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9章 上山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行人,顶着夜色赶路。

    队伍快速的前进,直扑五指峰附近。当王灿行人抵达后,这时候依旧是黑漆漆的。如果不是天空,尚有轮残月,透着点点星光,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

    队伍到了五指峰附近,便悄然潜伏下来。

    树林。

    韩信表情肃然,看向王灿,道:“陛下,接下来就是涉及到劝降英布的事情了。英布和灌婴战,损兵折将,已经没有了抵抗灌婴的力量。”

    “在这时候,劝降英布,至少有成以上的把握。”

    “军没有适合前往的谋士,所以臣打算亲自走遭山上。您率领士兵,埋伏在山下,等候臣的消息。最迟天亮之前,臣定会返回的。”

    “如果臣在天亮之前,都没能说服英布,那就意味着说服失败了,陛下大可不必管我。那时候,可能我已经死在英布剑下。”

    韩信说了接下来的安排。

    因为王灿的谋士,诸如郭嘉、曹操,这些都是有三寸不烂之舌的人,都可以去劝降。但这些人不在,没有策士,韩信只能自己去。

    王灿说道:“韩信,朕和你起去。”

    “不可!”

    韩信立刻就回答。

    罗成和穆桂英闻言,也是开口反对。

    王灿是蜀国的皇帝,如今涉及到招揽英布的事情,如果招揽成功还好。可是,旦招揽失败,王灿立刻就会陷入危险。

    王灿听着几人反驳的话,轻轻笑,道:“以我如今的武艺,我要去哪里,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算是面对百人围杀,我要脱身,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然,这不是登山的理由。”

    “韩将军,朕亲自和你登山,是因为你和英布熟悉,有你在,方便劝降英布。而朕在,则是彰显朕的诚意和自信。”

    王灿说道:“对于接下来的招揽,朕也认为问题不大。至少,得有九成的把握。如果英布还有战之力,招揽的希望不大。但是现在,却有很大的希望。”

    韩信想了想,道:“行,陛下随我起。”

    王灿便吩咐道:“罗成,朕离开后,由你统帅军队。你们现在,就潜伏在林,不可妄动。同时,可以派遣哨探,打探下灌婴的情况。”

    “喏!”

    罗成抱拳应下。

    王灿说道:“韩将军,走吧!”

    韩信点了点头,就和王灿起离开。两人都是武艺高手,消失在夜色后,快速的往五指峰赶去。对于般的士兵而言,这些普通士兵武艺低微,眼力不好。但是,王灿和韩信两人都是高手,都是修炼出了内力的人,眼力极好。

    两人在夜色下,也能视物。

    此时五指峰的入口处,虽然有士兵防守,但这样的防守,却防不住韩信和王灿。两人悄然进入树林,便悄然登山。

    等到了半山腰,韩信道:“陛下,我们出去,光明正大的前往。”

    “好!”

    王灿直接应下。

    在山下的时候,旦暴露身份,容易被灌婴的探子发现。到了山上,两人光明正大的出现,则是为了吸引英布麾下的士兵,以便于让士兵去通知英布。

    两人走出林,来到道路上,沿着道路往上走。当走到营寨的门口,距离营寨百步外时,被驻守在营寨的士兵发现。

    营地内,巡夜的士兵快速杀出。

    不多时,就把韩信和王灿团团包围了起来。

    “你们是谁?”

    领头的将领大声问道,脸上更是脸戒备的神情。在山下的入口处,有士兵镇守,可偏偏有人登山了,山下的士兵却没有发现。

    这样的情况,让将领很是忌惮。

    韩信开口道:“我乃韩信,你立刻去告知英布,我要见他。”

    “你是韩信?”

    领兵的将领,很是惊讶。这将领是英布的士兵,也知道韩信,这可是战场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大将,竟然悄然到了五指峰来。

    “你等着!”

    将领想了想,撂下话就往营寨跑去。

    不会儿的功夫,钟瑾出来了,他听到将领禀报,便急匆匆的前来迎接。钟瑾神情肃然,上前行礼道:“钟瑾见过侯爷!”

    韩信道:“淮南王呢?”

    钟瑾回答道:“殿下和灌婴交手,受了重伤,如今睡过去了。侯爷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和钟瑾说。如今,由钟瑾全权处理军事情。”

    韩信道:“你做不了主!”

    钟瑾听,心有了猜测,他试探着道:“侯爷如今来,是想要说服殿下,让殿下归顺侯爷,然后起抵抗刘邦吗?”

    “错!”

    韩信面无表情的摇头。

    钟瑾问道:“敢问,是什么事情呢?”

