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连环计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英布手的武器,乃是柄战刀。

    这口刀,刀长六尺,刀锋凛冽,吹毛断发,削铁如泥,是英布利用精钢锻制的。不仅如此,这口刀的刀刃,加入少量天外陨石,刀刃坚不可摧,无比坚韧。

    “哒!哒!”

    马蹄急促,英布策马就冲出。

    他胯下的战马,无比神骏,而且极为通灵。在英布的驾驭下,犹如离弦之箭冲出。英布手的刀,倒拖在地上,发出嚓嚓的声音,声势骇人。

    英布本身,就是员虎将。

    他的武艺,非同凡响。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的功夫,英布冲到灌婴的面前,抡起手的战刀,便狠狠斩下。

    “杀!”

    英布双手发力,刀锋间,甚至隐隐有罡气乍现。刀刃还没到灌婴的身前,那锋锐气息,已然临身,能感受到那凌厉的气息。

    灌婴大枪抖,招霸王举鼎,硬抗英布斩下的刀。

    “铛!”

    刀刃和枪杆撞击,火星四溅。

    英布握住战刀的手,受到反震的力量,登时顺势后仰,再度蓄力准备进攻。

    而灌婴,屹然不动。

    纵然英布凌空斩下,灌婴也稳稳的挡住,不惧英布的强攻。

    两人的第个回合交手,未分胜负。

    灌婴眼闪烁着精光,计上心来,大声道:“英布啊英布,你重活世,还是这么没用。就你的这点能耐,还想击败我,简直做梦。你的这点力量,简直和三岁小孩儿样。不,就算是三岁小孩儿,也比你有能耐。”

    灌婴口说着话,不断刺激英布。

    他的意图,是激将英布。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让英布上当。只有英布被汹涌的怒气冲昏了脑袋,灌婴才有机会。

    英布听到灌婴的话,勃然大怒。

    手刀锋,凌空斩下。

    灌婴挺枪迎敌,他长枪刺出,只听叮的声,枪尖刺了刀身。在枪尖的撞击下,英布手的战刀偏转方向,斩向旁。

    灌婴长枪顺势往前探,直取英布胸口。

    “雕虫小技!”

    英布不屑笑,手发力,立刻回招格挡。当刀锋和长枪撞击,刀下去,磕飞了灌婴的长枪,使得长枪刺向旁。

    灌婴顺势策马跑开,当调转马头,再度面对英布时,继续嘲讽道:“英布啊英布,你真无能。我如今,不过用了七分力。如果你就这点能耐,这战,你必败无疑。我劝你,乖乖的躲回山上去,当个缩头乌龟。否则,你必定死在本将的枪下。”

    英布听着嘲讽的话,更加愤怒。

    他誓杀灌婴。

    不杀灌婴,誓不罢休。

    英布咬牙切齿道:“灌婴匹夫,今日,本王誓要将你挫骨扬灰。”

    “拿命来!”

    英布再度提刀,又杀向灌婴。

    两人相向而行,战刀和长枪交锋,竟是互不相让。

    时间,没有分出高低。

    “英布小儿,你是在女人身上花了太多力气,导致没力气了吗?他娘的,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没长进,让人失望啊!”

    “英布蠢货,这招,你如果往右三寸斩下,就必定取胜。可惜,你太蠢了。以你的天赋,是想不到可以这般操作的。”

    “英布,灌婴爷爷教你出招。”

    ……

    灌婴边和英布交锋,边言语刺激。

    此时,灌婴直是稳扎稳打。他虽然也进攻,但更多的是以防守为主,这是要拖住英布,不让英布离开战场。只要英布彻底被激怒,失去了理智,灌婴就可以反击了。

    两人交手,未分胜负。

    在灌婴的刺激下,英布脸上的怒气,越来越重了。

    他受不得灌婴的激将,大吼道:“灌婴狗贼,闭上你的臭嘴。你不是只用了七成力吗?拿出你全部的实力,让本王看看。”

    英布满脑子,都是杀了灌婴的想法。

    杀!杀!杀!

    他要杀了灌婴。

    只有杀了灌婴,他才能证明自己。

    灌婴听到英布的话,眼掠过抹喜色,英布开始入瓮了。从开始到现在,灌婴的确没有使出全力,所以他直在激将英布。

    灌婴依旧稳扎稳打,继续道:“对付你英布,不需要十成的力量,只需要七成足矣。来,来,让本将见识你淮南王英布的厉害。”

    两人继续交手,英布攻势愈发凶猛。

    这幕,落在山林。

    钟瑾看到这幕,脸上多了抹凝重神色。

    灌婴此人,太过狡诈了。如果长此下去,势必对英布不利。钟瑾思考番后,心有了定计,立刻就说道:“击鼓,让殿下撤回来。”

    “是!”

    士兵得令,立刻击鼓。

    “咚!咚!!”

