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1章 考验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正色道:“在这绵延十数里的象山,只要你不露面,足以把进入象山的官兵绕得团团转。尤其,刘邦也不清楚你在山,这点你便占了极大的先手。”

    韩信道:“的确如此!”

    他当着王灿的面,先介绍了驻地的情况,然后才领着王灿和乞伏罗去了部落所在地。

    象山的白马羌部落,人数并不多。

    老弱妇孺,再加上壮年,合计也不超过三千人。

    真正能派上用场的壮年,不超过百人。

    这样的部落,实力不怎么强。不过白马羌部落的士兵,对于韩信很是敬畏,而且听从韩信的话,这是最好的。

    韩信引荐了番后,便带着王灿又回到住处。

    房间,宾主落座。

    王灿坐在主位上,韩信坐在下方。

    罗成、穆桂英也坐在下方。

    韩信主动问道:“陛下悄然潜入益州,必定是考虑到益州易守难攻,不易于攻打,所以专程潜入,然后准备益州内部掀起战事吗?”

    王灿笑道:“韩将军知我!这遭潜入益州,就是要在益州开辟根据地,准备和刘邦抗衡。唯有里应外合,才有机会拿下刘邦。”

    韩信道:“陛下准备在南郑县起事吗?”

    “不!”

    王灿摇头回答,解释道:“南郑县是汉的郡守府所在地,也是防守最强的地方。尤其,南郑县距离司隶地区,也不是太远,这附近有刘邦的大规模兵力驻扎。”

    “在这里起事,难度太大。”

    “旦稍微露出苗头,恐怕就被扑灭了。”

    “所以,这里不合适。”

    王灿并没有提及哪里最合适,他看向韩信,道:“韩将军在益州多年,你认为,哪里是最适合我们扎根的地方?”

    韩信闻言,便吩咐道:“来人,拿益州地图来!”

    当即,蒯彻递上了地图。

    韩信走到王灿的面前,把地图摊开,手落在了益州广汉郡的位置,道:“陛下,臣认为要起事,最好是在广汉郡,可以在广汉郡北面的三水县附近。”

    广汉郡,位于蜀郡北面,和凉州威武接壤。

    王灿看着广汉,眼眸转动,问道:“理由呢?”

    韩信回答道:“理由有三。”

    “第,广汉郡和凉州接壤,本就有诸多的少数族群,有青衣羌、烧当羌,以及些杂居的鲜卑人、汉人等其余族群,可谓是鱼龙混杂。”

    “这些地方,本就混乱。”

    “刘邦的力量,在这些地方渗透弱。”

    “只要陛下到了广汉郡,便有机会开辟根据地,然后扶持傀儡起来。只要发展起了支力量,就足以在广汉郡立足。”

    韩信说道:“臣早就考虑了,要到广汉郡去,只是时日尚短,没有时间去。再者,白马羌部落要迁移也不容易,所以直呆在象山。”

    王灿闻言,接连点头。

    韩信的分析,是有道理的,越是鱼龙混杂,越容易成事。

    王灿问道:“第二呢?”

    韩信眼,闪过智慧光芒,道:“广汉郡的地理位置,虽然毗邻凉州,但四面环山,所以对刘邦来说,是比较安全的。”

    “同等条件下,如果南郑县爆发战事和广汉郡爆发战事,刘邦对两者的对待会不同。南郑县发生战事,刘邦必须立即镇压,因为他会认为,这可能是陛下在运作。”

    “然而,广汉郡则不同。”

    “因为地理位置偏僻,即使爆发战事,刘邦也可能认为是异族作乱。”

    “其重视程度,是不同的。”

    “刘邦越是不重视,陛下可运作的空间就越多。毕竟,陛下进入益州,身边的力量不多。能少承担点压力,就少承担点压力。”

    韩信侃侃而谈,分析得极为到位。

    王灿心也是忍不住感慨,韩信不愧是兵法大家,这战略上的分析,看得极为精准。

    韩信有大局观。

    而王灿如今,的确也需要这样的人出谋划策。

    因为王灿的臣武将,部分在蜀国维持内政,而郭嘉、曹操都各有任务,所以王灿如今,切都还得靠自己,有韩信出谋划策,事情就轻松了许多。

    王灿继续道:“第三呢?”

