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拖延之策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锐利的目光,再度落在单雄信身上,朗声道:“单雄信,朕是王灿,朕也是在七仙楼和你战的郭明。今日,可有胆量继续上次没尽兴的战?”

    王灿的容貌,和郭明完全不同。

    但是声音,却没有变化。

    久居绿林的单雄信,对于易容术不陌生,对于声音更有辨识度。尤其王灿的语气和气魄,丝毫不变,所以单雄信也认出了王灿。

    没想到,昔日的郭明,竟然是蜀国帝王。

    这令人诧异。

    单雄信的意图,是拖延王灿,王灿要战,他自是乐见其成。

    他内心,也想和王灿厮杀番。

    单雄信抡起熟铜棍,朗声道:“王灿,你竟是蜀国的皇帝,有意思。能和蜀国皇帝厮杀,不枉单雄信再活世。来,单某今日与你战个痛快!”

    说话间,单雄信提棍便冲。

    “哒!哒!”

    马蹄声急促,响彻官道。

    单雄信胯下的战马,是匹黑色骏马,速度奇快。说时迟那时快,两人相向而行,转瞬间便已经相遇。

    “杀!”

    王灿抡起冷月,便挥刀斩出。

    “来得好!”

    单雄信咧嘴笑,战意盎然。

    “铛!!!”

    熟铜棍和冷月撞击,刹那间,火星四溅,磅礴的力量反震下,两人都各自受到冲击。

    然而,力量却未分高低。

    两人使用的武器,都并非轻武器,都是极具力量的武器。连续的碰撞,都是力量的交锋,都是正面厮杀,没有半点侥幸。

    时间,竟是杀了个难解难分。

    另边,董承带着人佯攻木家堡,他既然是佯攻,便没有真正进攻,只是在木家堡外转悠,时不时让士兵放箭射击,时不时做出攻打木家堡的样子。

    所以,直没有尽展。

    这幕,落在了李元霸的眼。

    李元霸看在眼,却是看不下去了,大骂道:“群废物,就这么丈多的城墙,竟然拿不下来。换做是老子搦战,三两锤下去,就能攻破他们的防守。董承,你真是废物!”

    董承闻言,心头大怒。

    李元霸凭什么如此羞辱他?

    他本来就是佯攻。

    这也是李孝恭的命令。

    可李元霸是李世民的兄弟,董承不敢得罪李元霸,只能按捺住心愤怒,说道:“殿下,这是李将军的安排,我们只负责佯攻。”

    董承不能直接反驳,便搬出了李孝恭,企图用李孝恭压制李元霸。

    李元霸不屑,愤怒道:“群废物,你以为搬出兄长,就能压制我吗?现在,我便要杀入里面。董承,让你的人跟着我,起杀进去。”

    董承道:“殿下不可!”

    可是,董承的话刚落下,李元霸已经策马先步冲出。

    董承看到李元霸近乎蛮横的举动,心叹气。他得到的命令,是佯攻木家堡。他倒是想要佯攻,可如今的情况下,李元霸都冲了出去,他只能往前冲,别无选择。

    如果不顾李元霸死活,他也难以交差。

    在董承、李元霸发动攻势时,李孝恭直关注着战场。

    他看到李元霸搅局,嘴角勾起抹笑意。

    李元霸的进攻,干得漂亮。

    董承不情不愿,不愿意死战,他是知道的。他故意让董承佯攻,便是让董承参战。如今李元霸强迫性的进攻,使得董承不得不进攻,这正好合适。

    “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自李孝恭身后传来。

    李孝恭听到声音,转头看去,只见腿上了箭的薛刚,快速的奔跑而来。薛刚咬着牙,神情狰狞痛苦,大喊道:“李将军,大事不好了。王灿来了,王灿带人杀来了。”

    李孝恭眼,掠过抹忌惮。

    王灿终于来了。

    旋即,李孝恭询问道:“这次王灿来突袭,来了多少人。”

    薛刚喘着气说道:“大约二十人。”

    李孝恭听完点了点头,心琢磨了番。换做他是王灿,不可能就只有二十余人进攻,所以可以预料到,王灿必然还有另外的手段。

    李孝恭想了想,心已有决断,便吩咐道:“张胜,你带上所有的人,全力对付王灿。另外,把羁押甄姬的马车,也起带过去,掣肘王灿。这战,我要看看,王灿还有什么手段。”

    “喏!”

    张胜应下,他把张亮的义子,全都聚集在起,先步行动。

    李孝恭看了眼李元霸的方向,有李元霸在,他也不必操心,便转过身,快速的追上张胜,然后朝王灿突袭的方向冲去时。

    王灿和单雄信的厮杀,依旧激烈。

    两人交手百余招,还没有分出胜负,其余人,也插不上手,只能在旁压阵。

    王灿没能取得突破,反倒是穆桂英这便,取得了突破。

    毕竟只是驱逐战马。

    她带着人杀入后,阵吆喝追逐,整个马群就乱了起来,四处狂奔。

    这幕,被奔驰而来的张胜见到。

    “臭婆娘,你找死。”

    张胜眼看着匹匹战马四处奔逃,气不打处来。这些战马发狂奔跑后,再想找回来,就会无比困难,而这切,都是穆桂英造成的。

    张胜提着大关刀,便径直往穆桂英冲去。

    “李唐的贼人,休要猖狂,你家张虎大爷来也。”

    张虎见张胜冲向穆桂英,手持柄长刀,策马就冲出,先步截住了张胜,两人抡刀劈砍,战做团。

    两个人都是虎将,杀得难解难分。

    战场局势,时间倒是焦灼了。

    处处战场上,都没能快速分出胜负。

    另边,李孝恭自后方杀来,他持剑在手,不断往前冲刺,接连便斩杀了两名蜀国骑兵。他也看到了穆桂英,为了阻拦穆桂英,李孝恭也是冲了过去。

    穆桂英见到李孝恭杀来,不躲不避,径直迎了上去。

    两人战作团,李孝恭虽然剑术精湛,可此前和王灿交手的时候,身上也落了些伤,以至于他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力量,竟是压制不住穆桂英。

    战斗,直是酣战。

    战场上的局势,变得焦灼起来,无法分出胜负。

    王灿虽然和单雄信交手,但并没有多少焦躁,仍是稳扎稳打。李孝恭如今,底牌尽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需要稳住即可。

    只要赵广的军队抵达,战况立刻就会扭转。

    所以,王灿稳如泰山。

    他没有全力攻打单雄信,只是在拖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