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章 灌婴扑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夜色下,汉军营寨静悄悄的。

    灌婴是领兵的老将,熟悉兵法谋略,熟悉战场情况,所以营地的布置,相当的严谨,没有半点的纰漏,整个营地的布防很是森严。

    不仅如此,灌婴还布置了伏兵。

    如果英布敢连夜下山进攻,他必定会斩杀英布。

    灌婴安顿了所有俘虏,切交代妥善后,就早早的睡下。在睡梦,灌婴仿佛见到火光滔天,似乎整个营地都燃烧了起来,他吓得出了身冷汗,蹭的下就从床榻上坐起来。

    “呼!呼!!”

    灌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眼见是在营帐,营地周围也静悄悄的,灌婴才长舒了口气。

    刚才的情景,实在太逼真了。

    “来人!”

    灌婴吩咐声。

    “在!”

    名亲卫闻言,立刻就进入营帐,抱拳行礼道:“将军,您有什么吩咐?”

    灌婴问道:“什么时辰了?”

    亲卫回答道:“才刚刚凌晨。”

    “这么早啊!”

    灌婴摆了摆手,让亲卫出去了,他自己擦拭了额头上的冷汗,便又再度躺下休息。只是骤然被惊醒后,灌婴却是有些睡不着了。

    “踏!踏!!”

    阵脚步声,自营帐外传来。

    灌婴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登时支起了耳朵倾听。他听到来的人在门口向亲卫嘀咕了会儿,就见营帐门帘撩起,亲卫快速的进入道:“将军!”

    “说!”

    灌婴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亲卫回答道:“刚才接到三水县的县令传来信件,请将军阅览。”

    说话时,亲卫递上了送来的书信。

    灌婴连忙就接过来,他快速的拆开书信阅览了遍。看完后,灌婴的脸色,已经冷下来,脸上多了抹凝重神情,吩咐道:“传我命令,召蔺平来见。”

    蔺平,乃是灌婴身边的谋士。

    虽说灌婴本身,也能行军布阵,也能有所决断,但蔺平的存在,能帮助灌婴查漏补缺,能让灌婴少走许多弯路。

    亲卫去传信,不会儿,蔺平便进入了。

    蔺平四十出头,两鬓已经斑白,多了沧桑之色,他进入营帐,拱手道:“见过将军!”

    灌婴道:“先生,请坐!”

    蔺平落座后,打了个哈欠,却是振奋精神,问道:“将军连夜召见,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灌婴将手的书信,扔到蔺平的案桌上,冷冷道:“刚刚三水县传来了消息,说三水县的武库和粮仓,突然遭到了支来历不明的军队袭击。这支军队袭击了武库和粮仓,夺取了些武器,以及少部分的粮食后,就连夜离开了三水县城。如今,这支军队不知所踪了。”

    蔺平拆开书信,详细看了看。

    信上的内容,他也有些奇怪,因为从简单的描述,看不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灌婴继续道:“找你来,就是要分析此事。”

    蔺平思索番后,说道:“将军,这支突然在城内出现的军队,目前来说,我们找不出任何的痕迹。但根据书信上的描述,对方也不过数百人,兵力不多,倒也不足为惧。”

    “关键是,他们在城内出现,原本是有机会夺取三水县的,却放弃了攻占三水县,只带走了武器和部分粮食。”

    “由此可见,对方没有夺取三水县的意图。”

    “或者说,我们和他们还不是敌人。”

    “至少,暂时威胁不到我们。”

    蔺平沉声道:“经此事后,三水县必须加强防守了。将军如今的重心,依旧是在英布身上。尤其如今俘虏了英布的士兵,正可以利用这些俘虏,鼓作气拿下英布。”

    “这时候撤回,便太便宜英布了。”

    “所以在下的意见,是传令三水县的县令,加强防守,增加武库和粮仓的把手士兵,确保三水县的安全。”

    “其余,便不用管了。”

    蔺平权衡决断,给出了建议。

    灌婴听了后,也在快速的思考,在和英布的交战,他已经占据了上风,如果这时候撤回去,他的确是不甘心。

    他必须要先拿下英布。

    灌婴深吸口气,道:“先生的建议,本将也认可。既如此,本将就连夜安排人送信回去,让三水县令加强戒备。”

    蔺平说道:“将军英明!”

    顿了顿,蔺平继续道:“关于这突然出现的对人,卑职倒是有个猜测。”

    灌婴道:“什么猜测?”

    蔺平回答道:“如今天地异变,有无数的英雄崛起,有无数草莽起事。或许,这是三水县城,某个大家族的人武艺突破,然后生出了野心。亦或是,哪个部族的人突破,所以在城内夺取了武库和粮食,然后离开了县城,到外面落草为寇去了。他们不愿意归顺大汉,不愿意接受管束,所以出城去了。”

    灌婴说道:“你的分析,有定的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性很低。这件事,我认为没有这么简单,先观望吧。”

    “是!”