    韩信笑了笑,道:“第三,广汉郡距离蜀郡,距离不远。”

    “从汉到成都,还有重重阻隔。可是在广汉郡成功了,陛下要挥军南下,就可以路南下,直逼成都,威胁到刘邦的老巢。”

    “可是,其他地方则不同。”

    “这是地利优势,也是就近原则。”

    韩信说道:“陛下,这是臣的考虑,请陛下斧正。”

    王灿脸赞许的神情,道:“韩将军的番话,可谓是精辟无比。事实上,朕开始的打算,还真是在南郑县附近起事,先拿下白马羌部落,借助白马羌的力量,然后夺取南郑县。”

    “毕竟,朕熟悉南郑县。”

    “昔年,朕崛起之时,就是担任汉太守,然后崛起于南郑。”

    “不过韩将军的建议,的确是经典。”

    王灿说道:“我们要前往广汉郡,单单是我们这点人肯定不行。除非,能让白马羌部落追随。问题是,白马羌部落的人大规模搬迁,恐怕会引起轰动。再者,白马羌人,是否都愿意随我们起去广汉郡呢?”

    韩信耸了耸肩,笑道:“陛下,这就得看您了。白马羌虽说听臣的话,可涉及到搬迁,恐怕他们不会同意。再者,陛下要调动他们的力量,就必须亲自说服他们。”

    韩信归顺了王灿,也想看看王灿的能耐。

    说服白马羌人,算是个考验。

    王灿心如明镜,登时就反映了过来,他清楚这是韩信的考验,微微笑,就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朕自当勉力试。”

    话音落下,王灿目光落在乞伏罗身上,道:“乞伏罗,去召集所有的白马羌部落人集合。”

    “是!”

    乞伏罗应下,起身离开了。

    乞伏罗对于王灿,心也是无比敬畏。

    先前的交手,那真是见识到了王灿的厉害,他完全不是王灿的对手。尤其,韩信都已经归顺了王灿,他自然要就跟着归顺了。

    再者,王灿是蜀国皇帝。

    白马羌部落的人,能追随蜀国皇帝,这并不是个太差的选择。

    至于王灿要怎么说服部落的人,乞伏罗也尽是期待。

    时间不长,约莫两刻钟后,乞伏罗已经把所有白马羌部落的族人喊来了。不论是老弱,亦或是妇孺儿童,还有其余的壮年,全都到了韩信居住的房屋外。

    乞伏罗进入房,禀报道:“陛下,人到齐了。”

    王灿起身道:“走吧!”

    他率先走在了最前面,而韩信、罗成、穆桂英等人,则都是跟在王灿的后面,往外面走去。行人走出屋子,来到了这片空旷的区域。

    此刻,所有白马羌人聚集在起。

    个个议论纷纷,讨论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讨论着王灿要做什么?先前韩信领着王灿去部落,就已经介绍了王灿的身份,个个对于王灿,并不怎么陌生。

    王灿走到央,让人拿了个木墩垫高,然后站上去。他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的白马羌人,朗声道:“肃静!”

    这声音,犹如炸雷响起。

    这是王灿运用了内息,吼出的声音。

    犹如狮子吼般,声震耳膜。

    白马羌人被王灿的声音吓了挑,个个的目光,都落在王灿身上,也都闭口不言。他们没有想到,王灿开口,就是这般的‘鸣惊人’。

    王灿沉声道:“今日,朕进入象山之,来的目的有二。”

    “第,招揽韩信。”

    “韩信乃是有大才华的人,用兵如神,是真正的兵家宗师。朕已经和韩信谈妥,他归顺了朕,接下来,要替朕效力。”

    王灿抛出了第个目的。

    韩信听到后,脸上露出抹苦笑。

    王灿还真会造势。

    王灿初来乍到,在白马羌部落,没有任何的威望,说话也没有权威。这时候,如果王灿直接就抛出条件,说要带走白马羌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白马羌部落的人,即使知道王灿是皇帝,可未必愿意离开。

    毕竟,象山是他们的家。

    可是,王灿开头就说招揽了韩信,这又不同了。韩信在白马羌部落,有着极高的威信。如今,连韩信都归顺了王灿,那么白马羌对于王灿的感官,就会发生改变。

    这是爱屋及乌的道理。

    王灿借助第点,拉近和白马羌部落的关系,便再度道:“第二,朕所在的蜀国百姓,有衣穿有饭吃,不愁吃喝。”

    “他们,都过上好日子。”

    “虽说如今的蜀国边境,时常有战事发生,但蜀国境内,依旧太平无事。蜀国境内的百姓,不曾受到威胁。”

    “然而,家之幸福,不如百家千家幸福。百家千家幸福,不如万家同乐。朕进入益州,进入象山,便是要给予所有白马羌部落的族人个希望,让你们能不再风餐露宿,不再受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苦。”

    王灿朗声道:“朕到象山来,就是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让你们能不愁吃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