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6章 大败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英布无法逃离战场,灌婴直追着打。

    两人厮杀间,双方士兵都冲了上来。灌婴麾下的汉军士兵,气势汹汹往前杀去,而黄贺率领的士兵,则是抵挡着汉军士兵的进攻,意图救回英布。只要把英布救回去,他们躲入山,就算灌婴的军队厉害,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可灌婴对这点,早就算到了。

    他先以激将法刺激英布,就是为了让英布下山。如今英布下山了,他不可能让英布随随便便就退回去,否则,他的切布置都白费了。

    麾下士兵,快速冲杀。

    大军强势碾压下,英布麾下的士兵,根本无从抵挡。

    而灌婴本人,则是死死缠着英布,纵然英布麾下有士兵冲上来,但灌婴身边士兵,也在攻击保护英布的士兵,致使英布难以抽身。

    “撤,快撤!”

    英布这时候,好歹是缓过劲了。

    他在士兵保护下,大喊着撤退,不愿意和灌婴纠缠。

    先前英布恨不得杀了灌婴,可是,见识到灌婴的厉害,知道灌婴实力比他强后,英布也就熄了和灌婴再厮杀的心思。

    他只求自保了。

    退回山上,不和灌婴厮杀。

    英布在士兵的保护下,且战且退。

    只是在汉军士兵的进攻下,英布的士兵死伤惨重,节节败退。

    灌婴快速掩杀,他看到英布麾下士兵,距离山林不到六十步时,嘴角忽然勾起了抹笑意。英布都出来了,还想要退回去,哪有这么容易。

    他的布置,不会这么简单。

    “咚!咚!”

    战鼓声,忽然自灌婴后方响起。

    在这战鼓声的敲击下,只见山林左右两侧三十步外,两侧草丛,快速的冲出了队士兵。这队士兵的人数,有千余人,每侧的兵力在六百人左右。

    两股兵力距离五指峰山下入口,只有三十步左右。

    而英布距离入口处,尚有六十步的距离。

    在这两侧兵力冲出后,他们快速的截断了英布退路,便迅速朝英布所在的位置杀去。

    这是灌婴的伏兵。

    他的连环计,不会轻易让英布退回去。

    灌婴要利用英布,要以英布作为突破口,在山下进行场会战,彻底打响这战。只要英布的兵力,源源不断汇聚过来,那么他就能不断歼灭英布的兵力。

    这是围点打援的种方式。

    把英布困在山下,让英布无法退回去,然后不断击溃救援英布的兵力。

    “英布计了,杀,随我杀!”

    灌婴大吼着,他手长枪扬起,呐喊道:“斩杀英布者,封侯,赏赐千金;生擒英布者,封侯,赏万金。”

    他带着麾下士兵,不断碾压英布的士兵。

    不会儿功夫,英布身后的士兵,已然和两侧杀来的士兵战作团。

    这时候,英布根本无法再退。

    因为后方被堵死了。

    英布唯能做的,便是边战斗,边努力的撤退。可是后方的士兵,遭到两侧杀来的汉军攻打,又在往前拥挤,导致队伍有些混乱了。

    这幕,落在了钟瑾眼。

    “不好,殿下危险。”

    钟瑾脸上,浮现出焦急的神情。

    此前英布出战,钟瑾就不希望英布去,只是英布决意要出战,又说随时能撤回,所以他到没有多说什么,没想到现在,竟是陷入了这般的境地。

    情况危险了!

    如果不救出英布,五指山的军队,便会彻底崩溃。可是要救援英布,就得派兵,所有军队扔出去,就失去了地利优势。

    这是两难的境地。

    “儿郎们,随我出战,救援殿下。”

    军队,已有将领擅自做主,直接就领兵杀了出去。

    有了人带头,其余的将领,也纷纷带兵杀出。

    轰然见,大军出动。

    这些山的将领,都是英布麾下的嫡系,见不得英布陷入危险。个个快速的杀出,足足有三千多兵力出战,这近乎是倾尽了绝大部分的家底。

    钟瑾环顾左右,周边只剩下几百人了。

    这些兵力,实在是太少。

    好在,不是所有人都冲出,否则旦全部的兵力都投入,钟瑾真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此刻,钟瑾所希望的,就是能早些救出英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英布的兵力投入战场,双方在山下展开了混战。

    这样的情况,是有利于灌婴的。

    因为,灌婴兵强马壮,不论是士兵的战斗力,亦或是士兵的人数,都超过了英布。他这遭来围剿英布,足足带了万余士兵。

    而英布麾下,不过是五千余士兵。

    双方兵力相差太大。

    再者,刚才英布被重创,英布麾下的士兵匆忙救援,已经落入了下风。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的厮杀,根本不是个层次的较量。

    英布麾下的士兵,死伤惨重。

    英布此刻,无比后悔。

    他后悔自己不听钟瑾的劝说,后悔了灌婴的计谋。可这切,已然发生,无法再逆转。英布只能在士兵的保护下,不断的后退。

    黄贺保护在英布身边,他此刻身上,已然留下了十来处伤痕,宛如个血人般。

    “杀回去,快杀回去!”

