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 骑兵冲阵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蔺平眼掠过冷厉神色,道:“将军,我们立刻返回三水县城。”(上章末尾的蔺平,写成了钟瑾,已经修改)

    “你这是狗屁的计策!”

    灌婴瞪眼,脸上尽是怒火。

    蔺平嘴角抽搐,脸上满是尴尬的神色,说道:“将军,卑职这才刚开口,您别着急打断,听我说完后,再决定是否采纳,您看怎么样?”

    “好,你说!”

    灌婴哼了声,说道:“你如果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是!”

    蔺平副自信笑容,不急不缓的道:“卑职刚才已经说了,如今英布和羌人联合起来,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在明,敌在暗,对我们很不利。”

    “所以,我们需要变被动为主动。卑职的建议,是返回三水县,然后把俘虏全部拎出来,告知所有人,准备将俘虏全部斩杀。”

    “这是诱敌之策。”

    “我们要把英布引诱出来,只要他放不下自己的士兵,就必须到三水县来。旦英布带着士兵到了三水县,就暴露在我们眼皮子下,失去了灵活隐藏的优势。”

    “要剿灭英布,便易如反掌了。”

    蔺平神情自信,说道:“这样的计策,和将军在五指峰下胁迫英布,是模样的。唯的区别,只是换了个地点而已。”

    “妙!妙!妙啊!”

    灌婴眼,也尽是笑容。

    他刚才被岑非战死的消息冲昏了脑袋,以至于满脑子都想着报仇,没有冷静的思考。如今听到蔺平的番建议,便恍然清醒过来。

    这战,就得这么打才行。

    灌婴立刻就吩咐士兵清扫战场,将战死的士兵尸体全部处理掉,又在此立下了块石碑,便带着士兵往三水县去。

    灌婴押解着俘虏,带着军队往三水县走,这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不远处,埋伏的英布耳。

    英布来到王灿身边,说道:“陛下,灌婴要撤回三水县,我们怎么办?”

    “敌进我退,敌退我进。”

    王灿眼闪过精光,道:“既然灌婴要退走,我们立刻袭扰。不过这样的袭扰,不能是大规模触动,只能是小股骑兵出战,才能达到目的。”

    罗成抱拳道:“陛下,末将请战。”

    王灿道:“罗成,袭扰是有定风险的,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罗成神情自信,正色道:“末将很清楚袭扰的风险,但在家父麾下时,末将也时常领着骑兵袭扰。骑兵的优势,在于来去如风,只要将优势最大化的发挥出来,便是大利器。”

    王灿正色道:“朕给你三百骑兵,足够吗?”

    三百精骑,是韩信的嫡系。

    韩信在象山之时,除了得到白马羌人的拥戴,也亲自训练了支精骑。这支精骑,如今是跟在韩信的身边。

    罗成抱拳道:“请陛下放心,臣定不辱使命。”

    他立刻就起身,率领骑兵启程。

    三百精骑悄然离开了林,就往灌婴的后方奔去。

    罗成对于骑兵,是极为熟悉的。尤其他的骑术,更是无比的精湛。他领着三百精骑快速赶路,走了小半个时辰,便来到了灌婴大军后方。

    灌婴的军队,正缓缓赶路。

    大军沿着官道缓缓前进,浑然不知道后方有了支骑兵追来。

    罗成领着士兵,距离灌婴后方的士兵越来越近。不过这段路程,罗成却故意放缓了点速度,因为罗成清楚再往前走里路左右,是处宽阔的平原,道路宽阔,适合骑兵奔跑。

    眼前的官道,有六七丈宽,却有些不足,战马难以放开了跑。等到了最宽阔的地方,便是罗成进攻的时候。

    灌婴如今,脸上神色轻松。

    他得了蔺平的建议后,已经认为这战必胜了。

    灌婴了解英布,似英布这样的人,不是真正的枭雄,舍弃不了个人的情感,会被情感左右理智。所以旦他返回县城后,利用千多俘虏做章,他必定取胜。

    这是灌婴自信的地方。

    在灌婴骑马往前赶路时,忽然后方传来了阵急促的马蹄声。

    “哒!哒!”

    马蹄声急促,哨探飞速本来,大声喊道:“将军,大事不好了,我们后方遇袭,正遭到支骑兵的袭击。”

    灌婴往后看去,只见队伍后方有乱糟糟的迹象。

    队伍,已经不再井然有序。

    “走,去后方看看!”

