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收英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脸上表情肃然,说道:“如果朕记得不错,今天你被灌婴激将番后,最终忍不住了,下山和灌婴厮杀。你和灌婴交手,不仅败了,还受了重伤。你出战后,因为你的失败,导致麾下的士兵也被迫参战,最终损失惨重。”

    英布冷笑道:“这不是秘密!”、

    这事儿,已经人尽皆知。

    谁都知道了。

    王灿表情平静,没有丝毫的慌乱,不急不缓的道:“如果朕所料不错,你麾下除了战死的士兵,除了返回山上的士兵。至少,得有千人被灌婴俘虏,对吗?”

    “是!”

    英布点头点头。

    白天的战,他麾下士兵回到山上的人,只有千余人。战死的士兵很多,但被俘虏更多。在英布看来,被俘虏的士兵,恐怕至少都有千五百人左右。

    王灿眼掠过抹精光,说道:“如果我是灌婴,今晚上把所有俘虏羁押起来,全部理顺后,明日早,就会让人押着这些俘虏来叫阵。”

    “叫阵时,我会用俘虏作为威胁。”

    “如果你英布不愿意下山投降,我就杀掉俘虏。”

    “刻钟不投降,杀五个人。”

    “两刻钟不投降,杀十个人。”

    “个时辰不投降,杀五十人。”

    “总之,不断的杀人。”

    王灿的眼,尽是冷厉神情,道:“在这样的威胁下,英布,你要如何应对呢?”

    英布面色尴尬,便准备张口说话。

    可是他刚准备开口时,王灿直接打断了英布的话,继续道:“如果你对山下的俘虏置之不理,不管他们的生死,那山上仅剩下的士兵会怎么想?”

    “他们效忠的人,是冷漠无情之辈。”

    “是不管他们生死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山上的军心,登时就会崩塌。你英布有士兵保护,有士兵为你拼杀,你才是有实力的英布。如果没有了士兵,孤零零的个人,便彻底没有价值了。”

    王灿说道:“当然,你可以选择下山战。可凭借你现在的兵力,别说是反击,就算是连自保,都已经不可能了,谈何反攻呢?”

    “至于投降,也是个选择。”

    “只是,我相信你应该不会投降的,以你和刘邦的仇恨,恨不得杀了刘邦,怎么还愿意给刘邦做牛做马呢?”

    王灿道:“英布,我说得可对?”

    英布嘴角轻微抽搐。

    这刻,英布就仿佛是脱光的女子,赤、裸、裸、的站在王灿面前,全身上下都被王灿看光了,再也没有半点的秘密。

    这样的情况下,英布很是尴尬。

    英布讪讪道:“王灿,你说得对,但是,我并不是定要归顺你?”

    王灿说道:“如今的天下,四分五裂,有无数的诸侯争夺逐鹿。北面有铁木真、康熙,乃至于嬴政等人,东面有赵构,原有李世民,各地纷争不断。”

    “你归顺的对象很多。”

    “只是,你归顺这些人,他们却不能给你半点帮助。因为如今的情况下,这些人都不具备攻打刘邦的条件,只有朕才具备这个条件。”

    “第,蜀国和大汉接壤。”

    “蜀国要攻打大汉,要讨伐刘邦,有着天然的优势。反倒是其余的国家,就算是李唐要讨伐刘邦,也并非件容易的事情。”

    王灿继续道:“第二,朕攻打凉州时,刘邦曾经派人干涉。对此,朕心可直没有忘记的。你和刘邦有仇恨,朕也是如此。我们之间,有共同的敌人。你到蜀国来,方面能让你展所长;另方面,也能报仇雪恨。”

    英布此刻,已经被王灿说得有些意动了。

    实在是,王灿每条,都说在他的心坎儿上,让他连辩驳的勇气都没有。

    钟瑾也是在旁,他看着犹疑的英布,并没有开口劝说,也没有提出建议。因为在如今的情况下,局势已经无比艰难,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扭转局势。

    能归顺王灿,是不错的选择。

    至少,能背靠王灿。

    英布心没有决断,目光转,就落在了钟瑾身上,询问道:“钟先生,你怎么看归顺蜀国的事情?”

