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章 斩岑非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铛!”

    战刀和龙渊剑撞击,发出震天的巨响。

    磅礴力量,也自撞击的地方迸发出来,岑非只觉得虎口快要撕裂,手臂仿佛遭到千斤巨石撞击,仿佛手臂的骨头都要裂开般。

    胯下战马,希律律的后退,连退五步后,才稳住了身形。

    岑非心大骇。

    遇到高手了。

    他定睛看去,又看到自己手战刀的刀刃上,竟然留下了道口子,赫然是被对方宝剑撞击得裂开的。

    岑非手的战刀,已经是百炼钢刀,刀刃锋利,寻常的铁器,足以刀斩断。可是现在,他的刀竟被对方劈出了豁口,令岑非心惊。

    打不赢了!

    岑非心,立刻就有了判断。

    他想要撤退,可是不等他做出应对,王灿再度策马逼近,龙渊剑又斩下。

    王灿如今的武艺,已经是极为强横。

    他剑锋落下,更有罡气随行,锋锐的罡气还未到岑非的面前,便让岑非生出惊恐的感觉。饶是岑非武艺高强,也无法使出刀罡,也就是灌婴这样的大高手,才有这个实力。

    岑非暗道不妙,却又躲避不来,鼓起全身的力量,竭尽所能的抡刀抗击。当这击撞击后,只听嚓咔声音传出,岑非的战刀,应声断裂。

    击,岑非战刀被斩断。

    如果没有剑罡,王灿的这击,不会有这般霸道。

    可是有剑罡的加成下,再加上龙渊剑的削铁如泥,剑下去,所向披靡。剑锋斩断了岑非的战刀,继续往前,又朝着岑非头顶落下。

    岑非心无比焦急,侧身便躲避。

    饶是如此,他也没能躲开,剑锋裹挟着剑罡斩下,呲啦声,便划过了他左侧臂膀。剑落下,他左手臂膀齐齐落下,砰的声就跌落在地上。

    “啊!”

    无尽痛楚,自岑非左臂传来。

    岑非感受到左臂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转头看去,却见被斩断的伤口处,停顿了瞬间,才喷溅出殷红的鲜血。

    “你,你是谁?英布麾下,没有这么厉害的人。”

    岑非大声嘶吼。

    他根本就不是王灿的对手,无法逃走,便大声询问。

    王灿手剑继续进攻,道:“朕乃是蜀国皇帝王灿,上路吧!”

    在岑非受创后,更是抵挡不住王灿的进攻,王灿手的长剑,轻易便刺入岑非的心脏,剑就贯穿了岑非心脏。

    岑非脸上,尽是狰狞和痛苦。

    只是他临死前,却是无比的震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死在蜀国皇帝的手,可是蜀国的皇帝,怎么突然到了广汉郡,怎么和英布有了联系。

    岑非想要大吼,想把消息传出去,可是眼前片漆黑,最后彻底没了知觉。

    “扑通!”

    岑非的尸体,轰然倒地。

    王灿斩杀了岑非后,提剑再度杀向其余的汉军先锋。

    王灿所向披靡,罗成、穆桂英、乞伏罗、韩信等人也是如此。百白马羌的士兵,在这刻爆发出无匹的力量。

    英布麾下士兵,也是快速反击。

    这些士兵斗志昂扬,战斗力很是强横。

    这是士气可用。

    战场上的情况,完全是边倒的屠戮,汉军士兵节节败退,难以抵挡。

    尤其岑非早早被杀死,这些汉军士兵失去了指挥官,群龙无首,更是抵挡不住。千汉军士兵,死的死,逃的逃,彻底乱了。

    不到两刻钟时间,战事便结束了。

    英布受了伤脸色有些苍白,但他在这时候,眼却有着昂扬斗志,整个人很是兴奋。他策马来到王灿的面前,正色道:“陛下果然是神机妙算,我们这次,打了灌婴的先锋军个措手不及。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呢?”

    “我们就在附近埋伏,等待灌婴的大军抵达。”

    王灿的眼,闪过睿智神色。

    英布闻言大惊,说道:“陛下,您不是说我们的兵力不足,这时候和灌婴决战,是相当不利的。为什么在这时候,还要留在此地呢?”

    王灿说道:“我们如果找地方逃跑,反而难以打击灌婴。我们现在撤军,在附近躲藏起来。等灌婴抵达后,他清扫完战场,必定会离开的。灌婴也不会料到,我们就藏在附近。”

    “等灌婴撤军驻扎下来后,我们悄然杀出。”

    “杀到灌婴后面,突袭番。”

    “和灌婴略作厮杀后,斩杀部分灌婴的士兵后,我们就立刻撤退,不和灌婴恋战。我们要做的,就是点点消耗灌婴的力量,让灌婴的优势点点消失。”

    王灿道:“正如现在,我们灭掉了这支追来的先锋军,那么灌婴的力量,便少了部分。等我们取得优势,不惧决战的时候,就可以和灌婴决战了。”

    如今,王灿便是游斗计策。

    敌进我退,敌疲我扰!

