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出城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三水县城,入夜后静悄悄的。

    因为有英布屯驻在五指峰,三水县的防守更加森严。到了晚上深夜,甚至是施行了宵禁的,禁止百姓在街道上乱窜。

    这么做,是为了防止三水县出现意外。

    而现在的三水县城内,防守的兵力却是不多,只有数百人,主要的兵力都集在城楼上,负责城楼的防守。

    毕竟,灌婴带走了大部分的兵力。

    三水县令,直都不担心三水县的安全,防守颇为松懈。

    毕竟,三水县附近的敌人,也就是英布而已。以英布的实力,如今已经彻底被灌婴压制了,想要反攻三水县,那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三水县自是少了警惕之心。

    武库!

    这是坐落在三水县北面的战略要地,距离县衙不过是里路的距离。只要是武库外面传出了喊杀声,消息都足以传到县衙,惊动县衙内的衙役和士兵。

    此时,武库外。

    两名士兵驻扎,负责武库的守夜。

    武库是至关重要的地方,十二个时辰内,都有人轮番值守。原本灌婴在城内的时候,足足调遣了三百士兵,驻扎在武库。不过灌婴离开后,驻扎在武库的士兵都离开了,所以如今留在府库的只有十余个人,他们轮番负责武库的安全。

    黑夜,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王灿和韩信,率领罗成、穆桂英等人,已然潜伏到了武库外。

    此事,他们躲藏在暗。

    距离武库门口,还有六十余步的距离。

    韩信看向罗成,问道:“罗成,从这里到武库门口,约莫有六十步。如果让你弯弓搭箭,能否箭射杀左侧的士兵。必须是箭穿喉,让他连半点的声音都发不出。”

    “没问题!”

    罗成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他曾经是混迹于幽、冀的人,少年就学会了骑射,箭术极为精湛。别说这六十余步的距离,就算是再多段距离,百步之外,他也能够保证百步穿杨。

    韩信得了罗成的准信,又看向穆桂英,再度问道:“穆桂英,六十步外,你能否做到射杀右侧的士兵?”

    “不行!”

    穆桂英摇头回答。

    虽说,穆桂英的武艺精湛,不论是枪法,亦或是剑法,他都擅长。偏偏在射箭上,虽说穆桂英射出的弓箭力道强,穿透力大,可是她依旧是近距离能保证精准度,旦距离远了,他就无法保证这精准度了。

    韩信皱起了眉头,道:“乞伏罗,你的箭术怎么样?”

    “我也不行!”

    乞伏罗直接就摇头回答。

    涉及到射杀驻守武库士兵的事情,他不敢儿戏。虽说乞伏罗的箭术,也是颇为厉害。可乞伏罗没有这个胆子,想想,万失败了,攻打武库的计划就会失败,会导致整个计划都搁浅。

    所以,乞伏罗不敢应下。

    韩信沉声道:“我的箭术,也是稀松平常。让我射箭,三十步之内,我倒是能够保证百发百,能够稳稳的命。可是超出了这个距离,我的精准度就下降了。”

    “唉,这可麻烦了。”

    韩信表情凝重,说道:“我们要射杀驻守在武库门口的两个士兵,而且不能惊动任何人。否则旦士兵大喊,消息走漏了,要悄无声息的夺取武库,便无比困难了。”

    “实在是没人,恐怕只能我上了。”

    “没办法了,只能赌赌。”

    “我的箭法没有枪术精湛,但也是可以试。”

    韩信看向王灿,道:“陛下,如今只能是臣勉力试了。”

    王灿笑道:“韩将军,你问遍了所有人,唯独没有询问朕。不如,让朕来射箭。这六十步之外的距离,朕保证万无失。”

    韩信惊讶道:“陛下,你的箭术很厉害?”

    王灿有武艺傍身,他是知道的。

    只是这箭术,虽说大部分的人都懂得,可是要射几十步之外的个活物,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韩信才担心王灿的箭术。

    王灿笑了笑,说道:“韩将军放心便是,这件事交给朕,绝不会有任何的差错。”

    罗成说道:“韩将军,别说是六十步,就算是再多六十步,以陛下的箭法,也能够丝毫不差的命敌人,陛下的箭术,早就是出神入化了。”

    这点,罗成也是知道的。

    韩信闻言,顿时笑了起来,说道:“如果是这样,那自然是最好的。准备吧,听我喊话,当我喊到三的时候,你们同时射箭,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快的速度,鼓作气射杀两名守卫。”

    王灿和罗成,同时取出弓箭,搭在了弓弦上。

    箭上弦,杀气四溢。

    韩信环顾两人,便开口道:“准备,、二、三!”

