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2章 煽动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周围聚集的白马羌人,听到王灿的话,并没有多少激动。因为王灿的话太过遥远,说什么来帮他们,不管是谁,随口就能说。

    这种话,他们不愿意相信。

    太笼统了。

    也太模糊了。

    王灿目光扫过周围白马羌的百姓,见众人都是无动于衷,并没有任何慌乱。他提起口气,继续道:“在这象山之,你们世代捕猎,世代茹毛饮血。你们的祖先,你们的祖祖辈辈,都是如此过来的。但是,你们真愿意直如此吗?”

    “你们的子嗣,你们的子子孙孙,你们也愿意看到他们如此吗?”

    “蜀国的百姓,他们能够读书,通过读书改变命运,能读书习字,最终入仕做官。”

    “蜀国的百姓,他们能耕种土地,通过耕种果腹,不会受到饥寒交迫的威胁。”

    “蜀国的百姓,他们能经商,通过经商发家致富,能腰缠万贯,能锦衣玉食。”

    “蜀国的百姓,他们受官府保护。”

    “谁若是敢欺负蜀国的百姓,朕头个不会饶过对方。”

    王灿朗声道:“你们在象山之,世世代代,都只能捕猎,不会识字,不会经商,不会耕种,只知道四处打猎为生。”

    “这样的日子,不是长久之道。”

    “朕可以允诺,只要你们敢打敢拼,敢于为你们的子嗣博个未来,那么,将来的白马羌部落,便是蜀国的份子,能成为蜀国的子民。”

    “朕接下来,将会带着韩信起前往广汉郡。愿意前往的白马羌子民,可以随我们道前往,不愿意的,就继续留下。”

    “只要拿下广汉,朕允诺,在汉境内,划出片区域,供白马羌的百姓居住,让你们享受和汉人样待遇。”

    “只要你们肯努力,切都不是问题。”

    王灿说道:“响鼓不用重锤,你们是否愿意改变,是否想让子嗣能过上好日子,就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

    话音落下,王灿不再说话。

    他相信,白马羌部落的百姓,必定会有有抱负的人。

    只要有人带头,必定能成功。

    尤其韩信在象山的这段时间,教导白马羌部落的人耕种,让他们学会了很多。见识到了更先进的生活方式,白马羌部落的儿郎,早已经在潜移默化的改变。

    “陛下,我们白马羌的人,也能做官吗?”

    人群,有人开口询问。

    王灿笑了笑,说道:“只要有能力,自然能做官。蜀国用人,不以出身论,而是看才华。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就能得到重用。”

    说话的人又道:“可是,我们也不认识字,怎么才能做官?”

    王灿道:“不认识字,可以学习,可以读书。只要肯努力,这都不是问题。当然,不认识字的情况下,不懂得兵法谋略的情况下,最简单的道路,便是入伍从军,在战场上取得功勋。只要你有足够的胆魄,能上阵杀敌,能斩敌立功,就可以加官进爵。”

    “陛下,我愿意去!”

    说话的羌人,大声开口。

    乞伏罗站在旁,他看了眼说话的人,并没有阻拦。

    事实上,他也心动了。

    虽说乞伏罗是山白马羌的首领,可白马羌也就这两三千人,这山里面也没有什么。即使他是部落的首领,也得风餐露宿,也得忍受缺少粮食的饥饿。

    如果能追随王灿,那便不同了。

    蜀国强横,追随王灿,他有机会立功。

    如果在蜀国站稳了脚跟,他就彻底能摆脱躲藏在象山的日子,能光明正大的走在路上,能得到无数人的敬重。

    乞伏罗深吸口气,道:“陛下,乞伏罗愿意归顺。”

    随着乞伏罗的开口,许多人纷纷开口。

    个个不断说话,都愿意归顺。

    王灿见到这幕,便彻底放下心来。

    韩信站在旁,心感慨,王灿还真是抓准了白马羌人的心思。事实上,在他的影响下,许多白马羌人日趋羡慕象山外的生活,想要到外面过日子。

    王灿番话,打动了所有人。

    尤其王灿允诺了,白马羌的人可以读书,可以习字,可以做官,更是打动了所有人。

    韩信站在旁,继续看着。

    他要看,王灿后续又要怎么处理。

    王灿抬手下压,让所有人安静下来,然后继续道:“刚才朕已经说了,这次要去广汉郡。我和韩将军,将在广汉开辟据点。”

    “部落,愿意去的男儿,随朕起去。”

    “不愿意去的,全部留下。”

    “我们前往广汉,只要立足后,就会安排人回来,将所有的老弱妇孺,全部接过去。到时候,你们将不会再躲藏在山林,将光明正大的住在外面。”

    王灿说道:“愿意去的,站到朕和韩将军边来。”

    “我去!”

