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7章 孤身入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坐镇枢,应政务,都快速处理。

    如今蜀国,实力并不弱。

    占据了凉州,占据了关地区,两者联合在起,使得王灿实力虽然暂时没有东出的机会,但尚可自保。虽说王灿想要吞并刘邦的巴蜀,但也不会贸然行事。

    这段时间,王灿直在商议事情。

    王灿方面在李唐煽动舆论,让百姓对李唐产生质疑,让人心浮动。另方面,则是加紧渗透巴蜀的布置。只是巴蜀有别于荆州、兖州、冀州等地,这是四面环山的个区域,易守难攻,想要进入巴蜀,不是件易事。

    再者,王灿的蜀国,也需要休养生息。

    所以短时间内,王灿没有兴兵。

    王灿全力以赴的处理内政,梳理应事情,而刘邦和李世民之间,久久没能达成协议,也未能联合攻打王灿。李世民方面,虽说打出了复仇的旗号,可直也没有发兵。

    就这样,时间匆匆流逝。

    年,就这么过去。

    进入新的年,万象更新,王灿更是宣布了命令,再度减免百姓的赋税。毕竟,如今的蜀国,经济也开始复苏,单单是赋税都能有不少的钱财,财政上也缓和了过来。

    二月二,龙抬头。

    蜀国各地,已经开始春耕。

    王灿亲自带着太子王祯,离开了皇宫,便到司隶地区巡视检查农耕的情况。

    如今各地,都在耕种。

    派繁忙景象。

    王祯从小没有吃过苦,他跟在王灿的身边,眼见着百姓耕种,也能了解到农事的繁忙,以及农事的艰辛。这对于培养王祯,是有着极大帮助的。

    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王祯自小读书,不缺乏学识。他最缺少的,便是见闻。跟在王灿的短短时间,见识了许多。

    把关地区逛完,耗去近月。

    这时候,王灿返回了洛阳。

    众人员,也尽皆返回。

    王灿依旧让王祯监国,并且给王祯配备了各种老师,以便于帮助王祯分析。

    三月日,这日。

    王灿将麾下的主要谋臣,如郭嘉、田丰、李儒、徐庶、曹操等人,尽皆喊到了起。

    众人齐聚,目光都落在王灿身上。

    王灿开口道:“从去年李世民安排了李孝恭潜入蜀国,到李孝恭伏诛后,时至今日,李世民虽然打出了要出兵报仇的口号,但直没有出兵。”

    “李世民方面,暂时便搁置。”

    “我们,以防守为主。”

    “接下来,朕打算潜入大汉,在益州境内扶持力量,然后和蜀国军队里应外合。我们要东出虎牢关,要攻伐天下的各国,就必须尽快拿下巴蜀。”

    王灿眼,闪烁着精光。

    对于巴蜀之地,他是极为觊觎的。

    作为个熟知历史的人,他清楚在原本国历史上,秦国便是依靠着巴蜀的经济支撑,才能统天下;刘邦也是依靠着巴蜀的底蕴,才能统各国。

    巴蜀之地,虽然地处偏远,甚至难于攻打,却是粮仓。

    这样的地方,不能丢失。

    郭嘉骤起眉头,道:“陛下,潜入益州境内,风险非常大。刘邦的麾下,有萧何、张良等谋臣,武有樊哙、周勃等虎将,不是易于之辈。”

    “旦陛下有个三长两短,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臣反对。”

    郭嘉如今,倒是希望王灿留在洛阳。

    有王灿坐镇的蜀国,才有凝聚力。

    王灿笑了笑,说道:“奉孝,你是因为走了遭贵霜帝国,而国内发生大变,朕又无法及时赶回,导致局面失控,所以不愿意朕外出了,是吗?”

    郭嘉道:“陛下英明!”

    王灿摇头轻笑,道:“贵霜帝国,遥远无比,隔着蜀国天远地远的。可是益州则不同,益州之地,距离蜀国很近。旦蜀国有事情,朕立刻就能赶回来。”

    徐庶正色道:“陛下,即使能尽快赶回,但陛下去益州,安全也难以保证。”

    “哈哈哈……”

    王灿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

    徐庶道:“陛下何故发笑?”

    王灿回答道:“以朕当今的实力,谁能留住我?只要不是被围困在千军万马之,朕就有自信能够脱离战场,能够保全自身的安全。”

    “再者,朕也不是个人去。”

    “此去益州,朕会带着人去,会带上单雄信、罗成、典韦等人,也会带上孟德兄。”

    “当然,奉孝也会随朕前往。”

    王灿说道:“有孟德兄、奉孝参谋,还有单雄信、罗成、典韦等人的保护,朕的安全,你们完全不必担心。我们去益州,是开辟块根据地出来。只要益州境内,烽火四起,而你们再从子午谷杀入汉。到时候,我们两军汇合,就能战而胜。”

    其余人面面相觑。

    他们都熟悉王灿的秉性。

    旦王灿决定了的事情,想要在更改,就无比的困难了。

    即使劝说,也是无用。

    李儒想了想,道:“陛下,臣有个建议。”

    “什么建议?”