    只要灌婴追来,他就立刻离开。而灌婴离开后,王灿再带兵追上去袭击。

    这是颇为无赖的打法。

    但是,适合王灿。

    最关键的是,也不会暴露王灿行人的行踪。

    韩信策马站在王灿的身旁,脸上也是副赞同的神情,笑道:“陛下所言甚是,如今的情况下,我们兵力不足,就只能采取游斗的方式。只有削弱了的灌婴的力量,我们才有机会拿下灌婴。”

    英布道:“陛下圣明!”

    王灿吩咐道:“整顿我们的士兵,准备撤退!”

    麾下的士兵整顿番后,便悄然离开了战场,在附近躲藏了起来。

    而岑非以及战死的汉军士兵,个个横尸在官道上。这些士兵临死的时候,脸上都还有这惊恐的神情。这幕,很快被灌婴派遣的哨探发现。

    哨探看到了情况后,立刻就策马返回禀报。他来到后方,来到灌婴的身旁,惊慌说道:“将军,大事不好了,岑非将军率领的先锋军,近乎全军覆没。”

    刷!

    灌婴面色大变。

    怎么可能?

    岑非率领了千余士兵,这都是他麾下的精锐,这些士兵战斗力极强。如果和英布正面对决,足以轻松的击败英布。

    就算岑非遭到埋伏,可岑非麾下的兵力强,而英布麾下的士兵晃晃如丧家之犬,双方实力悬殊巨大的情况下,岑非不可能兵败的。

    灌婴问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哨探摇头道:“暂时还不清楚,因为在现场,还没有遇到活口。”

    “传令下去,全速赶路。”

    灌婴脸色冷下来,直接下了命令。如今的情况下,灌婴心急如焚,想要到现场去看看。先前他率领士兵赶路的时候,倒是不急不慢的赶路,可现在,灌婴再也没有了这样闲适的心情。

    灌婴率领着军队,快速赶路,最终来到了厮杀的战场。

    他看到地面上的暗紫色,看到个个士兵的尸体横陈,再看到个个士兵脸上的惊惧,表情无比的愤怒,更有着浓浓的疑惑。

    这地点,不是什么容易埋伏的。

    没有连绵起伏的蒿草、树林,不能采用火攻。也没有湍急流淌的河流,不能采用水攻。这里的地势,就只能是正面的搏杀。

    这样的搏杀,岑非不可能兵败。

    因为,岑非实力更强。

    “给我找,看看周边有没有逃走的活口。”

    灌婴冷着脸,下了命令。

    他下达了命令后,麾下哨探行动起来。还别说,不到刻钟的时间,便遇到了先前厮杀时,四处逃散的士兵。

    哨探带着这些士兵,回到了交战的地点。

    灌婴看着回来的士兵,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英布区区千余兵力,而且是群溃逃的士兵,他们怎么可能击败岑非。当时,是什么情况?”

    士兵回答道:“将军,岑将军率领我们追击英布时,英布的兵力,的确是不多,战斗力也不强。可是我们追上了英布后,正和英布厮杀的时候,后方突然杀出了支军队。”

    “这支军队,人数不怎么多。”

    “当时的情况,约莫只有数百人,不会超过千人。”

    “可是这些人极为凶猛,到战场上,就所向披靡,我们的人根本就挡不住。不仅如此,他们全都是身着甲胄,武器也不错。”

    “岑将军见机不妙,领着我们撤退,但岑将军很快就被杀了。”

    士兵思索了番,继续道:“当时小人曾注意到,这些突然杀出的士兵,都不似汉人,而有些类似于羌人的相貌。”

    “羌人?”

    灌婴皱起了眉头。

    此刻,灌婴也是觉得棘手了,什么时候,英布和羌人联系上了。

    尤其听到杀出的羌人,身上都穿着甲胄,武器装备颇为精良,灌婴下就和县城内的事情联系到了起。不过灌婴也觉得疑惑,如果英布真的和羌人有了联系,在才城内攻占了武库和粮仓,不可能只带走部分粮食和武器。

    所以灌婴认为,不应该是羌人夺取了城内的武库和粮仓。

    可思来想去,灌婴弄不明白。

    灌婴看向旁的钟瑾,沉声道:“钟瑾,这里发生的战事,你怎么看?”

    钟瑾也是表情严肃,正色道:“将军,眼下的情况难以做出论断。但唯可以确定的是,英布和羌人勾结了,而且英布有了羌人的支持,力量已经大增了。”

    灌婴道:“英布离开了五指峰,接下来,要如何对付他?”

    钟瑾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说道:“如今的情况,我们很被动。所以卑职建议,眼下不适合在野外开战了。卑职有策,或许有效。”

    灌婴问道:“什么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