    乞伏罗毫不犹豫的回答。

    他相信王灿,也更加的相信韩信。连韩信都愿意追随王灿,他自然是要跟着起的。乞伏罗虽然是山的白马羌,虽然没有多少见识,但心思却不笨。

    王灿如今到汉来,身边没多少人。

    这时候追随王灿,能有更多立功的机会,这是他愿意追随王灿的缘由。

    “我也愿意去!”

    “我要去!”

    ……

    个个白马羌的儿郎,纷纷站出来。

    这些人站出来的人,大多都是年轻的青壮,他们有些想法,都想要过上好日子,也都不愿意再整日呆在象山。

    他们在象山,除了四处找寻野菜,四处捕猎,便没了什么事。

    这不是他们愿意做的。

    不多时,王灿和韩信的身边,足足有近百人。

    近乎所有的白马羌壮年,都到了王灿身边,甚至还有部分年长和年幼的男子,也都到了王灿的身边,他们都愿意出去闯荡番。

    王灿看了眼其余的白马羌人。

    剩下的,多是老弱妇孺。

    其,有极少数的壮年男子留下,他们不愿意背井离乡。

    王灿没有再强求,他沉声道:“这遭我们离开象山,前往广汉郡。不会带多少的粮食,每个人都只带半个月的干粮。部落的粮食,全部都留下来,让老弱妇孺使用。”

    “朕允诺,三个月之内,定会派人送来消息。”

    “到时候,会派人送来粮食,保证你们在部落能继续生活下来。半年之内,朕定会打开局面,建立据点。到时候,会派人将你们接到广汉郡去。”

    王灿继续道:“现在,朕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时间,把切安排妥当。等切都处理好后,我们起出山,然后往广汉郡去。”

    乞伏罗得令,便带着人离开了。

    房屋外,很快又空荡荡的。

    韩信脸上尽是钦佩神色,道:“陛下果然厉害,番话后,所有人都愿意追随陛下。如今,陛下不费吹灰之力,征得了近百的白马羌儿郎。有了着股力量,陛下到了广汉郡,便有了立足之地。只是到了广汉郡,陛下打算以何种方式立足呢?是直接攻打县城,亦或是选择其他方式。”

    王灿道:“广汉郡虽然是诸多种族杂居的,但始终以汉人为主。而且,广汉郡内,也有刘邦安排的将领驻扎。”

    “以百兵力强攻,难!”

    “第,我们缺少粮食,没有足够的粮食支撑。旦刘邦的人死守,我们要攻破城池,那就难如登天了。”

    “第二,我们缺少武器。在没有精良武器支撑的情况下,强攻城池,那是自取灭亡,这是最不明智的决定。”

    “第三,不熟悉情况。对于个陌生的地方,抵达就强攻,那是莽夫的作为。”

    王灿眼神笃定,自信道:“所以朕抵达广汉郡后,会先潜伏下来,在广汉郡附近的山落草为寇,争取收服些盗贼,或者是夺取些小城镇。如此,才有机会扩大实力。朕要做的,不是步登天,而是稳扎稳打,如此才能真正在广汉郡立足。”

    韩信抱拳道:“陛下英明!”

    顿了顿,韩信说道:“这三天,陛下暂且住在山,只是山没有什么好酒好菜,就只有些腌制的腊肉,以及些野菜了。”

    “无妨!”

    王灿笑着摇头。

    对于王灿来说,他虽然在蜀国能锦衣玉食,但他同样能吃苦。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短短的三天时间,王灿和韩信之间关系,倒是更亲近了许多。通过相互的了解,韩信对于追随王灿的决定,没有任何后悔,反而愈发坚定了。

    对罗成而言,他更是欢喜。

    因为韩信不仅是兵法宗师,也是武道大家,在武艺上也是登峰造极。

    罗成和韩信之间,两人时常较量番。

    在武艺上,韩信略胜筹。

    罗成对于这丝的差距,很是不愿意,他三天来,数次向韩信挑战。只是每次挑战,最后都败在了韩信的手。虽说两人较量,却是不打不相识,关系倒也熟悉。

    王灿和穆桂英,关系也亲近了些。

    在山无聊,王灿带着穆桂英四处瞎转悠,也是颇为惬意。

    这日,上午。

    日上三竿,朝阳出声。

    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在地面,使得山仿佛浸染了层金光般。

    白马羌部落的许多儿郎,都已经到了韩信住处外,

    乞伏罗站在最前方,眼尽是期待。他期待着走出象山,他期待着和王灿起建功立业,能为白马羌部落博个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