    黄贺不断的下令。

    虽说后方有人拦路,可黄贺却是悍不畏死,不断的冲刺。他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全然不顾自身的伤势,只知道个劲儿的往前冲。

    这时候,黄贺管不了麾下士兵的安全了。

    他只想把英布护送回去。

    黄贺年轻的时候,是个乞儿,孤苦无依,在即将饿死的时候,是英布救了他,让他活了下来,所以黄贺对于英布,是绝对的死忠。

    他宁死,也要保护英布。

    “挡我者死!杀!”

    黄贺抡刀,将挡在前面的汉军士兵劈杀,快速的突围。而这个时候,来救援英布的士兵,也在快速的进攻,双方已经快要汇合了。

    只是这时候,灌婴麾下士兵的阵型,却发生了变化。部分士兵脱离战场,自两侧往前,然后切入后方,要斩断英布退回五指峰的退路。

    灌婴是铁了心要拿下英布。

    他不容许英布退回去。

    双方在山下,不断的厮杀,具具尸体倒下,汩汩流溢出来的鲜血,已然染红了地面,使得地面透出了刺眼的血红色。

    英布麾下的士兵,依旧点点的后退。

    距离五指峰的入口,越来越近了。

    距离,已经不足二十步。

    “保护殿下,杀!”

    黄贺抡起手的刀,便狠狠斩下。只是他的刀落下,斩杀了名汉军士兵后,杆长枪斜着便此来,扑哧声,便刺入了黄贺的心窝。

    “噗!”

    殷红鲜血,登时便喷溅出来。

    随着长枪抽出,黄贺身体颤,他身子震摇晃,便要摔倒在地上。趁着脑还有丝的意识,黄贺大吼道:“儿郎们,保护殿下,杀!”

    “杀,杀……”

    话还没有说完,黄贺的身体,轰然倒地。

    这幕,落入英布眼。

    英布大吼道:“黄贺……”

    他看到个个士兵的死去,看到麾下个个将领被杀,内心无比愤怒,无比的自责,但都无济于事。这个时候,他在士兵保护下,只能往后退,没有别的选择。

    厮杀仍在继续。

    英布麾下死伤的士兵,还在增加。

    只是英布这时候,距离五指峰入口,已经不足十步了。

    钟瑾见状,果断的命令身边三百士兵上前接应,又命令麾下的士兵弯弓搭箭,朝英布后方射箭,意图截断汉军的追击。

    弓箭射击,能缓解汉军的攻势。

    在钟瑾的救援下,不多时,英布最终退回了山。钟瑾调动弓箭手反击,阻拦进攻的汉军士兵,这才得以让英布退回。

    这幕,落入灌婴眼。

    灌婴也停下了攻击,勒令麾下士兵撤兵,他看着满地的尸骸,感慨道:“英布此人,有勇无谋,可是麾下的士兵,却都是悍不畏死之辈。如此局势下,个个宁愿赴死,也不愿意英布被擒。当真是勇士,都是勇士啊!”

    灌婴麾下,个名叫岑非的将领道:“将军,英布的士兵的确是勇猛。这样的勇猛,会阻拦我们拿下五指峰。虽说这战,英布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力量。只是英布退回了山上,他虽然兵力不多,可我们要对付英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哈哈哈……”

    灌婴闻言,却是放声大笑起来。

    岑非道:“将军何故发笑?”

    灌婴昂着头,捋着颌下簇簇犹如钢针似的胡须,说道:“虽说英布退回了山上,可现在的英布,已经不是先前的英布。如今,即使英布据有五指峰,要破他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传令下去,立刻清扫战场,将我军战死的士兵收敛,将英布麾下战死的士兵焚烧。”

    岑非道:“那些受伤后,滞留在战场上属于英布的士兵呢?”

    灌婴嘴角勾起,露出抹笑容,说道:“但凡是英布麾下的士兵,留在战场上还未死去的,全都给我羁押起来。我们要攻破五指峰,就得依靠这些受伤的士兵。”

    岑非听,问道:“将军,我们要怎么利用呢?”

    灌婴大袖拂,说道:“要怎么利用,自是本将的事情。接下来,本将自会安排的。你立刻去传令,务必要把事情办好了,不能有丝毫的差池。”

    “喏!”

    岑非得令,立刻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