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李世民的悲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如今各国争雄,想要弄来战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他治下没有战马,就导致了李世民麾下无法大规模装备骑兵。

    骑兵在荆州,不怎么适用。

    因为荆州境内,农田交错,水系发达,到处都是河流,倒是都是小道,他不似北方有着平坦宽阔的地方,能够任由战马奔跑,在荆州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即使骑兵要进入荆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李世民不仅仅是想要立足荆州。

    李世民想要的,最终是北上长安,然后夺取整个司隶地区。越是往北,战马的重要性愈发明显,所以李世民对于战马的需求,是非常强烈的。

    也恰是如此,李世民才安排了李孝恭和李元霸前往。

    北方产马,有太多天然牧场。

    可是,南方没有战马。

    缺少了战马,就无法组建大批量的骑兵。

    没有骑兵,光靠麾下的步兵,就想要杀到北方去,想要统北方,那是痴人说梦。如果北方的君主,都是昏君,各个国都有奸佞,他还有机会利用对方。

    偏偏,北方各国,尽皆英主。

    远的不提,单说蜀国的皇帝王灿,这是个开国之祖。

    但凡是开国之祖,就没有庸庸碌碌之辈,而北方幽州、草原上,也尽皆是雄主。

    这样的情况下,李世民要北上会很难。

    所以,他迫切想得到战马。

    皇宫,李世民正在处理堆积入山的政务。

    如今四面都是敌人,李世民手,有着太多太多羁押的事物,所以每天都很忙。可是这日上午,李世民的内心,忽然有些心神不宁。

    处理政务,都无法静下心。

    李世民拿起茶杯,要饮茶时,可手拿着杯子的手,竟然突然滑,杯子哐当声,就跌落在是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宫杯子摔碎,立刻有内侍进入,快速的清扫。

    可是,李世民却无法静心。

    李世民吩咐道:“来人!”

    名内侍进入,恭敬行礼,老老实实的站在下方。

    李世民道:“传朕旨意,召袁天罡入宫觐见。”

    “喏!”

    内侍得令,立刻去安排。

    袁天罡,是李世民麾下的官员,在钦天监任职。如今天地灵气滋生,似袁天罡这类的相师术士,能发挥出的作用,更是巨大。

    所以,袁天罡深得李世民的器重。

    不多时,袁天罡便进入殿内。

    袁天罡身长尺有余,身材修长,相貌儒雅,颌下三缕长须及胸,端的是仙风道骨,气质出尘。他进入殿,便拱手行礼道:“臣袁天罡,拜见皇上。”

    李世民道:“袁爱卿,请坐!”

    袁天罡立刻道:“不知道皇上召见,有何要事?”

    李世民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道:“朕今日,总觉得心绪不宁,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尤其是刚才,朕拿着茶杯饮茶时,也不知怎的,茶杯就这么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袁爱卿,你对此,可有什么指教朕的?”

    袁天罡听,便仔细大量李世民面相。

    他仔细掐算着,只是他越是努力的掐算,越觉得眼前片迷糊,根本就看不真切。

    “怎么回事?”

    袁天罡脸上,也尽是难以置信神情。

    这刻,袁天罡也是咬牙,继续往下推算。

    忽然,袁天罡的面色,也变得潮红起来,张嘴哇的声,就喷出口鲜血出来,整个人的气色,都萎顿了很多。

    “袁爱卿,这是怎么了?”

    李世民见状,脸上忽然浮现出焦急神情。

    他没有想到,淡淡让袁天罡推算番,会有这么大的反噬。

    曾经,李世民数次让袁天罡推算,每次的推算,都精准无比,而且袁天罡也很是轻松。可这次的情况,让李世民无比震惊。

    袁天罡深吸了口气,调整了内息,脸上神情,变得严肃起来,道:“皇上,如今天机紊乱,算不真切,更看不出发生了什么。”

    “只是臣观皇上印堂发暗,恐怕最近几日,会有大事发生。”

    “只是皇上的面相,并没有显示皇上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如今能肯定的,恐怕是大唐国内,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袁天罡说道:“臣无能,请皇上降罪。”

    李世民道:“人有力穷时,袁爱卿尽力了。”

    袁天罡继续道:“皇上,最近段时日,旦做什么决定,尽量三思而后行,尽量小心。否则,容易出大事。”

    “朕知道了!”

    李世民点了点头。

    他对于袁天罡的本事,没有半点怀疑,所以很相信袁天罡。

    “踏!踏!”

    阵脚步声,自殿外传来。

    个内侍进入,跪地禀报道:“启禀皇上,长孙大人求见。”

    “宣!”

    李世民点了点头。

    内侍去传旨,不会儿,长孙无忌迈步进入。如今的长孙无忌,有四十出头,正是经验和能力最巅峰的时候。

    长孙无忌脸上,尽是凝重神情,他进入大殿的央,行礼道:“臣长孙无忌,拜见皇上。”

    李世民道:“坐!”

    此刻,李世民见到了长孙无忌脸上的神情,心猜测,恐怕祸事发生了。

    李世民道:“无忌,可是发生了何事?”

    长孙无忌道:“回禀陛下,臣刚接到蜀国方面传回来的消息。李孝恭和李元霸,尽皆死在了蜀国。还有张亮,也没有能逃回来。我们派去蜀国的人,几乎是全军覆没。”

    刷!

    李世民脸色,骤然大变。

    这刻,李世民心如刀绞,长叹道:“痛煞我也!”

    不论是李孝恭,亦或是李元霸,那都是李唐宗室,身份无比重要。李孝恭精于战事,是武兼备的智将,是个帅才。

    而李元霸对擂鼓瓮金锤,所向披靡,战斗力强横。在战场上,只要李元霸上了战场,很多时候,场战事就变得容易了。

    可如今,这两人都死了。

    甚至连张亮也死了。

    这可就折损了李世民足足三员大将,这样的损失,对于李世民来说,也是极为危险的。李世民麾下,虽然有凌烟阁的二十四功臣,但李孝恭能排在第二位,本身是极为出众的。

    折损了李孝恭,对李世民影响很大。

    李世民回过神来,伸手捂着胸口,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李孝恭和元霸、张亮,全都死在了蜀国。他们到蜀国去,都是谨慎低调行事,不至于全军覆没啊?”

    饶是此刻,李世民也觉得奇怪。

    到底是怎么的,竟然所有人都折损在了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