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5章 灌婴的无奈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这刻,灌婴也是深深的无奈了。他只能向蔺平求助,希望蔺平能想出解决的计策。

    蔺平沉默无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灌婴见蔺平不说话,道:“先生,你难道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吗?”

    “没有!”

    蔺平无奈回答。

    眼下的处境,实在是不好办。

    蔺平说道:“将军,追来的这支骑兵很狡诈。我们的骑兵前往围剿追击,他们立刻撤退。待我们的士兵攻势尽去,他们立刻反杀。”

    “这是极为狡诈的计策。”

    “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他们就是要缠住我们。”

    “如果我们被缠住,就会被拖住,麾下的士兵,会点点的削弱。在这样的情况下山,我们的士兵会越来越少。”

    “士气,也会越来越低。”

    蔺平说道:“将军,如今卑职也没有解决的计策。唯的办法,那就是直接撤退。只要退回了三水县,我们就有了反制对方的机会。”

    “混账!”

    灌婴大骂,无比的愤怒。

    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竟然只能任由对方袭扰。

    这是灌婴无法忍受的。

    先前,岑非率领士兵杀过去,没想到岑非却被全部歼灭。而刚才派遣出去的骑兵,被全部歼灭,连续两次的战败,灌婴麾下折损的兵力多达千多人。

    如果再来几次,恐怕兵力折损会更多。

    这是灌婴难以忍受的。

    蔺平劝说道:“将军,如今的情况下,不能冲动,也不能莽撞。这是英布的计谋,我们不能让英布得逞。”

    灌婴道:“本将咽不下这口气!”

    顿了顿,灌婴道:“不对,情况有些不对劲儿。”

    蔺平道:“有什么不对?”

    灌婴正色道:“先生,你想想,英布麾下的军队,有这样精锐的骑兵吗?区区白马羌的士兵,能懂得这样的计策?所以,这情况有些问题了。”

    蔺平也陷入了沉思。

    仔细琢磨番,似乎还真是如此。

    论及精锐的骑兵,英布麾下并没有这样的兵力。

    论及精锐的骑兵,白马羌更不可能有。

    蔺平说道:“将军,您的意思是,有第三方势力加入了?”

    “是!”

    灌婴郑重的点头。

    他的眼有抹凝重,道:“只是如今的情况下,我们根本不清楚这第三方的势力,到底是怎么的。”

    蔺平说道:“将军,既然是如此,那就更要撤回三水县了。唯有撤回三水县,我们才能让他们自己暴露出来。否则,我们在这荒郊野外的,极可能会陷入困境。”

    “唉……”

    灌婴叹息道:“撤吧!”

    “卑职去下令!”

    蔺平应下后,立刻去传令。

    队伍加快了赶路的速度,往三水县的县城去。只是在军队的后方,依旧有罗成来袭扰。在罗成的袭扰下,掉落在尾巴上的士兵不断被斩杀。

    军队的人心,也浮动起来。

    灌婴对此,无比愤怒,却也无济于事。因为他旦停下来,罗成的军队,立刻就会逃之夭夭,根本不会和他交战。而他旦继续赶路,罗成又要追来,令灌婴不胜其扰。

    “撤,加速撤!”

    灌婴内心,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他的内心,更积累了无数怨气。

    队伍在骚扰,快速的撤退,距离三水县城也点点的靠近。

    抵近傍晚时分,灌婴率领的大军,终于回到了三水县城。大军靠近县城,后方追袭的罗成,才掉转方向离开了,而灌婴径直往城内去。

    罗成撤军后,很快和王灿、英布的队伍汇合。

    罗成抱拳道:“陛下,此番袭击灌婴,斩杀的汉军士兵,约莫有六百人。除此外,我们还斩杀了近三百汉军精骑。”

    “好!”

    王灿脸上露出笑容。

    先前,斩杀了岑非近千汉军。

    如今,又斩杀了近千汉军。

    这两次的厮杀,就斩杀了灌婴麾下近两千的士兵。至少双方的兵力,便再次的缩减,不再是先前那般的那么巨大。

    王灿沉声道:“如今灌婴退回了三水县城,我们要围剿他,便不容易了。不过,我们现在只需要躲藏在外面,等着灌婴出城。我就不信,灌婴不出城。”

    英布道:“陛下所言有理!”

