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0章 韩信的质疑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象山深处,韩信军队聚集处。

    房屋,韩信正在读书。

    韩信本身是兵法大家,但他好读书,不论是诗书,亦或是兵法,他都喜欢。诸子百家的典籍,韩信都有涉猎。

    韩信对于兵法谋略,向认为通百通,所以他认为从诸子百家的书籍,也能汲取到用兵的道理,所以他饱读诗书。

    脚步声,忽然自书房外传来。

    却是蒯彻走了进来。

    蒯彻脸上,多了抹凝重神情,禀报道:“主公,我们派去阻截混入象山的人,全部被拿下了。目下只有个人逃了回来,对方指定要见您。来的人,是蜀国的皇帝王灿。”

    “王灿,他竟然到了汉?”

    韩信脸上,也不由得露出震惊的神情。

    在韩信看来,王灿是国之君。正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王灿身系蜀国的安危,竟然以身犯险竟如汉,这本就是违背常理的。

    韩信眼眸眯起,眼有审视神色,道:“先生,你说王灿来象山,是什么意思?”

    蒯彻道:“极有可能是招揽主公。”

    “那就见见吧。”

    韩信站起身,他船上袭黑色长袍,腰悬佩剑,便迈步走出了房屋。韩信并没有调集士兵,只是带着蒯通就往王灿的地方去。

    在韩信看来,他也找不到和王灿为敌的可能。

    不多时,韩信抵达了。

    韩信的目光,落在了王灿身上,眼见王灿目光内蕴,眼睛炯炯有神,尤其太阳穴鼓起,便知道王灿武艺极为高强。

    韩信在打量王灿,同样的,王灿也在打量韩信。

    王灿看到韩信的相貌,也是不由得赞叹声,好个奇男子。

    王灿拱手道:“蜀国王灿,见过淮阴侯!”

    韩信道:“鄙人韩信,不是汉朝的淮阴侯,请陛下谨记。”

    王灿嘴角勾起,露出抹笑容。

    他专门以淮阴侯称呼,便是试探韩信对刘邦的态度。淮阴侯,是韩信曾经效忠刘邦时,被刘邦降再降,最终沦为个侯爷的爵位。

    韩信不认可刘邦敕封的爵位,那就意味着,王灿有机会招揽韩信。

    王灿道:“既如此,我姑且称呼韩将军吧,对于韩将军,朕早有有所耳闻目。这遭。能在象山遇到阁下,真是机缘。”

    顿了顿,王灿挥手,道:“来人,放了所有白马羌部落的人。”

    “是!”

    罗成得令,立刻安排下去。

    众人释放了所有的白马羌,个个飞速跑到韩信身后站立。他们看向王灿、罗成和穆桂英时,眼都有着畏惧的神色。

    刚才和王灿的人厮杀,他们完全不是对手。

    韩信见王灿放心,心对王灿倒是多了抹好感,语气也柔和下来,询问道:“不知道陛下到象山来,有何要事?”

    王灿道:“第,招揽韩将军;第二,招揽白马羌部落。”

    “韩将军满腹韬略,有大才华。以你的能耐,不应该屈居于象山之。”

    “你天生的将才,应该在战场上驰骋。”

    “韩将军,可愿意为朕效力?”

    王灿没有绕圈子,直接抛出了橄榄枝。在韩信这样的人面前,绕圈子是没用的。

    所以,王灿直接道出来意。

    韩信笑了笑,淡淡道:“曾经,我效忠刘邦,即便有机会称王做祖,也放弃了。可我效忠换来的,是狡兔死走狗烹。我追随你,恐怕到最后,也是样的结局。”

    王灿道:“韩将军多虑了。”

    韩信道:“为何?”

    王灿神情自信,笃定回答道:“刘邦为人阴险狡诈,为了活命,他可以做出抛妻弃子的举动。为了活命,他可以任由妻儿受辱。这样的人,本就是不仁不义之悲。刘邦脸厚心黑,他做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是在情理之。”

    “刘邦会,朕不会。”

    王灿无比的笃定。

    韩信冷笑道:“昔年,刘邦也说不会。嘴巴上说说的事情,何其简单。”

    王灿道:“口说无凭,事实胜于雄辩。最简单的讲道理,便是摆事实。韩将军重生后,虽然屈居于象山,但对于天下大势,应当有所了解,对蜀国的情况,也应当有所了解吧。”

    韩信道:“略有耳闻!”