    灌婴吩咐声,就领着麾下的将领,快速往后面赶去。他对于后方遭到的袭击,倒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因为如果真的遭到大规模进攻,他麾下士兵早就乱套了。

    因为对方人数不多,所以只是有些混乱。

    灌婴来到后方,便看清了情况,在队伍后方不远处,有支骑兵呈弧形散开了,他们策马吊在后面,距离最后面的士兵约莫有五十步的距离。

    这些人都弯弓搭箭,无差别的往后方士兵射来。

    灌婴的士兵,是列阵行进的。

    这样的情况下,士兵全都在起,只要是有弓箭落下,就容易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苦了最后排的士兵,个个随时面临生命危险。

    灌婴放眼看去,也认不出这支队伍的情况。

    他当即就调遣了支骑兵,立刻追杀罗成的骑兵,只是罗成看到杀来的骑兵后,便掉转方向撤退,不和杀来的骑兵恋战。

    灌婴派出的这队骑兵,人数有五百人左右。他们快速的追杀罗成行人,双方追逃,很快就距离灌婴的大部队有三四里的距离。

    罗成远离了灌婴的大部队,立刻就下令道:“儿郎们,这支汉军孤军来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拿掉他们。”

    “喏!”

    三百余精骑,齐齐回答。

    他们继续往前奔跑,却依旧在调转方向。片刻后,罗成率领着三百精骑全部转向,然后对准了正杀来的五百汉军骑兵。

    罗成手的长枪指向前方,大吼道:“儿郎们,杀!”

    声令下,罗成身先士卒杀出。

    他胯下的战马,犹如闪电疾驰,径直冲向汉军骑兵。

    双方相向而行,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双方已然相遇在起。罗成手的长枪抖,枪出如龙,杀入了骑兵,长枪所过之处,带起蓬蓬鲜血,就见个个汉军骑兵倒在地上。

    罗成犹如柄尖锥,刺入汉军。

    他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罗成率领的三百精骑,也是快速的冲刺。这三百士兵冲刺,他们是有着阵型的,十人为组,联合在起冲刺。这样的个小团体,在战场上相互配合,相互支援,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自身,也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实力。

    双方交手,很快就看出三百精骑的战斗力。

    这支军队人数虽少,但战斗力却强。即使人少,但渐渐的,便已经掌握了主动,开始碾压五百汉军精骑。

    尤其是罗成人,已然是杀到了前方。

    他杆银枪,挑落不知道多少士兵。

    双方近距离的厮杀,不过是短短刻钟的时间,五百汉军精骑,已经折损了大半,但罗成麾下的这三百精骑,折损却不到十分之。

    这是战阵的好处。

    这也是韩信训练的结果。

    罗成也看到了三百精骑的战斗力,心佩服韩信的练兵之法。

    “杀,杀穿汉军骑兵!”

    罗成高声呐喊。

    此刻的三百精骑,是越战越勇,就算是没有罗成的鼓励,也是不断碾压汉军骑兵了。队伍不断的往前推进,而汉军骑兵,开始节节败退。

    “撤,撤退!”

    汉军骑兵,有小校高声呐喊。

    随着小校的下令后,汉军士兵不再厮杀,掉转方向就开始撤退。只是他们撤退,罗成便立刻跟上,而且罗成麾下的三百精骑,他们默契的从马腹都囊取出了弓箭,搭在了弓弦上。

    “嗡!嗡!!!”

    弓弦震动,支支弓箭脱弦而出。

    “咻!咻!!”

    密集的弓箭,在天空划过道弧线,便朝着汉军骑兵的阵营落下去。

    原本两支军队厮杀,距离是很近的。汉军骑兵抽身撤退,他们仓促间,根本就拉不开距离,所以在三十余步的距离范围内,根本就摆脱不了弓箭的射击。

    “扑哧!扑哧!”

    密集的弓箭落下。

    刹那间,便响起阵阵的惨叫声。

    个个汉军骑兵箭,自战马上摔倒在地上,惨叫哀嚎。

    罗成率领的骑兵弓箭射杀波后,便再度追击。他们策马追了上去,便抡起手战刀,俯身就斩下。刀锋落下,斩杀掉个个跌落在地上的汉军骑兵。

    连续攻击下,汉军骑兵损失惨重。

    罗成率领士兵追杀,连饭掩杀下,五百汉军骑兵,已经不到百人。这百人汉军骑兵撤退,逃到了灌婴的大军,个个已经是惶恐不安。

    罗成率领的骑兵,却还吊在后面,伺机而动。

    灌婴看到个个狼狈逃回来的骑兵,气不打处来,狠狠骂了领兵的校尉。只是听完校尉的话后,他也觉得棘手。

    对方就像是牛皮糖,甩不掉,却杀不死。

    太难对付了。

    灌婴看向蔺平,问道:“先生,这支骑兵太难缠了,你有什么办法解决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