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2章 中计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岑非站在旁,也是斗志昂扬。

    得到了英布的消息,他们要剿灭英布,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毕竟,双方的实力悬殊已然巨大。英布麾下的兵力,不过千余人。而灌婴麾下的兵力,依旧是万余士兵,近乎于没有折损。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剿灭英布,易如反掌。

    “岑非!”

    灌婴大喝声。

    “末将在!”

    岑非抱拳回答。

    灌婴下令道:“本将着你率领千精锐,以最快的速度赶路,追上英布后,死死的缠住英布,不能让英布逃脱了。”

    “喏!”

    岑非抱拳应下。

    在岑非心,他不仅仅是要缠住英布,更是要鼓作气,彻底剿灭英布。

    这是他的目标。

    唯有他拿下了英布,才能立下大功。

    岑非调集了士兵,就先步离开大军,往三水县的县城方向去。

    灌婴率领麾下的军队回营地,拔营而起,然后沿着岑非走过的路往前。队伍缓缓赶路时,蔺平却来到了灌婴的面前,说道:“将军,卑职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按理说,英布如果真的是怕了,应该离开五指峰,然后往北去,怎么往南了呢?卑职认为,这恐怕有些问题。”

    “没问题,能有什么问题?”

    灌婴瞪眼,说道:“再往北,就得往大山里面钻,然后往凉州去。从广汉郡去凉州,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英布熟悉广汉郡,他必定不愿意离开广汉郡,才转而南下的。蔺平,你多虑了。”

    蔺平知道灌婴的性格。

    灌婴熟悉兵法,也懂得行军布阵,但性格却有些强势,甚至有些刚愎自用。

    他认为对的,不会改变。

    要劝说灌婴改变,近乎是不可能的。

    蔺平说道:“将军,还是小心为上。”

    “知道了!”

    灌婴随意附和了声,就继续前进。

    ……

    通往三水县的官道上。

    英布正缓缓赶路。

    虽说英布有伤在身,但为了伏击灌婴,为了剿灭灌婴手的兵力,英布就算是咬着牙,也豁出去了。他领着士兵缓缓赶路,并没有全力以赴的赶路。

    这是故意为之,给灌婴的队伍追击的机会。

    “哒!哒!”

    阵马蹄声,自后方传来。

    “报!”

    浑厚洪亮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哨探快速的策马奔跑,所过之处,士兵尽皆让开,他快速就来到了英布的身后,禀报道:“殿下,后来出现了灌婴的追兵。追来的人数,约莫有千人。”

    英布呵斥道:“要称呼将军,而不是殿下。如果下次禀报战况是,再称呼殿下,便是鞭子抽下来了。下次,不准再犯。”

    “喏!”

    哨探讪讪笑。

    英布问道:“灌婴的士兵,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近里路的距离!”

    哨探立刻回答。

    英布说道:“里路的距离,如果全力以赴的赶路,倒也不需要多长的时间。”他自言自语番,就看向哨探,吩咐道:“继续打探消息,随时禀报。”

    “喏!”

    哨探应下,转身就离开了。

    钟瑾跟在英布的身边,脸上也露出灿烂笑容,说道:“将军,眼下的情况,还真是让陛下料了。灌婴追来了,但灌婴没有派遣大军追击,而是分出支先锋军追来。如今灌婴分兵了,只有千余士兵杀来,我们就有了剿灭这支军队的机会。”

    “的确如此!”

    英布眼也闪烁着精光。

    想想,他昨天困在五指峰上,如果继续留在五指峰,势必会陷入困境。

    下了五指峰,整盘棋就活了。

    局面,大为不同。

    英布说道:“加快些速度,我们不能太慢了。否则,容易露馅儿。再者,我们距离陛下士兵埋伏的地点,也还有些距离。抓紧时间赶到,才能伏击灌婴的先锋军。”

    钟瑾道:“将军所言有理!”

    英布的命令传达下去,队伍很快就加快了速度,往王灿所在的方向去。

    这情况,很快落入汉军哨探眼。

    哨探回到后方,将消息禀报了岑非。当岑非得了消息,心却是不屑,他不认为英布能够逃走。在如今的情况下,即使英布知道了他率领的追兵,英布也是插翅难飞的。

    这战,他必胜。

    “加速,给我加速前进。”

    岑非下达了命令。

    所有士兵提速,快速的奔跑在官道上。

    随着岑非的加速赶路,和灌婴的距离逐渐拉开,和英布的距离在点点的拉近。

    里!

    六里!

    四里!

    两里!

    当双方的距离不足两里时,那士兵的呐喊声,都已经能够听到。甚至眼望去,都能够看到前方黑压压的片,彼此之间看不真切,但能够看到队伍的存在了。

    英布看到灌婴的军队追来,询问了哨探。

    如今,距离王灿埋伏的距离不远了,不到两里路。

    “加速,快加速!”

