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韩信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三月初的太阳,照射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

    初春天气,春风和煦,适合踏青。

    只是王灿行人,却已经开始启程,离开了洛阳,绕道长安,然后往子午谷去。如今子午谷的北面,是王灿派兵驻扎镇守的,确保刘邦的军队,不会进入蜀国。

    而子午谷南面出口,则是刘邦派遣兵力驻扎的,带兵镇守着,避免王灿的军队南下。不过,蜀道难,大规模的军队要进入益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王灿要对付刘邦,也没有打算大规模发兵南下。

    他的打算,是借助益州本地的势力,然后在蜀建立基业,争取创立根据地,然后和蜀国的军队里应外合,然后击败刘邦。

    如今天地灵气滋生,个人武力增强。

    在这样的情况下,世俗王朝的影响力,在逐步的削弱。

    个人武力,在不断的加强。

    譬如,就王灿穿越前所知道的华夏五千年历史,那就是个低武世界,就算个人的武力再强,也挡不住围杀,挡不住军队冲锋。

    国的力量,无比强横。

    如今,灵气生出,武者产生内息,单单是诵读儒家诗书,亦或者是翻阅道家典籍,也都会渐渐生出神异手段,这就是整个世界的变化。

    王灿经历了穿越,经历了先前天地大变,对于以后,已然看不明白。

    这已经超出王灿的眼界。

    王灿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增强自身实力。

    这才是最关键的。

    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只要他有足够的实力,切的问题,他都可以迎刃而解。

    而如今,个人武力,越发增强。

    譬如王灿,他如今是炼神截断的高手,就算是面对百余人的围杀,他丝毫不怵,甚至能轻松击败对方。王灿的内心,甚至想着,是否在不久的将来,甚至可能生出人剑,便可以斩杀成千上万人的可能。

    越是如此琢磨,王灿愈发觉得情况不乐观。

    所以,唯有做好目前的事情。

    增强自身,是当务之急。

    王灿带着人南下,队伍快到子午谷出口时,行人攀爬上了山谷,走小路绕出了子午谷。因为外面驻扎了军队,王灿不希望暴露行踪,所以才这般绕出去。

    王灿、曹操、单雄信等人,快速的进入汉郡。

    汉郡,如今是刘邦主要镇守的地方。

    成都四面环山,无比安全。

    反倒是汉,和司隶地区毗邻,这是重之重,是必须要防备的。进入汉后,王灿行人扮作是商旅行走,避免了身份暴露。

    这日,行人抵达了南郑县。

    南郑县,是汉郡守府。

    王灿行人,在南郑县城内住下后,暂时没有采取什么动作,只是在收集消息。

    王灿有心寻找韩信,只是直都没有得到韩信的消息。

    偌大的益州,仿佛韩信不存在般。

    这日,书房。

    王灿、曹操和郭嘉宾主落座。

    曹操如今年轻了许多,虽说他在武艺上没有多少进步,但天地变化,人的寿命也增加了许多,他些斑白的头发,渐渐转为乌黑。

    曹操道:“陛下,益州幅员辽阔,虽然刘邦占据益州,但也不曾掌控整个益州。这益州境内,更有许多的深山老林,也有许多的蛮族。只要将这些满足收服,便是我们的立足之本。再者,刘邦治理下的益州,也有许多问题,我们都可以扩大化,进而在益州掀起事端。”

    “最近几日传回的消息,刘邦治下,并无多少贪官污吏。”

    “要从贪官污吏下手,不是容易的事情。”

    “反倒是南郑县西北面,有片羌人居住的地方。这里的羌人,有许多是白马羌,也有其余的羌人,都是各自混居,不服从刘邦的管束。”

    “臣建议,从他们下手。”

    曹操眼闪烁着精光,道:“除此外,臣也建议分兵。陛下没有必要把所有人,都集在汉郡。这益州境内,有巴郡、牂柯郡、蜀郡等,完全可以把人分开。如此来,便将所有的力量,最大化的安插在各地。”

    王灿听完,点了点头道:“奉孝,你认为呢?”

    “臣也赞同!”

    郭嘉点头回答。

    对于要在益州搞事情,就必须化整为零,将力量分散开。

    王灿想了想后,说道:“既然都赞同,那就重新进行划分。奉孝,你和单雄信作为组,孟德兄和典韦作为组,罗成和穆桂英,就跟着朕道。”

    “奉孝精于谋算,你和单雄信去蜀郡。”

    “孟德兄经验丰富,行事老辣,你和典韦去巴郡。”

    “朕留在汉,先收服南郑县附近的羌人。”

    “我们兵分三路,各自行事。”

    王灿不是个犹豫的人,直接就下了决定。曹操本就是个兵法谋略的大家,他处理事情,王灿是不需要操心的,有典韦这样的大高手保护,足以让曹操成事。至于单雄信,也是武艺高强,而有郭嘉出谋划策,切就会很容易。

    “臣遵旨!”

