骑兵杀出。这三百骑兵的战马,全都是战马口衔枚的,避免战马发出声音。

    三百精骑以出现在战场上,惊呆了护送粮队的士兵。

    他们没想到,会有骑兵突然出现。

    “戒备!快备战!”

    汉军士兵,有校尉高声呐喊。随着校尉的高声呐喊,所有负责粮食安全的士兵,全都是快速的集合,想要阻拦骑兵的掩杀。

    只是在罗成杀出后,队伍的前后又杀出了队士兵。

    粮食队伍的最前面,是韩信亲自带兵的,他率领士兵掩杀最前面的士兵,彻底打乱整个粮食队伍的节奏。

    在粮食队伍的后方,又有王灿率军杀出。

    王灿率领的军队,自后方杀出,阻断了护送粮食队伍的退路。

    三路劫杀,彻底打乱了护送粮食队伍的节奏。

    尤其王灿、罗成、韩信等人,那都是战场上的猛将,个个凶猛无比,提着武器杀戮,轻松就击溃了这支押送粮食队伍的士兵,取得了胜利。

    不到个时辰,战事就结束了。

    王灿立刻让士兵清点战场和损失,等士兵清扫完毕后,这战的损失倒是不大,只战死了三十余人,却收获了大量的粮食。

    王灿把粮食安顿了,便依照韩信的计策,方面派遣小队士兵北上,另方面又亲自率领主力北上,又再度往三水县去。

    赶往三水县的路上,王灿让人先步回三水县散播消息。

    散播军队被袭击,粮食丢失的消息。

    对驻扎在三水县的士兵而言,粮食是最根本的战略物资。如果连粮食都没有了,立刻就会引起哗乱,尤其是三水县的武库和粮仓本就被光顾过,剩下的粮食和武器不多。

    要供应灌婴的兵力,三水县会很吃力。

    所以,当后方粮队被劫杀的消息传出后,立刻就引起了轰动。

    军,很快慌乱起来。

    原本军就缺少粮食了,这缺少粮食的消息出,顿时令让许多士兵担忧。单单是这事件,个个领兵的消息,前往向灌婴禀报,希望灌婴能出面稳定局势。

    灌婴得知后,没有立刻决断,而是喊来了蔺平,主动说了粮队遭到袭击的事情,然后才开口道:“先生,我们押送粮食的士兵,全部都被斩杀了。不仅如此,连带着连更是也被劫走了。如今军,正讨论着粮食缺乏的消息。此事,我们要怎么办?”

    蔺平说道:“如今的局势,还真是不好办了。臣可以估测,这必定是王灿行人,夺取了咱们的粮食,意图斩断我们的后路。”

    灌婴说道:“先生,不管后方的道路,是否为王灿所做。如今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眼下的危机,要稳定军士兵的士气。这,才是最重要的。”

    蔺平眼眸转动,思索着应对之策。

    片刻后,蔺平才问道:“将军,可有关于王灿的消息?”

    灌婴说道:“暂时还没有。”

    顿了顿,灌婴问道:“先生,你认为这件事情,和王灿可否有消息?”

    “必定是王灿!”

    蔺平的眼,闪烁着精光。

    他认为是王灿拿下了这批运送来的粮食,在王灿夺取了粮食后,麾下兵力得到充实,极大的可能,是在撤军的情况下,然后再度和大军厮杀。

    这是王灿的计策。

    因为灌婴退回到了三水县,王灿就没有办法了进攻了,只能眼看着我们留在三水县。所以如今的局面下,恰恰是王灿最希望看到的。

    灌婴沉声道:“先生,不管是不是王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都打断南下了。因为没有了粮食,我们军队缺少粮食,这是会导致军队崩溃的。所以,现在需要的是解决的计策。你,可有解决的办法?”

    蔺平心叹息声。

    他如今,都成了解决疑难杂症的,因为每项的事情,都不好解决,都是最为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