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3章 战事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身着袭青衣,走到央,看着全部集合的人,点了点头。

    来的人,只多不少。

    三天时间过去,又有些白马羌部落的人,愿意前往广汉郡。

    王灿深吸了口气,便道:“今日,我们便出发,离开象山,奔赴益州西北面的广汉郡。我们这遭去广汉郡,不采取大规模出兵的方式,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

    众人听闻,有些疑惑。

    化整为零?

    怎么个化整为零的办法。

    韩信站在旁,他倒是清楚化整为零去广汉,是最佳的办法。不过王灿训话,他并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站在旁。

    王灿说道:“乞伏罗!”

    “在!”

    乞伏罗站出来,抱拳行礼。

    王灿正色道:“你率领五十人,出象山后,尽量的昼伏夜行,径直往广汉郡去。抵达了广汉郡境内,就在三水县汇聚,我们在三水县汇合。”

    “喏!”

    乞伏罗应下。

    王灿又从白马羌部落,再度挑选了些人作为领头的。

    每个人,都率领五十人出发。

    最终的目的,都是三水县。

    等所有人安排妥当后,王灿看向了韩信,道:“韩将军,我们也出发吧。早些抵达三水县,才能早些查探三水县的情况,以便于我们在三水县立足。”

    “喏!”

    韩信抱拳应下。

    他也是调集了蒯彻,以及身边不多的士兵,随王灿起出发。

    行人出山后,王灿先安排了人,将前往广汉郡三水县的消息,送往蜀郡的郭嘉,以及在巴郡的曹操,避免两人不知道消息。

    然后,王灿和韩信、罗成、穆桂英等人起赶路。

    随行的人,并不是太多。

    行人扮作是商旅,快速往广汉郡进发。路无事,很顺利就抵达了广汉郡境内。

    广汉郡,地处益州西北面。这里幅员辽阔,地理面积极广,但是地广人稀,而且有许多的羌人,以及其余的彝族等各个民族。

    不过,依旧主要以汉人为主。

    王灿行人,进入了广汉郡境内的白水县,却见整个广汉郡,都呈现出紧张态势,甚至大街上,随处可见官府的士兵巡逻警戒。

    王灿行人,暂时找了处客栈躲避。

    然后,王灿安排了罗成外出打探消息,摸摸三水县的底。

    王灿则在客栈静静等候。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罗成回到了客栈。

    王灿问道:“罗成,三水县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成道:“回禀陛下,臣打听到的消息是,三水县东北面,有人落草为寇,拉起了杆大旗造反,公然反对刘邦。驻扎在三水县的汉军将领灌婴,正带兵前往围剿。因为担心三水县出现问题,所以灌婴留守的三水县城的士兵,都派警戒姿态。”

    灌婴?

    王灿眉头扬,眼有凝重神色。

    在刘邦麾下,灌婴向是以骁勇著称,敢拼敢杀,勇猛作战,是刘邦麾下的员骁将。在刘邦死后,汉帝登基继位,灌婴度担任大汉丞相。虽说灌婴是员武将,虽然勇猛无比,但却是武双全,是个懂得兵法谋略的人。

    这样的人,绝不简单。

    王灿问道:“举兵反叛刘邦的人,又是谁呢?”

    罗成回答道:“举兵造反的人,名叫英布。此人曾经在刘邦麾下,是受封淮南王的。如今在广汉郡落脚,便直接造反了。”

    王灿问道:“英布的兵力如何?”

    罗成回答道:“据说,英布占据了三水县东北面的处险要之地,兵力有三五千人。论及实力,英布的这股力量,倒也是不弱的。”

    王灿点了点头,看向韩信,问道:“韩将军,你怎么看这战?”

    韩信眯起了眼睛,沉声道:“陛下,如今的局势,我们不宜过早参与。”

    “第,我们兵力没有全部汇聚。”

    “乞伏罗等人率领的队伍,都还在赶来的路上,我们必须要等到他们抵达。等所有力量都抵达后,才有行动的力量。”

    “第二,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英布有三五千人,又借助了地利优势防守,必然是能最大限度削弱灌婴的。不过灌婴驻扎在广汉郡,兵力至少是万人以上。”

    “灌婴兵力人数,强于英布。”

    “但是,灌婴却缺少了地利优势,如果是强攻,即使兵力多,也顶多是占据丝的优势。恰是如此,他们厮杀到最后,我们才有机会行动。”

    韩信说道:“陛下,这是臣反对现在行动的两个理由。”

    王灿点了点头,说道:“韩将军的意见,自是无比正确的。如今的局势下,我们最好是采取观望的态度。但是下步,我们怎么办呢?”