    战鼓声,忽然响彻在山林。这战鼓声连续响彻了会儿,便停下了。英布正在厮杀,听到后方响起的战鼓声,顿时明白过来,这是钟瑾让他撤退。

    只是,英布根本没有搭理,继续和灌婴厮杀,他已经杀红了眼。

    灌婴却察觉到了战鼓的异常。

    这战鼓,不是擂鼓助威。

    如果是擂鼓助威,必然会直击鼓,以壮声势。战鼓响了几声,就停止,那必然是催英布退回去的。

    灌婴察觉到其情况,心思转动,便再度道:“英布,你麾下的人,都认为你必败无疑,所以擂鼓让你退回去。现在,你乖乖的退回去认怂,当个缩头乌龟,顶多说你英布是无胆鼠辈,是我灌婴的手下败将而已。至少,能保住性命。”

    “灌婴,你找死!”

    英布怒气愈发高涨,张面颊都布满了潮红色。

    刀锋不断斩下,声势凶猛。

    “杀!杀!”

    英布大吼着进攻。

    灌婴依旧是老神自在的抵挡,边抵挡,边开口刺激英布。只是他出手的时候,又收了部分力量,假意露出丝的疲乏,似乎是不敌英布了。

    钟瑾把这切看在眼,愈发焦急。

    情况不妙了!

    钟瑾下令道:“黄贺,立刻备战,待我令下,立刻杀出接应殿下。”

    “喏!”

    黄贺抱拳应下。

    他是灌婴的武将,武艺高强,率领队士兵在山下压阵。钟瑾望着战场上,暗暗祈祷,希望英布不会失去理智。

    此刻的英布,和灌婴交手时,已经察觉到灌婴力量不必之前。想到灌婴开始力疲,他脸上露出欢喜神情,不断的猛攻。

    他越是猛攻,灌婴便越是抵挡不住,已经露出了疲态。

    机会来了!

    英布眼亮,无比的兴奋。

    这是他的机会,他要鼓作气斩杀灌婴,然后裹挟着斩杀灌婴的大势,彻底击溃灌婴麾下的这支大军。

    灌婴连续抵挡,似乎是挡不住了,大吼道:“英布,算你狠!”

    他迫退了英布,便策马撤退。

    “哪里走,拿命来!”

    英布被灌婴狠狠的嘲讽,早就失去了理智,脑全是斩杀灌婴的念头。没有任何犹豫,英布策马就追了上去。

    他不断拍打马背,让胯下战马加速。

    两人追逃,转眼间,已经超出山林十多步,和山下拉开了定距离。

    双方距离,也在不断拉近。

    灌婴距离汉军的军阵,只剩下百五十余步的距离。英布瞅了眼这个距离,如果再追不上灌婴,他就无法斩杀灌婴了。所以他再度加速,想在灌婴逃回去之前,就拿下灌婴。

    双方距离,再度拉近。

    当双方的距离不足两丈的时候,英布大喝声,手战刀抡起,便狠狠的斩下。

    就在同时间,灌婴嘴角上扬,露出抹得逞笑容。刹那间,灌婴勒住马缰,双腿死死夹住马腹,扭腰发力,手的长枪往后狠狠刺了出去。

    枪刺出,势如破竹。

    这是回马枪!

    枪法,这是最为厉害的枪。

    英布看到灌婴的动作,登时就明白了过来。

    “不好,计了!”

    英布浮现出这般想法,他挥下的刀继续落下,但却在电光火石之间侧身躲避,想让自己的要害,避开灌婴的这枪。

    “扑哧!”

    锋锐枪尖,贯入了英布身体。

    枪,戳英布的肋下,直接就贯入了身体。如果不是英布反应迅速,在电光火石间挪动了丝的距离,这枪刺的,就是英布的心脏。

    灌婴枪戳,猛然抽枪。

    “噗!”

    殷红鲜血,登时喷溅出。

    英布的身体,无法在战马上维持平很,直接跌倒在地上。他整个人,无比的狼狈。只是在这个时候,英布知道必须撤退赶紧躲避,否则必死无疑。

    灌婴没能击杀死英布,没有任何的傲慢,他当即就做出了决断,下令道:“传我军令,杀!”

    这声音,传回了汉军。

    将士得令后,立刻就杀出。

    “杀!”

    “杀英布,诛叛贼!”

    “杀啊!”

    ……

    无数的汉军士兵,大喊着冲出。

    所有人都在竭力的嘶吼,张张面颊上,布满了兴奋神情。他们看到灌婴取胜,看到了英布落败,为灌婴庆贺,大受鼓舞,士气无比高昂。

    在汉军士兵冲出的瞬间,钟瑾也是下令道:“杀!”他先前就预料到灌婴可能会设圈套,所以立即下令,让黄贺去迎接英布。

    顷刻间,黄贺领兵杀出。

    两军,都往间冲。

    而此时,灌婴击取胜后,下了命令就再度提枪刺出,直取倒在地上的英布。

    枪出如龙,迅猛无比。

    英布肋下血流如注,但此刻已经顾不得伤势,他个鲤鱼打挺起身就要往前跑。只是这时候,长枪刺来,迫使英布再度往前滚,躲避灌婴的这击。

    英布快速躲避,但无法远离。

    灌婴虽然无法斩杀英布,但看到杀出的英布大军,脸上也有抹笑容。不能斩杀英布,那么引出英布屯在山的军队,是他下步的谋划。

    计不成,再施技。

    此为连环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