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李孝恭,死!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李孝恭的身体,已经愈发虚弱,他趴在马背上,都已经无力策动马缰。

    逃不掉了!

    李孝恭的内心,已然有所判断。

    这刻,李孝恭脑,浮现出在李唐的情景。李孝恭才智卓绝,心比天高,想为李唐统乱世,想要为李唐打下个大大的江山。

    昔日,他心比天高,自诩不凡。

    昔日,他百战百胜,沙场无敌。

    昔日,他剑法无双,横扫前军。

    昔日,他众兄弟齐心协力,共创盛世。

    如今,却是败了。

    他败给了王灿。

    李孝恭不甘心,却无能为力,大喊道:“元霸,你掉转方向,突围出去,别管我了。”

    他已然重伤,无法摆脱王灿的追兵。李元霸实力尚存,还有机会逃出去。如今的情况下,能有个逃走,那就是值得的。

    “兄长,要走起走!”

    李元霸脸上多了焦急神情,他加快速度,径直来到李孝恭身旁,看着虚弱的李孝恭,大声道:“兄长,快上我的战马,我载着你走。”

    “你走,别管我!”

    李孝恭大声吩咐。

    匹马乘坐两个人,虽然能行,但奔跑的速度必定下降。如今的情况下,都已经陷入重围,如果再变成两个人同坐匹马,就更加没有机会了。

    李元霸独自逃走,还有机会活个。

    李元霸却仍是固执的摇头,道:“要走,起走!”

    “你,你,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李孝恭愤怒不已。

    他抬头往前看去,只见典韦所率领的骑兵,距离他们已经越来越近了。旦典韦率领的军队合围,数百精骑包围下,就再不可能逃走了。

    “罢了,罢了!”

    李孝恭咬牙,脸上尽是决绝。

    “陛下,臣来世,再为你效力。”

    李孝恭见李元霸不同意放弃他,果断的咬牙拔剑,便是提剑自刎。

    “呲啦!”

    锋锐的剑刃,割裂了喉咙。

    “噗!”

    殷红的鲜血,犹如泉水喷溅出来。

    李孝恭的身体,也随即自战马上跌落下去。

    这刻,李孝恭眼神色,有些恍惚了。那双眸子,仿佛看到了家的妻儿,正等待着他回家;仿佛看到了众兄弟,起把酒言欢的日子;仿佛看到了李唐大兴,横扫天下……

    切的切,变得朦胧。

    “砰!!”

    沉闷声响,轰然响起。

    李孝恭的身体跌落在地上,颤抖两下,便再没有了气息。

    “兄长!”

    李元霸看到李孝恭不愿意拖累他,竟是提剑自刎,脸上尽是痛苦的神情。

    “兄长,我会逃走的。”

    李元霸看了眼跌落在地上的李孝恭,咬着牙,猛然就掉转方向,然后往王灿的方向杀去。他很清楚前方出现的数百精骑战斗力强,李元霸不惧这些精骑,可旦被缠上,他就彻底逃不掉了,所以李元霸必须往后退。

    毕竟,王灿身边兵力不多。

    只要摆脱了王灿,他就算是躲入深山老林,也有机会逃走。

    李孝恭突然自刎,而李元霸突然掉转方向撤退,这幕令王灿都有些震撼。

    李孝恭此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其为人,王灿是看不上的。

    可在这种生死时候,李孝恭的决断,的的确确让王灿震撼。

    这是个真汉子。

    虽说王灿钦佩于李孝恭的果决,却不可能放过李元霸。

    今日,李元霸必死。

    以李元霸这样的倔脾气秉性,旦李元霸逃走,势必会抱负蜀国。更重要的是,旦李元霸在蜀国某地藏起来,四处屠戮官员,甚至对王灿的女儿下手,这是防不胜防的事情。

    王灿看到李元霸的方向,策马就杀了过去。

    他先前和单雄信硬拼,身体不怎么好,战斗力已经极大限度的削弱。如果是正面和李元霸交手,未必能挡得住李元霸的进攻。

    可现在,王灿只需要拖住李元霸。

    典韦抵达,再加上穆桂英等人,足以拿下李元霸。

    王灿拎着冷月,策马急赶,说时迟,那时快,片刻功夫,就已经到了李元霸的身前。他手起刀落,刀刃化作道流光,挂着破空,临空斩下。

    这击,更是罡气四溢。

    刀锋还未到身前,便已然能感受到刀锋的凛冽。

    “滚开!”

    李元霸此刻,内心无比狂躁。

    他双目通红,胸仿佛有头洪水猛兽要爆发出来。他双手抡起擂鼓瓮金锤时,便狠狠的砸下。锤落下时,那锤面打破了空气,爆发出轰鸣声。

    “铛!!”

    击,声震耳膜。

    飞溅的火光,更是彰显了刚才撞击的激烈。

    王灿闷哼了声,握住刀柄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虎口更是酥麻疼痛。他的气血,更是在李元霸的这击下,变得沸腾起来,内息都险些失控了。

    “滚开!”

    李元霸再度抡起擂鼓瓮金锤,在面前横扫。

    他要突围出去。

    他不能辜负了李孝恭的片苦心。

    这次来蜀国执行任务,虽说李世民曾嘱咐,让他保护李孝恭的安全。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李孝恭在照顾他,处处都是李孝恭为他着想。

    如今,李孝恭为了不拖累他,直接自杀。

    这让李元霸无比愤懑。

    胸腔,仿佛有无数的愤懑堆积了,想要狠狠的发泄出去。

    他抡起擂鼓瓮金锤横扫,便快速的往前冲。

    赵广也知道要拖住李元霸,他挺枪就往前冲出,大吼道:“李元霸,看招。”

    枪探出,直逼李元霸胸口。

    李元霸道:“滚啊!”

    此刻的李元霸,双目噙着泪水,但张面庞上,却透着无尽的冷意和悲恸。他手的擂鼓瓮金锤横扫,轰然就撞在了长枪上。

    兵器撞击,沛然的力量,传到了赵广的长枪上。

    只听赵广闷哼了声,手长枪直接就脱手飞了出去,而他本人不断的后退。他胯下战马后退时,都希律律的嘶鸣着。

    刚才李元霸击,着实太霸道。

    个出声就天生神力,拥有着龙象之力的人,力量宛如神魔般,无人能敌。

    赵广面色惨白,眼尽是惊恐。

    他不敢再上前了,刚才李元霸的击,已然震伤了他的五脏六腑,甚至此刻双手的手掌酥麻,都已经难以再握紧了。

    李元霸击退了赵广,也没有追击,便继续往前,又要突围。

    这时候,王灿又再度杀来。

    王灿目光冰冷,道:“李元霸,今日你休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