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7章 计划不如变化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五指峰上,英布面色很是苍白。他先前被灌婴枪刺伤,身体受创,整个人无比难受,此刻身体经过医师诊治后,才稍稍缓过劲儿来。

    “钟瑾,钟瑾!!”

    英布开口呼唤。

    “殿下,臣在!”

    钟瑾连忙走到英布的面前,躬身行礼。

    英布询问道:“这战,我们损失了多少士兵?可曾清点完结果。”

    钟瑾闻言,脸上神色很是悲恸。

    这战,折损太大了。

    英布见状,颗心沉了下去,再度道:“说,到底折损了多少人?”

    钟瑾叹息声,回答道:“殿下,这战,我们折损了三千五百士兵。如今陆续逃回山上的人汇总,还有千五百余人。只是这千五百人,大半都受了伤,极少数才完好无损。”

    刷!

    英布脸色,变得无比难堪。

    折损了三千多人。

    他盘踞五指峰,麾下的兵力,拢共也就五千多人。经过这样的战,竟然折损了这么多,他难以承受这个结果。

    钟瑾继续道:“黄贺战死,尸体没能收回。先前灌婴打扫山下的战场,将我方战死的士兵,全部付之炬。黄贺如今,应该是尸骨无存了。”

    “啊……”

    英布闻言,忍不住大吼。

    他心憋屈。

    这战,打得太窝囊了。

    “灌婴,本王发誓,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英布大声嘶吼,只是他握紧拳头,身体动,顿时就使得身体受创,整个人不断的抽搐着。在这样的情况下,英布更是疼得直咧嘴,表情痛苦得无比狰狞。

    英布后悔道:“先生,都怪本王,如果不是本王冲动,便不至于发生这般情况。这回,都是本王的错。”

    钟瑾宽慰道:“殿下,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如今,只能往后看,争取以后的每步,绝不能再有任何的差错。”

    英布道:“先生,你可有灭掉灌婴的计策?”

    钟瑾:“……”

    此刻钟瑾的内心,不知道该怎么说。眼下的情况,很是不利。别说是反攻灌婴,就算是能够稳住现状,都已经很不错了。

    英布再度道:“先生,当真没有办法了吗?”

    钟瑾:“……”

    这刻,钟瑾盯着英布,心却是烦躁。摊上这么个主公,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是英布对他有知遇之恩,他要报答英布的恩情。

    英布见钟瑾不说话,只得道:“本王也知道,如今的情况下,想要击败灌婴,已经是难入登天了。唉,真是艰难啊!”

    钟瑾有翻白眼的冲动。

    这是废话。

    英布继续道:“先生,当真没有计策反败为胜吗?”

    钟瑾心琢磨番,道:“要击败灌婴,报仇雪恨,倒也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英布连忙询问。

    钟瑾说道:“如今的情况下,靠自身的力量,想要取胜,那是不可能的。殿下想要扭转局面,唯的办法,那就是引外援。”

    “外援?”

    英布问道:“哪个外援?”

    钟瑾道:“北面的王灿,是个合适的外援。王灿占据凉州和司隶地区,实力并不弱。而广汉郡靠近凉州,如果殿下愿意,从蜀国寻找外援,倒是件颇为容易的事情。”

    英布皱起了眉头。

    找王灿,意味着他得屈居人下,得依从于王灿。

    这让英布有些不情愿。

    只是英布对灌婴的仇恨,以及对刘邦的仇恨,又让他很是不甘心。

    英布道:“此事,本王要考虑番。”

    钟瑾说道:“殿下身体遭到重创,暂且先休息吧。军的事情,卑职会处理妥当的。”

    “好,辛苦先生了。”

    英布点了点头。

    钟瑾起身离开,走出房间外,他就召集了军的将领,调整了将领的所属,把众士兵重新进行了整编,又给麾下所有士兵鼓劲儿,让士兵能安心驻扎。

    在山上渐渐恢复平静时,山下切也又陷入了平静。

    只是这样的情况,让钟瑾很是担忧。因为灌婴明明掌握了主动,却没有采取任何的动作,恰恰是这样的情况,让人心觉得难以琢磨。

    钟瑾也只能是提高警惕。

    他能做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傍晚时分,夜色降临。

    三水县,城内。

    这时候,王灿麾下的兵力,已然全部抵达了。

    所有化整为零的力量,都汇聚到城内,全部隐藏了起来。乞伏罗也已经到了王灿麾下,和王灿、罗成、穆桂英汇合。

    城,处院子。

    王灿、罗成、穆桂英、韩信和乞伏罗,宾主落座。

    王灿的目光,看向罗成、韩信等人,说道:“按照我们原本的打算,是兵力集合后,等到灌婴和英布两败俱伤,然后我们昨收渔翁之利。”

