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9章 机遇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蒯通点了点头,道:“主公定会有这日的。”

    韩信道:“外面的搜索,你小心应对,切不可走漏了风声。”

    “是!”

    蒯通再度点头。

    韩信沉声道:“蒯先生,你对外界知道甚多,你说说外界占据各地的皇帝,你认为,谁最可能统天下。”

    蒯通道:“主公,臣也推测不出。”

    “为什么?”韩信问道。

    蒯通回答道:“要说刘邦,此人脸厚心黑,能舍得下身段,能任贤用能,是有机会逐鹿天下的。可同样的,李唐的李世民,蜀国的王灿,并州的始皇帝嬴政……以及其余地方的天子,任何个人,都是人之龙。这天下大势,臣也看不明白。”

    韩信问道:“那么,你认为,我们如果要找人依附,找谁最合适呢?”

    蒯通想了想,道:“刘邦和主公有仇恨,自是不可能的。其余人,倒也是都可行的。不过依在下的看法,谁能够帮助主公报仇雪恨,就可以归顺谁。当然,也得看对方是否倚重主公。”

    韩信道:“先生言之有理!”

    “报!”

    忽然,名士兵自门口喊话。

    韩信吩咐道:“进来!”

    士兵进入房间,抱拳向韩信行礼后,禀报道:“侯爷,在山林的入口处,有人闯入。”

    韩信问道:“有多少人?”

    士兵回答道:“约莫有二十人左右!”

    “二十人!”

    韩信眯起了眼睛,道:“立刻通知象山的乞伏罗,让他带着队人马前往,将这些人全部拿下。这些人,极可能是刘邦派出的探子。务必要留下豁口,以便于提审。”

    “喏!”

    士兵得令,转身就离开了。

    乞伏罗,是象山白马羌部落的首领。

    乞姓,是白马羌贵族的姓氏。

    韩信重生后,带着身边的少许士兵,便进入了象山。他进入象山,就遇到了乞伏罗的军队,乞伏罗不过是个山羌人部落首领,论武器精锐程度,是比不了的。论士兵的素质,也比不了韩信的士兵。

    尤其,韩信指挥士兵出神入化,乞伏罗根本不敌。

    最终,乞伏罗归顺了韩信,听从韩信的调遣。

    韩信倒也没有苛刻乞伏罗,他在象山之,也是开垦山林,砍伐树木,教导乞伏罗部落的人耕种,以便于存活。

    在韩信的教导下,部落的人生活愈发好了。

    所以,以乞伏罗为首,整个象山的白马羌人,对韩信敬畏犹如天神般。

    乞伏罗居住的地点,距离韩信只有不到三里左右。不久后,他就得到了士兵传达的命令,当即就率领百士兵出发。

    乞伏罗身材魁梧壮硕,他赤着上半身,露出鼓胀的肌肉。

    他燕颔虎须,豹头环眼,极为魁梧。

    乞伏罗的武艺,在部落是最厉害的,但是他在韩信的面前,却走不过三十招。在武艺上,乞伏罗被韩信压得死死的,所以乞伏罗对韩信更是敬畏。

    乞伏罗身边的士兵,个个都赤着上半身。

    所有人,都无比精悍。

    他们往象山的入口奔去,速度极快。

    这些人常年住在山林里面,熟悉象山的地形,所以来去如风。

    而此时,象山的入口处。

    二十余人的队伍,正缓缓前进。

    领头的人,赫然是王灿。

    在王灿的身边,还跟着穆桂英和罗成,以三人为首,领着十多名士兵,正开始往象山推进。在王灿的计划,他就是要进入象山,收服象山的白马羌。

    只要有了羌人的这支兵力,他就有了立足的根基。

    “踏!踏!!”

    行人踩踏着地面,不断的前进。

    罗成跟在王灿的身边,说道:“陛下,我们进入象山,已经有四五里路了。如果再深入,恐怕会迷失方向啊!”

    王灿笑了笑,道:“放心,我有准备。”

    说着话,王灿取出了指南针。

    但凡是进入山林,必须准备指南针,如此才能不走错方向,不至于陷入深山老林。

    罗成见状,这才安心下来。

    穆桂英面色冷峻,道:“进入了象山里面,这是深山老林,我们不知道山,会有什么情况。依我看,还是小心点。”

    对于混入山,穆桂英较为谨慎。

    王灿笑了笑,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先进入山再说。”

    王灿继续往山走。

    忽然,王灿耳朵动,他顿时停了下来。就在王灿停下的瞬间,罗成也随即停下,沉声道:“陛下,在我们前方,有支队伍来了。粗略估测,至少有七十人,甚至是更多。”

    穆桂英取出兜囊的长枪,将长枪接上,道:“准备战斗!”