    王灿开口问道。

    李儒道:“陛下前往益州,是准备掀起战火,是要另辟根据地。但是,臣认为陛下还有个切入点。”

    王灿道:“什么?”

    李儒回答道:“韩信!”

    王灿闻言,眼亮。

    李儒继续道:“历史上,韩信效忠刘邦,最终死在吕雉之手。虽说如此,但也相当于死在刘邦之手。韩信对于刘邦,必定是心怀愤恨的。如今,萧何、张良之流,尽皆复生了。臣认为,韩信不可能不存在的。只是韩信担心遭到打压,或者是遭到刘邦的屠戮,才隐藏了起来。”

    王灿道:“你所虑,有定道理。朕进入益州后,会着手找寻韩信。”

    李儒道:“陛下英明!”

    王灿话锋转,道:“朕不在蜀国期间,依旧是太子监国。太子年幼,尚且还有许多不懂事的地方,还望诸卿能够好好辅佐。”

    “臣遵命!”

    众人齐齐应下。

    议定了潜入益州的事情,众人离开。

    王灿也出了皇宫,他径直就到了穆桂英居住的地方,看到了院子的穆桂英。如今,穆桂英正在练枪。他如今的武艺,也算是很不错了。

    虽说不是王灿的对手,也很厉害。

    枪出如龙,枪尖在空闪过,浮现出点点寒星。

    好会儿后,穆桂英才停止练武。

    她额头上,有轻微的毛汗,她抬手擦拭后,忽然听到掌声响起。这时候,穆桂英才知道有人进入了院子,她转头看去,目光落在了王灿身上,惊讶道:“陛下什么时候来的?”

    王灿说道:“来好会儿了,你在练武,朕就没有打扰。这才短短时间,你如今的武艺,又有极大的进步。在武道这途,你的天赋着实是不错。”

    穆桂英道:“陛下谬赞了。”

    她收起了长枪后,然后道:“陛下亲自到我这里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王灿道:“朕打算去益州!”

    穆桂英问道:“为什么要去益州呢?”

    王灿道:“昔日,刘邦算计朕,意图谋夺朕的蜀国。来而不往非礼也,刘邦出手了,朕岂能坐视不理。即使如此,朕自当反击。所以,朕决定亲自去益州境内,然后给刘邦添乱,争取在益州拉起支队伍。你武艺不错,也懂得用兵之法,你可愿意随朕起去?”

    “我,我……”

    穆桂英说了两声,有些支支吾吾的。

    对于王灿的邀请,穆桂英还是有些迟疑的。她个女子,虽然只爱武艺,不爱红妆,但也清楚王灿这样的邀请,恐怕对她有些意思了,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所以,穆桂英才迟疑。

    王灿见穆桂英迟疑,想了想,便道:“既然你不愿意,朕也不勉强。朕还有要事,便告辞了。”

    “我去!”

    眼见王灿要离开,穆桂英连忙就开口。

    她直接就应下了。

    穆桂英继续道:“只是我去了军,我会女扮男装,不会让人知道我是女子的身份。这点,你必须要保证。否则,我宁愿不去。”

    旦去了军,情况就不同了。

    女子身份,毕竟不易于行事,也容易遭到人轻视。甚至于,旦有人知道,她是王灿邀请的,必定会怀着恶意的揣摩,所以穆桂英提出了条件。

    “没问题!”

    王灿直接应下。

    只要穆桂英愿意去,那就是不错的。

    穆桂英问道:“陛下决定潜入益州,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呢?”

    王灿道:“三天后,便出发。”

    “好,三天后,我会在城门口等待陛下,和陛下道南下益州。”

    穆桂英直接应下。

    王灿也没有逗留,直接就告辞离开。

    在王灿离开后,穆桂英个人坐在亭子,眼却有疑惑的神色。此刻,她有些摸不准王灿的心思了。如果说王灿对她没有意思,那么,怎么会亲自来请她起去益州呢?

    如果王灿对她有意思,可是王灿直接就离开了,走的这么干脆,丝毫不找个借口留下来,和她说说话,聊聊天,完全是副干脆模样。

    这是穆桂英疑惑的。

    穆桂英坐在院子,怔怔发呆。

    而王灿回到宫,先和王祯说了要离开的事情,嘱咐王祯要勤于政务。然后,他才回到后宫,陪着蔡琰、大乔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