    韩信昂着头,强势吩咐道:“钟瑾,如今英布的处境,已经陷入生死存亡之。我要见英布,你立刻带路。”

    钟瑾闻言,犹豫了片刻。

    想了想,他摆手道:“殿下,请随我来。”

    韩信点头,带着王灿进入营寨,很快就来到了英布居住的房间外。钟瑾让韩信在门口等着,然后就进入了房。

    如今,英布已经睡着了。

    白天受伤太重,他好不容易才睡着了。

    “殿下!”

    钟瑾站在旁,开口呼唤。钟瑾连续呼唤几声,英布才醒了过来,他睁开眼,说道:“先生,有什么事情?”

    钟瑾说道:“殿下,韩信上山了,他要见您。”

    “韩信?”

    英布闻言,露出惊讶神色。

    没想到,韩信竟然来了,要知道,韩信可是极为骄傲的人,而且韩信精于兵法谋略,乃是真正意义上的帅才。

    尤其,韩信和他有同样的敌人。

    两人都仇视刘邦。

    英布想到韩信来了,准备亲自去见见。只是他挪动身体,就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英布忍着身体的痛楚,说道:“快,扶我起来。”

    钟瑾道:“殿下,韩信就在门外,您躺着,卑职去让他进来。”

    “不妥!”英布摇了摇头,道:“韩信有诚意来,本王岂能漠视。快,搀扶我起来,本王要亲自迎接。”

    钟瑾劝说不了,只能搀扶英布起身。

    只是英布的身体动,就拉扯到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费了好大功夫,英布才从床榻上起身。他深吸口气,忍着身体的疼痛,便走向门口。走出房门,钟瑾的目光,落在了韩信身上,道:“韩侯,你我又见面了。”

    昔年在刘邦的麾下,两人也曾见过。

    只是最终,两人都死了。

    韩信微微笑,道:“殿下,多年未见。只是再见时,你这情况,有些不妙。我到了三水县境内,便得到消息,说灌婴击败了你,而你也重伤。所以,才来到山上拜见。”

    提到灌婴,英布眼掠过抹厉色。

    他恨不得将灌婴扒皮抽筋。

    只是,他败给了灌婴。

    英布说道:“虽说灌婴取胜了,但也只是暂时的。韩侯,随我入内。”

    韩信摆手道:“殿下请!”

    英布先行步,便进入房落座,而韩信也带着王灿进入。钟瑾不放心,也跟着起进入。四人在房落座,这个时候,英布目光才落在了王灿身上,说道:“韩侯,此人没有留在门口,而是跟着你起进入,料想,必定有身份,不知道此人是谁?”

    韩信介绍道:“殿下,此乃蜀国陛下,乃是我如今效忠的人。”

    “你是王灿?”

    英布闻言,也是颇为惊讶。

    他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是王灿。本该在司隶地区的王灿,竟然悄然到了广汉郡三水县,这可真是个出人意料的事情。

    钟瑾此时,也是无比震惊。

    就在刚才,钟瑾原本还想要阻拦,让王灿留在院子的。只是见王灿气度不凡,他料想王灿不是普通人,所以才任由王灿进入。可是钟瑾没有料到,这竟然是蜀国的皇帝。

    王灿表情平静,开口说道:“朕是王灿,如假包换。英布,你如今盘踞在五指峰,已经陷入了绝境。朕来五指峰,是给你条明路。你英布武艺高强,是个将才。这般落草为寇,实在是可惜了。朕希望,你能入蜀国为官。”

    英布哼了声,神情不屑,自信道:“王灿,就算我败给了灌婴,但我据守五指峰,要粮食有粮食,要武器有武器,又占据地利优势。而且五指峰上,还有水源存在。即使现在兵力不多,但只要据守此地,我足以让灌婴无功而返。”

    “错!”

    王灿摇头,很随意说道:“灌婴要败你,易如反掌。五指峰此地,在你眼是天险。但实际上,却反掌可破。”

    英布道:“不可能!”

    王灿道:“既是如此,朕就献丑了。朕替你分析番,如何?”

    英布道:“本王洗耳恭听!”

    他倒要听听,王灿有什么高见。他自信借助五指峰的地利优势,足以挡住灌婴。

    钟瑾此刻,直盯着王灿,脸上的神情很是凝重。他发现了个问题,王灿开口和英布说话,便掌握了节奏,让英布步步按照王灿的节奏走。

    王灿说灌婴拿下五指峰易如反掌,是故意如此,要引得英布询问。只要英布询问了,王灿就可以顺势往下说。

    这是王灿的计谋。

    要开始,就削掉英布的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