    其余士兵,全都戒备起来。

    王灿也看向前方,目光带着期待神色。

    因为,他也听到了前方传来的脚步声。

    王灿取下腰间的龙渊剑,目光落在了前方,不多时,就见前方出现了百余人的队伍。这支队伍,全都是赤着上半身,个个上半身鼓起的肌肉上,有着各种纹身,而他们的面颊上,也涂抹了颜料,透着怪异的模样。

    王灿见状,心头喜。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要找山的白马羌部落族人,没想到刚进入山,就碰到了人。虽说对方气势汹汹而来,但是,王灿没有半点惧怕。

    这点人,他个人都能解决。

    王灿下令道:“罗成、穆桂英,动手的时候,尽量留活口,不可杀人。”

    “明白!”

    罗成和穆桂英应下。

    王灿看向周围的普通士兵,道:“你们全力厮杀即可,让你们留手,恐怕会束手束脚,反而被羌人屠戮。”

    “是!”

    所有士兵齐齐应下。

    眼见白马羌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王灿眼的斗志,也愈发昂扬起来。当双方的距离,不足四十步时,王灿下了冲刺的命令。

    王灿身先士卒,提着龙渊剑杀出。

    罗成和穆桂英紧随其后,各自提枪杀出。

    乞伏罗手提着杆铁锤,他抡着铁锤往前冲,看到对方杀来,咧开嘴笑,大声喊道:“儿郎们,随我杀。”

    他冲刺的方向,恰是王灿所在的地方。

    两人相向而行,不多时便相遇。

    “死来!”

    乞伏罗抡起了铁锤,便狠狠砸下。

    王灿手的龙渊剑,乃是削铁如泥的宝剑,他双手握剑,内息流转,劲气勃发,只见锋锐的龙渊剑的剑尖,已有罡气溢出。

    随着王灿挥剑,龙渊剑斩破了空气,便狠狠斩在了铁锤上。锋锐的剑刃落在铁锤上,仿佛切豆腐般,直接就切下去。

    刹那间,铁锤被斩断为两半。

    “哐当!”

    铁锤落地后,乞伏罗脸上神情已然露出震惊神情。

    怎么可能?

    他手的铁锤,是以精钢锻造的,重逾百斤,怎么可能被件斩断。

    只是,乞伏罗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应对,王灿脚就抬起,猛然踹在乞伏罗的胸膛上。只听砰的声,乞伏罗身体倒飞了出去,便应声到底。

    那磅礴的力量撞击下,乞伏罗再也无法站起身。

    他的身体,像是散了架样。

    王灿招制住了乞伏罗后,便快速杀向其余的白马羌部落士兵,所过之处,无人能挡。另边,罗成和穆桂英也是样,两人都是用枪的大高手,杀入白马羌士兵,无人能挡。只听阵砰砰撞击声响起,个个白马羌部落的士兵,都躺在地上*着。

    片刻功夫,以乞伏罗为首的人,全部被拿下。

    百余人,近乎是全军覆没。

    只有少数人逃了出去。

    王灿安排士兵拿来了绳索,把乞伏罗等人,都捆绑起来。

    他抓来个士兵,提审番后,得知了乞伏罗是首领,便来到乞伏罗的身边,沉声道:“你是乞伏罗,是白马羌部落的首领?”

    “是!”

    乞伏罗点头回答。

    王灿道:“你,可愿意归顺我?”

    乞伏罗听,翻白眼,瞪了王灿眼,说道:“想要让我归顺你,绝不可能。我誓死,终于侯爷,绝不会背叛侯爷。”

    王灿听到这话,有些奇怪。

    象山的白马羌人,竟然是已经被收服的。

    王灿问道:“谁是侯爷?”

    乞伏罗昂着头,副理直气壮的模样,说道:“我们侯爷,名叫韩信,乃是等的绝世高手。你如果识相的,就立刻放了我。否则,旦侯爷得了消息,他带兵杀来,别说你们这点人,就算是再来几百人,样会死在侯爷的手。”

    “哈哈哈……”

    王灿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

    乞伏罗道:“你笑什么?”

    王灿道:“今天还真是好运气,我要找白马羌部落的人,进入象山,就遇到了你乞伏罗。我要找韩信,直接从你的口问出了消息。现在,你来带路,我要见韩信。”

    “绝不可能!”

    乞伏罗听王灿要找韩信,直接回绝。

    刚才,他想要用韩信的威名,来吓唬王灿。可是,见到王灿是专程要找韩信的,乞伏罗担心王灿对韩信不利,直接就改变了口风,不愿意带路。

    王灿心思转动,他并没有再强求乞伏罗带路,而是找到了个白马羌部落的士兵,说道:“我现在放了你,你立刻回去告诉韩信,就说蜀国王灿,在此恭候他的大驾。”

    士兵得了消息,飞也似的离开了。

    王灿没有派人去追踪,因为他相信,韩信定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