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7章 再无隐忧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此时,木家堡外,厮杀正酣。

    李元霸冲在最前面,不断攻打木家堡,意图打破木家堡的防守。只是李元霸刚要靠近,就有阵弓箭射来,令李元霸不得不躲避。

    董承麾下的人,也在全力猛攻。

    虽说李元霸无法攻上城墙去,但却为董承的人,牵制了木家堡的兵力,让董承的兵力,能在最短时间内,打破木家堡的防守。

    董承指挥着厮杀。

    只是,他心却琢磨着。

    这战死伤甚大,等获胜后,定要向李孝恭讨要些好处才行。

    忽然,阵马蹄声响起。

    “哒!哒!!”

    急促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

    在木家堡后方,阵烟尘飘扬,直军队浩浩荡荡奔袭而来。

    这支军队,赫然是赵广率领的骑兵。

    “不好!”

    董承见状,不由得大叫声。

    董承看到杀出的军队,颗心沉到了谷底。他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遭到了伏击。

    说时迟,那时快,赵广很快就杀到了董承前方,他大吼声,挺枪就刺出,大喊道:“董贼,拿命来!”

    董承身边的人,都去攻打木家堡了。

    这刻,他身边人不多。

    “救我,快来救我!”

    董承吓得大喊,同时策马就跑。只是他的速度,明显比赵广慢了,只见赵广枪落空后,再度策马追赶,个冲刺,就冲到了董承的背后。

    “杀!”

    赵广大喝声。

    “咻!”

    长枪带着破空声,转瞬间,就已经刺出。

    “扑哧!”

    锋锐的枪尖,直接贯穿了董承的后背,枪尖刺透了心脏,自胸前穿出。滴滴殷红的鲜血,自董承的胸前流淌出去。

    “我,我,我不甘心,我不想死,我不想……”

    董承面色狰狞痛苦。

    他整个人,都无比的后悔。

    这刻,董承的脑,浮现出无数的画面,有昔日在蜀国为官的画面,有这段时间,他首鼠两端,背叛了蜀国的画面。更有不得不屈从于李孝恭的画面……

    幕幕,不断的浮现在脑海。

    “我不甘……”

    董承凄厉的大吼。

    “死吧!”

    赵广大吼,手发力,长枪自董承胸抽出。

    刹那间,鲜血喷溅,而董承的声音,也戛然而止。董承的尸体,也自战马上跌落下去,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半点气息。

    杀死了董承,赵广大喊道:“董承已死,杀!”

    “董承已死,杀!”

    “董承已死,杀!”

    ……

    个个赵广麾下的士兵,高声呐喊。

    这喊声传出,更是令董承麾下的士兵,个个惊慌失措,纷纷四处逃散。攻打木家堡的攻势,也随即受阻。

    李元霸看到个个董承的人跑了,气得大怒。

    他虽然武艺高强,但到底独木难支。

    仅仅是他个人,难以攻克木家堡,尤其木家堡的援军到了,他更是难有作为。

    李元霸立刻抽身撤退,下了城墙,目光落在赵广身上。他的脑,浮现出擒贼擒王的计策。虽说李元霸脑子不怎么好用,但也知道拿下了领头的人,这战就胜了。

    李元霸提着擂鼓瓮金锤,径直冲向赵广。

    只是,赵广知道李元霸的武艺。

    赵广下令道:“弓箭手,射击李元霸。”

    他边退开,边让士兵以弓箭射击,不断压制李元霸。赵广清楚自身武艺比不了李元霸,如果和李元霸硬拼,必败无疑,所以他只能选择战略性的围剿李元霸。

    这样的战术,的确让李元霸束手无策。

    他无法斩杀赵广,便只能撤离,然后往李孝恭的方向去。

    赵广见状,也往王灿的方向去。

    “报!”

    忽然,名士兵来到赵广的身旁。

    赵广问道:“何事?”

    士兵回答道:“刚才我们杀来时,遇到了薛刚。他抓着甄姬,如今被我们擒拿了。”

    “带过来!”

    赵广闻言,脸上浮现出大喜神情。

    王灿和李孝恭的厮杀,直束手束脚,就是因为有甄姬在对方手。如今夺回了甄姬,这战便无比顺利了。

    不多时,士兵押解着薛刚来了。

    此刻的薛刚,神情畏惧,脸上尽是惊慌不安的神情。

    他奉李孝恭的命令,押解着甄姬在边。原本李孝恭见局势不妙,准备躲到边儿去。没想到他刚刚躲到旁边去,就遇到了赵广的骑兵。

    他还没有开口,就被对方的人拿下。

    以至于,薛刚没有把人质派上用场,就被生擒了。

    赵广没去看薛刚,目光落在旁的甄姬身上,道:“甄大家,你安全了。请你放心,我们定会将你送回蜀国的。”

    “谢谢,谢谢你们。”

    甄姬脸上,尽是惶恐和不安。

    她在书院,没想到突来横祸,以至于被俘虏。

    这段日子,可谓是惊心动魄。

    如今,终于安全了。

    赵广吩咐士兵带着甄姬离开,便带上士兵,径直往王灿的方向去。

    此刻王灿、穆桂英等人,仍然在酣战。

    王灿依旧在防守,等待着赵广的动作。当他听到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便知道赵广到了。他开始加催力量,由防守变成了进攻,开始反攻单雄信。

    这刻,单雄信也无比惊讶。

    怎么回事?

    王灿竟然还有余力?

    王灿竟然开始反攻了?

    单雄信不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他挥舞手熟铜棍,朗声道:“王灿,你休想越过雷霆步。有我单雄信在,你休想杀过去。”

    王灿挥舞手的冷月,不断加强进攻的力道。

    刀刀,声势骇人。

    “陛下,甄姬获救了!”

    赵广策马杀来,高声呐喊。

    这声音,传入了王灿的耳,王灿听到后,陡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王灿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宽阔的草地上。

    那声音,竟仿佛有金铁之音,直接传入耳膜,令人感到股沛然磅礴的力量。

    “单雄信,你接我招!”

    王灿此刻再无后顾之忧,他双手握住手的冷月,便狠狠斩下。在王灿斩下这刀时,刀锋之上,已然有近三寸长的罡气。

    沛然杀意,令人惊骇。

    单雄信见到此刻的王灿,就仿佛遇到了头远古猛兽般。但此刻,单雄信没有后退半步,他提着熟铜棍,便狠狠迎了上去。

    他单雄信,死战不退。

    宁愿死,也不会退后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