    郭嘉和曹操,齐齐应下。

    当即,王灿就把罗成、穆桂英、单雄信和典韦喊来了。

    当着众人的面,王灿宣布了决定。

    说完后,王灿说道:“我们这遭在益州境内,是身负重任的。但朕想说的是,诸位行动时,以安全为上。我们完完整整的来,待他日,也要完完整整的回去。”

    “臣遵旨!”

    众人躬身回答。

    切安排妥当后,众人开始行动。

    王灿也开始打探南郑县附近,羌人聚居的地点,准备和羌人接洽。

    在南郑县,西北面三十五里。

    这里有座名叫象山的大山,这座山连绵起伏,足足近二十里左右。山里面,是棵棵岑天大树,几人合抱的大树随处可见。

    这样的山,如果树木密集,抬头甚至看不到太阳,只能感受到从簇簇树叶投射出来的阳光,而且六七月份时,山也会闷热。

    这样的山,切应有尽有。

    而山,赫然住着羌人。

    这些羌人,都是汉的土著,时代都居住在山。他们居无定所,时不时就转换地方,依靠着山的野味儿,或者是出山抢夺些粮食为生。

    不过在象山深处,却见有处数百亩的空地。

    这片地方,修筑着泥土夯成的屋子。

    排排屋子聚集,足有数百人的村落,聚集在这里。

    正心,有着间用石头修筑的屋子。

    屋子虽然不奢华,但相比于其余的泥土房屋,依然是迥然不同。而屋子,盘腿坐着个三十出头的年人。

    此人面颊棱角分明,双眸子锐利无比,给人锋芒必露的感觉。他身着袭黑袍,表情肃然,不自觉的,就有着令人望而生畏的气度。

    这是个上位者。

    尤其,此人是地地道道的汉人。他不是羌人,没有羌人的特点,身上的穿着,以及自身的打扮,也是正宗的汉人穿着打扮。

    “咚!咚!”

    敲门声,自房间外传来。

    “进来!”

    年人开口道。

    他声音浑厚,很是低沉,仿佛这话语,都能令人生出望而生畏的感觉。

    房门被推开,个年士进入。

    “主公!”

    年士恭敬行礼。

    年男子道:“蒯先生,外面可有什么消息?”

    蒯先生回答道:“回禀主公,南郑县城内,又开始有人大肆寻找主公的行踪了。去年的时候,刘邦曾四处派人搜寻,无果后便无疾而终。只是不知为何,现在又有人在搜寻了。”

    年男子道:“我韩信,这世定要让刘邦饮恨。”

    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是王灿找寻的韩信。

    重生的韩信,到了这个时代后,他依旧记得上世被诛杀的情景。想当年,他原本已经连夜离开刘邦麾下,却因为萧何连夜追赶劝说,最终他回到刘邦麾下,得以尽展其才。

    韩信在刘邦麾下,助刘邦接连大胜。

    原本,在灭掉齐王后,韩信是有机会自立的,但他念及刘邦的知遇之恩,便没有听从谋士的意见,继续效忠刘邦。

    没想到天下平定后,他又因为萧何的设计,最终死于吕雉之后。

    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重生的韩信,对刘邦和韩信,早有了无尽的恨意。所以他虽然重生了,但并没有到刘邦麾下去,而是隐姓埋名,躲藏到了象山。

    韩信凭借自身武艺,收服了个小部落。

    然后,有了现在的规模。

    而韩信身边的年士,名叫蒯彻,此人便是韩信的谋士。在史书,蒯彻又名叫蒯通,因为汉武帝名叫刘彻,为避讳,所以所有的诗书,都将蒯彻更名为蒯通。

    历史上,韩信击败了齐王,便是蒯彻建议韩信,让韩信和刘邦、项羽三分天下。

    可是,韩信拒绝了。

    如果韩信同意了蒯彻的建议,就不会有刘邦统天下,更不会有刘邦击败相遇。没有他韩信的兵力,刘邦不可能统整个天下的。

    蒯彻正色道:“主公,如今天下的局势,臣了解了番。别说是逐鹿天下,如今以我们的力量,恐怕要报复刘邦,都还有很大的困难。眼下,必须先走出象山才是。”

    韩信道:“蒯先生,我不求逐鹿天下。上世,我未曾逐鹿天下;这世,我依旧如此。我这世,只求报仇雪恨,我要当着刘邦的面,问个清楚。我不曾负他,为何他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