    “只是传回的消息,却说灌婴近乎没有折损什么士兵,就重创了英布,斩杀了足足三千多英布麾下的士兵。”

    “反倒是灌婴的实力,几乎没有被削弱。”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旦采取行动,夺取武库和粮仓,恐怕立刻就会遭到灌婴的反扑。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王灿目光看向众人,询问几人的意见。

    罗成说道:“陛下,臣的建议,还是要袭击武库和粮仓。反正有乞伏罗的白马羌兵力,就用白马羌的身份,袭击了武库和粮仓,我们就立刻撤离。然后遁入林躲藏,如此来,也能给灌婴捣乱,让灌婴无法全力以赴的对付英布。”

    王灿闻言,仔细的琢磨了番。

    这计划,有些纰漏。

    因为如果拿下了武库和粮仓,又要遁入林躲藏,终究是没有任何的意义。无非,就是为英布牵制了灌婴。即使灌婴的兵力短时间缺粮,也能立刻补上。

    王灿道:“桂英,你是怎么想的?”

    穆桂英沉声道:“陛下,依我看,夺取武库和粮仓,意义并不大。不过,如果能成功,可以恶心下灌婴,倒也是可行的。”

    王灿对此,不置可否。

    这建议没什么用。

    王灿的目光,落在了韩信的身上,脸上带着期待神情,询问道:“韩将军,你认为局势变化后,我们应该怎么办?”

    韩信眼精光闪,说道:“陛下,战场上的厮杀,向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战场局势,千变万化,难以琢磨,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时制宜,因地制宜,这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在局势超出我们预料的情况下,计划也要做出相应改变。这战灌婴取得了胜利,英布已经陷入绝境,在这样的情况下,臣恰恰认为,这形成了个极好的结果。”

    韩信神情自信,无比从容。

    对于排兵布阵的事情,以及讨论战略上,他是极有发言权的。

    他是这方面的宗师大家。

    王灿问道:“怎么办呢?”

    韩信解释道:“灌婴的兵力,都集在五指峰下,意图鼓作气剿灭英布。所以这个时候,要夺取武库和粮仓,不是件难事。”

    “我们可以占据这两地,从武库取得武器,装备白马羌部落的士兵。然后,带走部分粮食,便立刻离开县城,遁入暗隐藏。”

    “这是方面的考虑。”

    “最重要的,是另方面,陛下要招揽英布。”

    “如果是英布实力全盛的时候,要招揽英布,那是难如登天的事情。可如今英布损兵折将,已经难以再守住五指峰,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招揽英布,就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这是灌婴制造的机会,让陛下能招揽英布。”

    韩信说道:“所以末将建议,今天晚上,就立刻调集士兵,快速的攻打武库,夺取粮食。然后,我们连夜杀出城去,在暗躲藏起来。军队在暗躲藏,而陛下则派遣使臣,连夜赶到五指峰去,在最短时间内招降英布。否则,灌婴抽调了部分兵力返回县城,英布的压力减弱后,就可能不会归顺陛下了。”

    王灿听完后,仔细推演着韩信的建议。

    这个建议,是两全之策。

    罗成反驳道:“韩将军,如果我们攻打了武库和粮仓,导致英布的压力削弱。从而,英布不会再归顺陛下,岂不是弄巧成拙了吗?”

    韩信轻笑道:“罗将军,你多虑了?”

    罗成问道:“为什么?”

    韩信解释道:“第,我刚才提及了个时间差,我们是连夜攻打武库和粮仓,连夜就撤出去。而离开县城后,陛下就派人前往五指峰。”

    “在这样的情况下,灌婴事先不可能得到消息,至少灌婴得到消息,陛下安排的使节,必然早已经登上五指峰了。”

    “所以,这是不存在影响的。”

    “第二,招降英布,虽说有极大的把握,但也不是定能成。万,英布誓死都不愿意归顺陛下呢?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夺取了武库和粮仓,有了足够的粮食和武器,就算没有英布,我们也能自己发展实力。”

    韩信说道:“当然,最好的结果,依旧是借助英布立足三水县。如此来,就不会泄漏陛下的消息,能悄悄的崛起广汉郡。”

    “我明白了!”

    罗成这回,也彻底明白了过来。

    王灿也是心欢喜,得亏有韩信,很多事情便轻松了许多。他不再犹豫,便说道:“韩将军,既然制订了计划,那么接下来,便由你全权指挥接下来的战事。在这三水县境内,你的命令,便等同于朕的命令。”

    “臣遵旨!”

    韩信听,当仁不让的应下。

    这样的事情,他不会谦虚,也不屑于谦虚。

    这就是他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