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8章 败单雄信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铛!!”

    兵器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这击,惊世骇俗。

    击的力量,火星四溅,单雄信手的熟铜棍,竟是应声断裂。

    冷月继续往前,刀锋在空闪过道冷光,就已经落在了单雄信的左肩上。只听呲啦声,刀锋便已经切入了单雄信的肩膀,血肉翻出,鲜血喷溅。

    磅礴力量撞击下,饶是单雄信已经卸力,他也是身子番,就倒在了地上。

    “噗!”

    单雄信张口,便喷出殷红鲜血。

    此刻,单雄信的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怎么可能?

    王灿的实力,怎么会突然暴涨。

    刀斩下,便将他手熟铜棍斩断,更是将他重伤。此刻的单雄信,倒在了地上,已然是五脏六腑受创,那左肩上的血痕,汩汩流溢出鲜血。

    单雄信低喝道:“起!”

    他个鲤鱼打挺,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单雄信,犹如血人般。

    王灿看到如此的单雄信,心也生出爱才之心,沉声道:“单雄信,你立刻投降,朕饶你死。你本就和李唐有矛盾,李世民杀你亲人,令你单家绝后。难道,你甘愿为李唐效力?甘愿助纣为虐吗?”

    “哈哈哈……”

    单雄信双手握紧了断裂的熟铜棍,脸上尽是癫狂神情。

    “我不为李唐,只为报薛刚饭之恩。”

    “这战,还未结束。”

    “王灿,可敢战?”

    单雄信如癫如狂,整个人无比的疯狂。他完全不顾及身上的伤势,更是死死压住了五脏六腑的创伤,仍要死战到底。

    王灿道:“为了个薛刚,值得吗?”

    “值得!”

    单雄信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饭之恩,单雄信自当以死战到底。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单雄信无愧于自己,无愧于天地。”

    “来,战!”

    单雄信盯着王灿,战意盎然。

    此刻的单雄信,仿佛是战神般,有着强横的气势。

    那气势,如山如海。

    王灿郑重的点头,沉声道:“很好,朕成全你。”

    说完,王灿并没有再骑在马上,他下了马和单雄信对峙。这是对于强者的对峙,同时,也是王灿想要收服单雄信,才耗费如此多的心思。

    换做般人,王灿刀就结果了对方。

    可是单雄信不同。

    单雄信武艺高强,是个能耐出众的人。而且,单雄信极为忠义。这样的人,不论是哪个君主,都会非常喜欢。

    王灿摆手道:“请了!”

    “杀!”

    单雄信大喝,抡起熟铜棍就砸下。

    熟铜棍在手,挂着呼啸声,掠过空。他的熟铜棍虽然断裂为两截,但战斗力却丝毫不弱。左右的熟铜棍砸下,杀伤力无比强横。

    王灿寸步不让,提着冷月便还击。

    刀锋和熟铜棍交手,两人都是寸步不退,以快打快,正面碰撞。

    “铛!铛!铛!!!”

    接连不断的撞击,那撞击声令耳膜都疼痛不已。

    声音,犹如金铁交击。

    好半响后,两人分开,各自站立。

    王灿手提冷月,脸上尽是肃杀之色,道:“单雄信,你败了!”此刻的王灿,浑身上下,已然是被汗水浸湿,但双眸子,尽是兴奋神色。

    这战,他胜了!

    “是,你胜了!”

    单雄信此刻已经是佝偻着背,他借助被斩断的熟铜棍,撑在地上。

    身上伤口,依旧汩汩流溢着鲜血。

    身上衣衫,早已被鲜血染红。

    嘴角处,挂着丝的殷红。

    他的胸膛,起伏不定,已经快要压制不住沸腾的气血。这刻的单雄信,连动动手指,都无比的困难,因为他已经耗尽力量。

    “噗!”

    忽然,单雄信再也压制不住沸腾的气血。

    喉头甜,便口鲜血喷出。

    “我败了!”

    单雄信口,说出这三个字时,仰头就栽倒在地上。他双眼闭,竟是直接昏厥了过去。这最后的厮杀,单雄信已经是凭借着口气死撑着。

    战结束,他便彻底没了精气神。

    “来人,将单雄信拿下,好生照看着。”

    王灿下了命令,登时就有人上前,将单雄信压下去。

    王灿的目光,落在了李孝恭的身上。如今李孝恭和穆桂英两人,仍然在厮杀。两人交手,时间竟是难分胜负。

    王灿翻身上马,就准备加入战场。可就在这时候,李元霸从后方杀来,直接杀入了战场。王灿看到李元霸,也策马就冲出,挥舞手冷月,拦截住了李元霸。

    “李元霸,你的对手是我。”

    王灿目光冷冷盯着李元霸,眼杀意湛然。

    他没有忘记,是李元霸闯入书院房,意图劫持王媛媛。

    他没有忘记,是李孝恭剑刺下,要刺入被套在麻袋的‘王媛媛’。

    如果不是杏儿替换了王媛媛,那么就是王媛媛被绑架。王灿无法想象,那是怎么样的场景。他更加的无法想象,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又会是如何愤怒。

    这切,都是李家的人。

    李元霸是个好战的人,他看到王灿,抡起擂鼓瓮金锤,道:“王灿,今日让你见识到你元霸爷爷双锤的厉害。”

    “杀!”

    李元霸抡起双锤,便狠狠朝王灿砸下。

    王灿刀锋转,避开了李元霸砸下的双腿,横刀就削出。这刀,快如闪电,直奔李元霸小腹去。如果刀落在小腹上,足以将李元霸开肠破肚。

    李元霸见状,临阵变招。

    他手的擂鼓瓮金锤落下,便砸向削除的冷月。

    “铛!!”

    兵器撞击,发出雄浑响声。

    王灿虎口酥麻,身体颤了颤,反倒是李元霸,丝毫不受影响。

    王灿的脸上,露出凝重神情。

    刚才他和单雄信番交手,消耗了太多的力量,连内力都消耗不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再和没有怎么消耗的李元霸对招,已然是处在下风。

    王灿左右打量,眼见自己的人已经杀来,尤其赵广等人合围,开始围剿李孝恭麾下的人,已然占据了优势。

    王灿心思转,便有了决定。

    他改变了计策,不再和李元霸正面的硬碰硬交锋,而是拖延时间。

    两人交手,在王灿有意躲避的情况下,李元霸根本就无法击败王灿,只能任由王灿拖延时间。王灿和李元霸处于僵持局面,而李孝恭又迟迟无法击败穆桂英。

    主将的对决,局势直僵持。

    然而,李孝恭麾下的人,却已经快要死伤殆尽。

    李孝恭迟迟无法拿下穆桂英,他转而看向周围,见自己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暗道不妙。如果厮杀到最后,只剩下他和李元霸两人,任由这般消耗下去,他和李元霸极可能被留在这里。

    “元霸,撤!”

    李孝恭猛然挥剑,逼退了穆桂英,便转身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