    他想听听钟瑾的建议。

    毕竟,钟瑾是他的谋士,很有见地。

    钟瑾被询问,楞了下,没想到英布会询问他这样的大事。他快速的回过神来,说道:“殿下,此事您决断便是,卑职也不知道怎么办。”

    英布知道钟瑾不愿意回答,再度道:“先生,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就是。先生,本王想听听你的建议,请先生教我。”

    “唉……”

    钟瑾叹息声。

    他不愿意开口搀和,因为涉及到这样的事情,实在不应该他来做主。只是英布决意询问,钟瑾只能道:“殿下,如今的情况下,归顺蜀国,是最佳的选择。”

    英布听到这话,心最后的根稻草被压了下去。

    他再无坚持的理由。

    连钟瑾都建议归顺,他也找不到再坚持的理由了。

    英布说道:“好,我同意归顺你,但我如今是淮南王。我归顺你后,也必须是王爵,不能有任何的变化。”

    “不可能!”

    王灿断然拒绝,说道:“蜀国境内,不可能有异姓王。以前没有,现在也不会有。”

    英布顿时就面色变了。

    没想到,他的条件竟然被直接拒绝。

    王灿察言观色,看到了英布的脸色不好看,继续道:“英布,朕不给你王爵,并非不器重你,也不是要打压你,而是要保护你。”

    “说个简单的例子,你不是蜀国的王室宗亲,却是王爵在身。这样的身份在,你不觉得承受不住吗?”

    “你曾经在刘邦麾下时,是淮南王,有王爵的身份。但你仔细想想,刘邦册封的诸王,尤其是异姓王,最后剩下了些什么人?”

    “所有的异姓王,尽皆消失。”

    “你归顺朕,如果为了安抚你,暂时让你归顺,朕应该答应你的条件。可是,朕直接就回绝了,是因为朕不愿意骗你,也不愿意在你归顺后,千方百计的对付你。”

    王灿说道:“你,明白吗?”

    英布道:“我明白了。”

    他仔细的想想,似乎也的确是这个道理。

    刘邦曾经册封了诸多的异姓王,包括韩信开始也是王爵之尊。但最后,大汉除了宗室的王爵,其余异姓王个都没有剩下,或是被贬官,或是丢了脑袋。

    钟瑾听着王灿的话,感慨王灿着实厉害。

    番话连削带打,便让英布心服口服,尤其王灿先前说了灌婴要对付英布的计策,就已经震慑住了英布,从而掌握了主动权。

    英布在王灿面前,没有半点主动权。

    钟瑾也没有多说什么。

    英布归顺了王灿,他也能松口气。

    王灿继续道:“英布,你归顺了朕,成为蜀国的份子。朕也不亏待你,也授予你大将军的职位,和韩信样,都是蜀国的大将军。”

    “臣领命!”

    英布不再犹豫,直接应下。

    他想要起身行礼,可是身体动,立刻就牵动了伤口,疼得英布龇牙咧嘴。他如今身上的伤势,都还是痛入骨髓,令他痛不欲生。

    王灿听到英布的回答,也是松了口气。

    有了英布在,在广汉郡三水县打开局面,便能轻松许多了。

    英布主动道:“陛下刚才说,灌婴可能会利用人质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避免被灌婴威胁呢?”

    王灿笑道:“此事倒也不难。”

    英布道:“怎么做呢?”

    王灿说道:“眼下的情况,必须摆脱灌婴。所以朕的考虑,是你麾下仅剩下的士兵,立刻撤出五指峰,留下座空荡荡的五指峰。如此来,灌婴找不到你,便没有了攻击你的机会。”

    英布道:“撤出了五指峰,又怎么办呢?陛下,臣此番被灌婴重伤,不报此仇,誓不为人。臣不愿意离开三水县,要彻底击败灌婴,才能够心甘情愿离开。”

    王灿哈哈笑,道:“朕不离开三水县。”

    英布道:“如何反击呢?”

    王灿说道:“要反击灌婴,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今夜天色黑后不久,朕和韩将军起,便突袭了三水县的武库和粮库,夺取了部分的粮食和军械。”

    “这消息,应该快传到灌婴耳了。”

    “灌婴会惊讶于武库和粮库遭到袭击,但这两地都没有出现大问题,所以灌婴今天晚上,是不可能连夜撤回三水县的,因为他要等到明日早上,鼓作气拿下你。”

    “可我们连夜下山离开,灌婴扑了个空,就会撤回三水县的。我们接下来的目的,便是行伏击之策,在灌婴找不到你的踪迹,撤回三水县时,我们半路伏击灌婴。”

    “如此,必定能取胜。”

    王灿说道:“这就是朕的计策,环扣环,让灌婴彻底栽个大跟头。如果战场上厮杀顺利,说不定,还有机会能拿下灌婴。”

    “妙!妙!”

    英布听,也露出了抹笑容。

    这计策甚好!

    如果计划顺利,能够鼓作气拿下灌婴,他能报仇雪恨,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英布内心充满了期待。

    这回,他定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