    王灿面带笑容,便道:“蜀国内的官员,有曾经忠于东吴孙权的;也有曾经追随曹操的,以及早就追随朕的人。”

    “从开始到现在,还从未有人死于朕之手。”

    “举个简单的例子,曾经立国称帝的曹操。他建立魏国,统帅北方,曾是国的皇帝,是朕最强的对手,可谓是劲敌。”

    “朕和曹操交锋,战场上,无数蜀国的儿郎,死在魏国军队手。”

    “然而,朕欣赏曹操。”

    “双方厮杀征战,这是立场所致。”

    王灿继续道:“这样的人,换做是其他皇帝,旦击败了曹操,为了解决曹操的影响,为了让魏国官员彻底忠于蜀国,必定刀砍了曹操。”

    “就算不杀曹操,也得囚禁。”

    “这是要削弱曹操影响力。”

    “朕没有!”

    “朕不仅没有杀曹操,还重用曹操,他依旧是朕最倚重的人。曾经,曹操麾下的众臣子,也尽皆归顺了朕,成为蜀国的股肱之臣。”

    王灿道:“降臣降将,朕能容忍。”

    “何况,是韩将军呢?”

    “韩将军担心的问题,其实根本就不是问题。”

    “在刘邦的麾下,韩将军会面临狡兔死走狗烹的局面,但是在蜀国,这是不可能的。我蜀国的官员,绝不会死于莫须有的罪名之下。”

    王灿的话语,透着笃定。

    这也是王灿的自信。

    时至今日,王灿还没有处理过个有权有势的臣武将。他不屑于做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他也自信能镇住麾下的人,令所有人死心塌地追随。

    韩信听完,神情有些松动。

    这时候,蒯彻开口道:“陛下,我家主公所求,不为扬名于天下。昔年,主公率军所过之处,望风披靡。大军到,便令敌人闻风丧胆。”

    “主公,早已见惯浮华沧桑。”

    “主公,已经不为名利所动。”

    “主公如今所求,不过是向刘邦讨个公道,不过是要当着刘邦的面,为什么要纵容萧何和吕雉害死主公。”

    蒯通说道:“主公如今,就这个请求。”

    王灿笑了起来,问道:“阁下是?”

    蒯彻正色道:“在下蒯彻!”

    王灿颔首道:“你便是韩将军的谋士,倒是个忠义之人。”

    蒯彻道:“陛下谬赞了。”

    王灿话锋转,便道:“韩将军,你的所求,朕能够满足。你要当着刘邦的面,讨个公道,讨个说法,前提是击败刘邦。”

    “否则,你的想法不可能实现。”

    “甚至,要击败刘邦,才能达到你的目的。”

    “朕,可以帮助你。”

    王灿说道:“朕要统天下,结束乱世,而刘邦是朕的绊脚石。你需要剿灭刘邦的势力,朕也需要剿灭刘邦的势力,在有着相同目标的情况下,韩将军何不归顺朕呢?”

    “在灭掉刘邦之前,韩将军替朕效力。”

    “灭掉刘邦后,韩将军是去是留,朕都遵从你的意见。你如果愿意再留在蜀国,朕倒履相迎。你如果要归隐山林,朕也同意。”

    王灿说道:“韩将军,你意下如何?”

    韩信听完王灿的话,能感受到王灿的诚意,也不再犹豫,道:“好,我答应你。”

    “好!”

    王灿闻言,忍不住出声叫好。

    有了韩信的相助,王灿麾下将才的力量,又再度增强。

    事实上,王灿留下韩信的说辞,是为了彻底留下韩信。虽说王灿口说,等灭掉刘邦后,韩信是去是留,都听从韩信的意见。可是,这里面却是有着深意的。

    第,灭掉刘邦,到底要多长时间呢?

    只要不灭掉刘邦,韩信就得直在王灿的麾下,替王灿效力。

    第二,王灿有了更多和韩信接触的机会。

    只要韩信在王灿麾下,那么,王灿就能潜移默化的,让韩信认可蜀国,能对蜀国产生感情,最终不用王灿挽留,韩信也愿意留在蜀国。

    这就是王灿谋划的。

    所以在王灿看来,只要韩信同意了他的条件,接下来,韩信再想要离开蜀国,几乎就不可能了。韩信这个人,已然是蜀国的了。

    王灿说道:“韩将军,朕初入象山,由你带路,去部落吧。”

    “陛下随我来!”

    韩信表情依旧不变,并没有因为归顺了王灿,就显得束手束脚。他在王灿的面前,没有半点的拘束和害怕。

    因为,韩信本身就见过大世面。

    行人往山林走。

    不久后,韩信领着王灿行人,到了他居住的地方。这不是乞伏罗所在白马羌的驻地,但韩信带着王灿先来了这里,介绍道:“陛下,这是我军士兵驻扎的地点。如今,我麾下的士兵,还有数百精锐。正因为有这样的支兵力,才能剿灭数次进入象山的官兵。”

    王灿扫过这片居住的地点。

    这些房屋,布置是有定讲究的,就像是依照军队营帐布局般。

    所有房屋,拱卫韩信安全。

    同时,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把所有人召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