    王灿直接下了命令,军队在城外驻扎休息。

    城内,军营。

    灌婴的军队驻扎后,单独羁押了所有的俘虏。这天的奔袭,灌婴也颇为疲惫,他早早的休息了。翌日,清晨,灌婴早早的就起床了,然后下令调集军队,押解着所有的俘虏来到城门口。

    他专门在城外修筑高台。

    然后,驻军在此。

    灌婴把所有俘虏,押解到附近,便安排士兵张贴告示,将斩杀俘虏的消息传出。告示上的内容,是每隔个时辰,就会斩杀十个俘虏,计策简单,但是却直接粗暴。

    灌婴要借此,把英布逼迫出来。

    个时辰抵达,灌婴便让士兵押解着俘虏,在高台上斩杀了十个俘虏。

    这消息,很快传开了。

    王灿的哨探,也发现了情况,快速的离开,回到王灿的身边,禀报道:“陛下,大事不好了。灌婴在县城外斩杀俘虏。他专门出了告示,每隔个时辰,就会斩杀十个俘虏。”

    刷!

    王灿的脸色,顿时大变。

    他没有想到,灌婴竟然会采用这般毒辣的心思。

    般的战争厮杀,对于俘虏的处置,都是直接收为己用。如果没有粮食,如果无法控制俘虏,那么会选择杀俘虏。

    但是,大多数的情况下,都不可能利用俘虏来威胁人。

    这是极少采取的计策。

    这是极为歹毒的。

    英布听到哨探禀报的消息,顿时就怒了,大声道:“陛下,灌婴此寮,是故意如此的。他每隔个时辰,就杀掉十个俘虏,是故意要逼我们出去。陛下,我们怎么办?被俘虏的士兵,不能不管啊。”

    对英布来说,他放不下麾下的士兵。

    王灿脸上的事情,也变得凝重起来,眼下的情况,如果不处理好,甚至会导致麾下士兵失去控制,毕竟被杀的,都是英布的士兵。

    如果不救人,隶属于英布麾下的士兵会士气低落。

    这会导致军心受损。

    王灿时间,也没有想出合适的计策,看向韩信,问道:“韩将军,你有什么计策?”

    韩信心思转动,道:“陛下,臣倒是有策能化解。”

    王灿问道:“如何化解?”

    英布也是迫不及待的道:“韩将军,你有什么计策?”

    韩信笑道:“战场上的交锋,般来说,有正面的交锋,有侧面的迂回厮杀,也有其他的厮杀方式。而这次,我们可以采取迂回的方式。”

    王灿问道:“如何迂回?”

    韩信回答道:“灌婴的计策很简单,就是要逼我们出去。他有他的意图,我们有我们的目的,各打各的。所以接下来,我们放出消息,便不再攻打三水县,而是南下广汉郡去,佯装做出梓潼县的意图。”

    “如此,自会调动灌婴。”

    “只要灌婴离开了三水县,我们就可以再度伏击他。如今是我们在暗,灌婴在明面上。我们要对付灌婴,便会非常的容易。”

    韩信眼闪过精光,道:“随着时间流逝,灌婴的力量逐渐削弱,而我们的实力会越来越强。到最后,就可以鼓作气,彻底剿灭灌婴了。”

    顿了顿,韩信看向英布,正色道:“英布将军,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咬牙忍住,不能有任何的心软。你越是硬着心肠,就越能掌握主动权。如果你都心软了,这战,就不用打下去了。”

    英布说道:“我能忍住,没问题!”

    王灿此刻,也是松了口气。

    得亏在象山,得到了韩信的效忠,否则遇到这些事情,他未必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传令吧,我们南下梓潼县。”

    王灿直接下了命令。

    “喏!”

    韩信得令,便立刻去安排。

    大军不久后就启程,离开了三水县,径直往梓潼县去。

    随着大军从林出现,暴露了行踪后,很快被灌婴的哨探发现。哨探发现了行踪后,便快速返回,来到城门口,禀报道:“将军,卑职发现了英布行人。”

    “人在哪里?”

    灌婴连忙就开口询问。

    他如今,已经是心心念念,就想着剿灭英布的军队。

    哨探回答道:“回禀将军,他们离开三水县了,往南边梓潼县的方向去。”

    刷!

    灌婴面色微变。

    他原本的计策,是要借此机会,逼迫灌婴出来。可是灌婴没有料到,英布竟然直接选择了撤退,远离了三水县。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计策就失效了。

    灌婴大袖拂,愤怒的让士兵押着俘虏退下,看向了蔺平,说道:“先生,如今英布识破了我们的计策,竟然直接南下了。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蔺平叹息声,道:“将军,我们遇上对手了,英布不会有这么机敏。能想出这样的计策,绝非常人。卑职认为,我们依旧留在三水县,暂时不动。”

    灌婴问道:“梓潼县呢?”

    蔺平回答道:“梓潼县的兵力不弱,就算是英布攻打,也能守住定的时间。反过来,如果我们现在去追击,极可能会计的。”

    灌婴皱起眉头,很是无奈。

    他觉得现在的情况,真是进退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