    蔺平拱手应下。

    灌婴摆了摆手,说道:“先生,去休息吧。”

    “喏!”

    蔺平站起身就告退。

    灌婴立刻就写了封书信,然后喊来了亲卫,让亲卫安排哨探立刻送回。他安排完切后,又走出营帐,在营地内巡逻了圈,才回到营帐继续睡觉。

    这觉便睡到天亮。

    翌日,清晨。

    灌婴早早的起床洗漱后,便调集了军队,然后押解着千多俘虏,径直来到了五指峰的山下。他已经准备和英布摊牌了,这遭,定要让英布屈服。

    “擂鼓!”

    灌婴直接下了命令。

    “咚!咚!!”

    战鼓声,陡然在五指峰下响起。

    战鼓声响彻天地,不断的响起,回荡在山间。

    灌婴抬头往山上看去,希望能通过战鼓声,让英布出来,但战鼓连敲响许久,都不见山上有动静。尤其是,山下也是静悄悄的,似乎所有埋伏都隐藏了起来。

    “英布匹夫,本将在此,你可敢战?”

    灌婴策马冲出,高声呐喊。

    只是灌婴喊话后,山上依旧是静悄悄的,依旧没有动静。灌婴想着可能英布是受了重伤,难以出面,而且也不敢迎战了,所以才避而不出。

    灌婴改变策略,大吼道:“英布小儿,昨天战,老子俘虏了你千多士兵。现在,这些人都在老子的手。你立刻下山投降,否则,老子个个杀掉你的士兵。”

    话喊出了,在山间回荡着。

    只是,却没有半点动静。

    灌婴皱起了眉头,他原本的打算,就是利用俘虏来威胁英布,意图让英布就范。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抛出了杀手锏,山上依旧没有动静。

    这也太古怪了。

    “来人,拉十个俘虏出来砍了。”

    灌婴大怒了,直接下了命令。

    麾下的士兵上前,直接就拖拽出十个俘虏到旁,手起刀落,砍杀了十个俘虏。

    灌婴抬头往山上看去,再度道:“英布,你再不出现,老子下波,就杀掉百个俘虏。这些人,可都是你的兄弟,都是你的士兵。没有他们,你早就死了。难道,你现在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你不管他们死活了吗?”

    雄浑吼声,传入山上。

    可是,山上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哒!哒!”

    在灌婴的后方,却是部将岑非走了出来,他来到灌婴的面前,抱拳道:“将军,情况有些不对劲儿,这山也*静了,点动静都没有。尤其您下令杀死俘虏,山上也没有任何声响。难不成,英布已经逃走了?”

    灌婴听到后,顿时觉得这有可能,他立刻吩咐道:“岑非,你调集百士兵,立刻去看看。”

    “喏!”

    岑非抱拳就应下。

    他策马跑回,调集了百精锐士兵,便小心翼翼的往前。当来到五指峰下的入口,岑非依旧没有看到灌婴的士兵,心的猜测愈发得到证实。

    “上,立刻上山!”

    岑非继续下令。

    行人往山上去,所过之处,没有遭到任何阻拦。

    灌婴在山下等消息,他虽然不知道山上的情况,可没有听到喊杀声传出,颗心就沉到谷底,猜测英布可能离开了。

    否则,山上不可能没有动静。

    不久后,岑非下山了。

    岑非策马来到灌婴的面前,抱拳道:“将军,山上空了。半山腰上的大寨,空荡荡的个人都没有。英布麾下的所有人,都走了。”

    灌婴闻言,心头咯噔下。

    早知道是这样,他昨天晚上,就该直接斜坡英布的,不应该拖到现在。如今英布都跑了,他找不到威胁的人,就无从胁迫英布了。

    灌婴眼珠子转动,道:“山上有粮食和牲畜吗?”

    “有!”

    岑非点头道:“在山寨,还有粮食和牲畜,这些应该是带不走的。所以,英布直接留下来了。将军,英布连夜下山,然后悄然离开了,我们怎么办呢?”

    灌婴嘴角抽搐,表情狰狞。

    在他眼,英布已经是无法抵抗了,可夜过去,到手的鸭子竟然飞了。

    “报!”

    忽然,急促的马蹄声自后方传来。

    有哨探高声呐喊,自后方飞奔而来。哨探快速的来到灌婴身前,禀报道:“将军,大事不好了。我们的后方,有支军队出现,快速往三水县的方向去了。”

    灌婴眼亮,道:“肯定是英布的人,他绕开我们,往三水县方向去。打算越过三水县,然后南下躲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