    当韩信数到三的瞬间,王灿和罗成同时就松开弓弦,只听嗡的声弓弦震动,锋锐的弓箭,已然刺破了空气,带着锐啸声,直奔两个驻守在武库外的士兵而去。

    两个镇守的士兵,正打瞌睡。

    两人晚上守在武库外面,虽然镇守的是重要物资,但两人也觉得不怎么重要。毕竟,都是些普通的武器,是刀枪剑戟,是部分负责防守的器械。

    这样的利器,最能装备士兵。

    当两个士兵听到弓箭破空的声音,两人同时抬起头,往前看去。

    瞳孔,抹亮光闪过。

    “噗!噗!!”

    两声撞击响起,箭头和喉咙撞击,瞬间就刺穿了喉咙,直接带着篷鲜血射出。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个驻守在武库外的士兵,当即就应声倒地。

    “上!”

    韩信看到倒下的士兵,立刻下了命令。

    以罗成、穆桂英为首,快速的领着白马羌的士兵冲上去。他们到了武库门外,直接就退开了武库,进入了武库当。

    个个士兵,早就得了韩信的命令,全都快速的穿上甲胄,带上铁胎弓和弓箭,然后又拿起了柄柄战刀,所有士兵装备齐全后,才快速的退出了武库。

    韩信说道:“来人,点火焚烧武库!”

    “不用!”

    王灿摇头,直接否定。

    韩信道:“陛下,如果留下了武库,就给了灌婴装备士兵的机会。这武库的武器,我们用了不到五分之,还剩下相当多的武器。如果全部留下,都是灌婴的。唯有焚毁掉,才能削弱灌婴的战斗力。”

    王灿表情肃然,说道:“韩将军,我们不久后,就会再度重临三水县的。现在焚烧了这些甲胄,也等于是烧掉了我们的武器。所以朕认为,额可以暂且留下。”

    韩信想了想,不和王灿争辩,道:“谨遵陛下的命令。”

    他带着装备齐全的士兵,快速的离开武库,往粮仓的位置去。三水县的粮仓,设立在三水县的北城,这地方的防守,和武库外相差不多。

    大体上,都是相仿的。

    所以韩信对于攻克粮仓,也不人认为有多么的棘手。

    这战,依旧会很容易。

    行人抵达了粮库外,这外面的情况,和武库相差不多,也只有两个士兵驻守。韩信故技重施,再度让王灿和罗成联手,登时就解决了驻守在粮仓外的士兵。

    两个士兵应声倒地,韩信大手挥,麾下的士兵,都快速的往前冲,然后进入粮仓,每个士兵都装了点粮食,然后就快速的离开了。

    韩信没有毁掉粮仓的想法。

    夺取了三水县后,这谢粮食都是极有用处的。

    顺利拿到了武器和粮食,行人顶着夜色,就快速的往北门外走。毕竟,这里距离北门很近。当王灿行人,抵达了北门附近,便往城门口看去。

    此刻城楼上,是有士兵镇守。

    只是城门内,却没有人。

    韩信扫了城楼上眼,没有把城楼上的士兵放在眼。因为城内虽然有部分驻军,但旦真正的交战,这部分士兵,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韩信不想暴露罢了。

    所以,才要出城。

    韩信让罗成潜伏到城门口去,取下了大门内的门闩,然后就下令往前冲。近数百人的队伍,快速的往前跑,即使每个士兵,都压低了声音,但总有零碎的脚步声。

    当距离城门口,还有十步左右的时候,城楼上终于有士兵发现了。

    “有人,城楼下有人。”

    城楼上,巡逻的士兵大喊。

    登时,城楼上巡逻的队伍停下,快速的就跑到驰道处,快速的杀下来,要拦截王灿行人。只是罗成已经打开了大门,韩信和王灿都没有逗留,径直就率领士兵出城。

    城楼上,有支支火把燃烧。

    可这样的火把,只能驱散部分的黑暗。

    当王灿行人冲出城外十多步外,周遭光线暗下来,城楼上已经难以看清楚了。

    负责巡夜的校尉见状,察觉到情况不对。尤其是,他刚才看着出城的队伍,个个士兵顶盔掼甲,腰悬战刀,全都是精兵的装备。

    他从未见过三水县有这样的队伍。

    这必然是有问题。

    校尉立刻让士兵到城内查探,足足过了近小半个时辰,才发现了武库和粮仓的消息。只是这时候,王灿行人已经走远了。

    校尉得知了情况后,不敢耽搁,立刻就安排士兵连夜出城,让士兵去五指峰下找灌婴,汇报三水县城内的情况。

    校尉倒也庆幸。

    粮食还在,武器还在,至少损失并不是太大。

    只是,他摸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也不清楚对方的意图是什么?完全不开战,就这么离去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