    英布再度下令。

    英布麾下的士兵,快速的奔跑,不断的往前冲。

    以至于,和岑非距离维持着,始终没能拉近。

    不觉时间流逝,双方很快就又往前跑了两里路,这时候,已经抵达王灿埋伏的地点。这处地点,并非什么险峻的要道,也不是什么深山老林,也没有河流途径,就是宽阔的官道。

    官道两侧,有片竹林。

    竹林茂密,但也没有什么天险和地理优势。

    唯的好处,是能够藏人。

    英布带着士兵往前跑,当途径了王灿行人的埋伏地点,很快就下令道:“停!”

    命令下达,大军停下。

    英布麾下的千多士兵,都知道此地有王灿的伏兵。他们到了此地,已然是斗志昂扬。尤其昨天战,英布的士兵被打得很惨,个个士兵心都憋着股气。

    所有人,都恨不得报仇雪恨。

    为兄弟报仇!

    为同袍雪恨!

    英布身体乏力,无法上阵厮杀,所以他拔剑出鞘,剑指后方正快速追来的岑非,下令道:“儿郎们,报仇的时候到了,杀!杀啊!”

    竭力的死后,骤然响起。

    “杀!”

    英布麾下的士兵,转身杀出。

    “杀!”

    “杀!”

    “杀!”

    此起彼伏的呐喊,不断响起。

    英布麾下的千多士兵,瞬间爆发出了极强的战斗力。个个气势如龙,浩浩荡荡的杀出。这幕落在了岑非的眼,岑非并没有任何担心,在他看来,这是英布无法逃走,已经无法摆脱他了,所以才决定停下来放手搏。

    这是英布的无奈之举。

    这是岑非的看法。

    岑非提着战刀,策马加速,大吼道:“儿郎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随我杀,斩杀英布,封侯拜将,就在今日,杀!”

    岑非斗志昂扬。

    他麾下的士兵,也是如此。

    所有的士兵,都是心鼓着劲儿,想要鼓作气击溃英布,然后立下战功。

    “呜!呜!”

    忽然,深沉绵长的号角声,自竹林响起。

    这声音响起后,只见岑非的后方,竹林杀出了支队伍。

    这支队伍,赫然是王灿行人。

    在英布停下,而岑非率领的先锋军跑到他们前面去后,王灿下达了出战的命令。随着号角声响起,所有的白马羌士兵杀出,个个手持战刀,身着甲胄,快速往前冲。

    “杀!”

    罗成开口大吼。

    对于罗成来说,区区灌婴的先锋,不足为惧。曾经他个人,都敢于面对百余人的队伍,敢直接冲刺,更何况,如今他身边,不仅仅有数百白马羌的士兵,更有王灿、穆桂英、韩信等人。

    这股力量,足以横扫千余汉军。

    在罗成杀出的时候,王灿、韩信、穆桂英紧跟着杀出。这战,所有主力都上阵了,包括王灿。

    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摧毁灌婴派来的先锋,结束战斗。

    如今的局势,王灿这边兵力不足,如果正面冲突,挡不住灌婴的兵力。就算是采取伏击的计策,也不容易取胜。

    所以,王灿是要逐个歼灭。

    先削弱灌婴的力量,再点点围剿灌婴,取得这战的胜利,这是王灿定下的计策。

    两军夹击,很快就交锋。

    原本岑非的打算,是看到后方杀来的人不多,就先击溃英布,再调转方向击溃后方的伏兵。

    可是双方交手,岑非就察觉到情况不妙。

    他麾下的士兵,挡不住。

    尤其是后方杀来的这支军队,简直无比的强横,轻易就凿穿了他的阵型。

    强势的攻击,摧枯拉朽,无比强横。

    双方交手不过片刻功夫,岑非麾下的士兵,已经开始溃败了。

    “撤,快撤退!”

    岑非眼见情况不妙,当即就提出撤退。

    这时候恋战,极可能被杀死。

    只是岑非想退,王灿却不可能让岑非撤退。王灿手持龙渊剑,策马疾跑,径直往岑非的方向去。在先前岑非率军路过的时候,王灿就直注意到了岑非。因为岑非的衣服甲胄,完全不同于其他的将领。

    毫无疑问,岑非是主将。

    王灿策马疾驰,不多时,便已经冲到了岑非的面前。他手的龙渊剑扬起,在空划过道弧线,便狠狠斩下。剑锋所过,只看到道亮光在空闪过。

    “滚开,挡我者死!”

    岑非心也是无比焦急,眼见有人挡路,大声嘶吼,更是抡起手的战刀,就狠狠朝王灿的龙渊剑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