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 插翅难飞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在李孝恭撤退后,李元霸见状,也是快速撤退。

    王灿见状,大喝道:“想逃,没这么容易。”

    “杀!”

    王灿直接下了命令。

    他对于李孝恭,是真有杀意。

    事实上,对于王灿而言,他虽然是国之主,虽然四处兴兵,但崇尚个观点,那就是祸不及妻儿。他虽然和诸多诸侯征战,但从未派人暗杀绑架敌人的妻儿。

    这是极为没有底线的事情。

    今日,你可以绑架敌人的妻儿;明日,就可以暗杀对方;以后,甚至可以暗杀帝国官员。

    如此行径,已然没了底线。

    这是不义之战。

    如果各国的君主,都已经这般没有底线,那么对于最底层的民众来说,便是极大的灾难。或许这样的观念,是有些不合时宜的,但王灿依旧坚持。

    可是,李孝恭打破了这个惯例。

    所以,王灿不遗余力,想要拿下李孝恭。

    眼见李孝恭、李元霸要撤退,王灿麾下的骑兵,都快速追赶。

    而王灿将冷月入鞘,伸手抹,便从马腹上取下柄长弓,长弓在手,他捻起支弓箭,搭在了弓弦上,便瞄准了李孝恭奔逃的方向。

    此刻,双方距离还不足百步远。

    这是王灿的射程范围。

    甚至,就算距离再远些,王灿也能命。

    王灿凝神聚力,松手,只听弓弦震动,手的弓箭,便疾射出去。弓箭破空,挂着锐啸声,直奔李孝恭的后背。

    李孝恭正策马奔跑,他听到后方传来的弓箭声,抡起手长剑,便转身斩下。

    “铛!”

    声脆响,射来的长剑,被李孝恭斩落在地上。

    “咻!咻!”

    接连破空声,再度响起。

    这刻,李孝恭面色大变,他剑斩下,招式已经用老。这时候,再有弓箭射来,仓促间,他根本就难以躲避。

    李孝恭没有料到,王灿射出的是连珠箭。

    箭接着箭,速度奇快。

    李孝恭咬牙,只能扭转身体,尽量让弓箭射不身体的要害。

    “扑哧!”

    锋锐箭头,刺入李孝恭左肩。

    “扑哧!”

    又是支弓箭射来,刺入李孝恭的小腹。

    两支后续射来的弓箭,都命李孝恭。弓箭上裹挟的力量,使得箭头刺入肌肤当,鲜血自伤口流溢出来,使得李孝恭身体疼痛不已。

    他脸上布满了痛楚。

    剧烈的痛苦下,他面色都变得狰狞起来。

    “撤,快撤!”

    李孝恭大吼,他咬牙,便接连拔出了肩膀和小腹的弓箭,忍着身体的创伤,继续突围。

    李元霸赶到李孝恭的身边,看着血流如注的李孝恭,大喊道:“兄长,你怎么样了?”

    “无妨,我还能坚持!”

    李孝恭咬牙忍着,快速撤退。

    王灿看到了李孝恭继续逃离,也看到了李孝恭拔出箭头。此刻,王灿也不得不佩服李孝恭了。这样的个人,果决无比,而且极为狠辣,不是易与之辈。

    这次,绝不能放过了李孝恭。

    “追!”

    王灿直接下令。

    他拍马背,便快速的策马追赶。

    王灿望着前方逃逸的李孝恭和李元霸,嘴角噙着森冷笑容。

    这遭,李孝恭绝对是插翅难飞。

    想要逃出蜀国,痴人做梦。

    双方距离,不过百步左右,都是策马赶路,很快便已经过了木家堡,径直往子午谷的方向去。战马奔驰,李孝恭方,不断的奔跑,但始终都无法甩掉后方追兵。

    尤其是,王灿追得越来越近了。

    而此刻李孝恭脸上的脸色,已然愈发惨白。

    肩膀和小腹的伤口,不断流溢出鲜血,加之他策马奔跑,身体的颠簸,使得伤势加剧,过多的鲜血流逝,导致他身体已经开始虚弱了。

    胯下的战马,速度也稍稍放缓。

    这情况,便导致双方距离越来越近了。

    李元霸看到后,心更是焦急,大吼道:“兄长,坚持住,定要坚持住。只要我们进入子午谷,旦进入了子午谷后,就有机会逃走了。”

    “元霸,快跑!”

    李孝恭此刻,精神依旧清醒。

    只是,他有些乏力了。

    李孝恭此刻,只能咬着牙,死死的坚持,不断的往子午谷方向去。

    王灿死死跟在后方,他距离李孝恭,已经不足十步左右了。双方的距离,在点点的拉近。当靠近子午谷时,王灿嘴角勾起抹笑容。

    算算时间,也该有军队来了。

    “轰隆隆!!”

    忽然,在官道前方远处,传来了此起彼伏的马蹄声。

    密集的马蹄声,响彻天地。

    这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尤其那战马的践踏下,使得地面烟尘四起,空更有无数飞鸟盘旋,明显是被浩荡的阵容惊吓到了。

    李孝恭奔跑时,也听到了这声音。

    他抬头看去,看到前方忽然传来的声音,颗心微微下沉,心生出不妙的预感。

    情况,似乎不妙。

    不多时,就见前方出现支骑兵。

    这支骑兵,为首的是员大将,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是典韦。他率领禁军,驻扎在此,然后杀了过来。

    王灿离开书院后,便做了各种安排。

    当时,追踪到李孝恭的踪迹,知道李孝恭是要沿着子午谷南下,便传达了命令,将典韦调集到了子午谷附近驻扎。

    有典韦在,势必保证李孝恭插翅难飞。

    王灿并没有通知典韦出击的时间,因为王灿麾下,也有赵广、穆桂英等人。典韦驻扎在子午谷附近,自会安排哨探打探消息,随机应对。

    如今,典韦杀来了。

    “杀!”

    典韦手持两柄铁戟,策马冲刺。

    他麾下足足有五百精骑,这五百精骑浩荡杀来,要针对李孝恭和李元霸,颇有种杀鸡用牛刀的架势。但是对王灿来说,只要能拿下李孝恭和李元霸,这切都是值得的。

    王灿看到典韦出现,脸上尽是笑容。

    来了!

    典韦的军队来了。

    王灿心抵定,可李孝恭却是如遭雷击,看到出现的典韦军队,心暗道声完了。

    连典韦都出动了,他难以逃走。

    更何况,他还受了伤。

    李孝恭快速的转动脑筋,思考着怎么才能逃走。可眼下遭到前后夹击,他身边士兵也死伤殆尽,这遭想要逃走,简直是难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