    韩信眼眸冷,道:“第,藏兵于三水县城内,旦英布和灌婴厮杀到了决战时候,在灌婴无法抽身返回的时候,我们直接在城内起兵,直接拿下三水县的武库,装备我们的士兵。”

    “然而,再夺取三水县的粮仓。”

    “我们拿下了武库和粮仓,便杀出城去,在三水县附近落草为寇,暂时和英布样,采取和汉朝对峙的姿态。”

    “按照灌婴和英布的势力对比,灌婴略胜筹,但因为我们的出战,灌婴后方动乱,他必然无法攻打英布,无法彻底的剿灭英布。”

    “在这样的情况下,灌婴只能撤回。”

    韩信正色道:“原本我们拿下了武库和粮仓,是有能力占据三水县的。可旦拿下了三水县,声势太大,容易把刘邦招来,不利于我们发展。”

    “所以,才出城去落草为寇。”

    “只要我们发展起来,下步吞并了英布的军队,再发展起支兵力,就可以争取拿下灌婴,鼓作气夺取整个广汉郡。”

    “如此,才有机会稳住局面。”

    韩信说道:“不管如何,都不能把刘邦的大军吸引到广汉郡来,务必要在消息走漏,在刘邦挥军杀来的时候,彻底拿下灌婴。”

    王灿道:“的确,也只能如此了。”

    对于韩信的分析,王灿很是相信,因为如今的局势下,只能采取这样的计策。

    ……

    三水县,东北面。

    这里有座五指峰,因为山上有形似五指的山头,所以得名五指峰。五指峰下,道路崎岖,山路难走,很是不利于进攻。

    恰是如此,英布才能据守此地。

    山上,山寨大厅。

    英布脸上面容肃然,他看向了麾下的个个臣武将,朗声道:“诸位,灌婴率军自县城出发,到了山下来搦战,谁敢出战,替我取了灌婴的狗头?”

    对于灌婴,英布颇为不屑。

    灌婴,介武夫罢了。

    “将军,末将愿往!”

    说话间,只见个身材魁梧壮硕,豹头环眼的人走出来。此人名叫邓沣,乃是英布麾下的员虎将,善于使用两柄宣花斧,力大无穷,有万夫不当之勇。

    英布道:“好,本王等你的好消息。”

    邓沣昂着头,便走出了大厅。

    他取出两柄宣花斧,便径直下山。从半山腰往下走,且没有人阻拦,倒是路顺畅。邓沣下了山后,他策马就冲出,看向团团包围了五指峰的汉军,手宣花斧扬起,大吼道:“本将邓沣,灌婴匹夫,拿命来。”

    汉军阵前,灌婴顶盔掼甲,傲然而立。

    灌婴使用的武器,乃是口长刀。

    他策马而立,长刀的刀柄拄在地上,刀锋锐利,在阳光下,刀刃熠熠生辉。他看到邓沣杀出后,嘴角勾起抹冷笑,抖马缰,策马就冲了出去。

    “邓沣,拿命来!”

    灌婴手的长刀,已然抡起了。

    邓沣的心,也想要斩杀灌婴,彻底击溃汉军的军队。如果是两军交锋,不论是哪边取胜,那都是惨胜,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可如果斩杀了灌婴,情况就彻底不同了。

    杀了灌婴,汉军群龙无首,会失去战斗力,会失去士气。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大军再杀出,要拿下灌婴易如反掌。

    邓沣快速的冲出,也是抡起手的宣花斧。

    两人相向而行,转眼间,便碰到起,灌婴大枪抖,只见枪尖在空留下几多枪花,就瞬间杀到了邓沣的面前。

    “叮!叮!叮!!”

    枪尖撞击宣花斧,爆发出连串的声响。

    邓沣面对灌婴疾风骤雨的猛攻,手宣花斧死死防守,避免被灌婴攻破。

    他挥舞手的宣花斧横扫,想要反攻。可是他反攻,灌婴立刻避其锋芒。待邓沣招式用老的时候,灌婴手的长枪,再度犹如附骨之疽,快速的刺向邓沣。

    两人厮杀,很是激烈。

    忽然,灌婴眼亮,他察觉到了邓沣运转招式的个破绽。

    那是左肋下的破绽。

    在邓沣挥舞宣花斧时,左肋下空荡荡的没有防守。

    “杀!”

    灌婴立刻抓住机会,挺枪就刺出。

    这枪刺出,快如闪电,而且倾注了灌婴所有的力量。只见空道流光闪过,下刻,枪尖扑哧声,便刺入了邓沣的肋下。

    “噗!”

    殷红鲜血,自伤口喷溅出。

    灌婴长枪继续往前,直接就从左肋下往上,斜着刺入了邓沣的心脏位置。

    枪,刺穿了心脏。

    “死!”

    灌婴大吼声,拔出了长枪。

    随着长枪的抽出,刹那间,殷红鲜血自邓沣肋下喷溅出,仿佛是血梅绽放。下刻,邓沣身体往后仰,就彻底从战马上摔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