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 乱军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翌日,清晨。

    朝阳初升,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在地上,地面仿佛铺上了层金色地毯般。

    眼看去,很是惊艳。

    村落,李孝恭休息后,已然恢复了精气神。昨天夜里,他是连夜赶路,到了凌晨,都没有休息。等到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左右,碰到了处村落,李孝恭命人攻占了这村落,便在村子休息。

    对李孝恭这种级别的武道高手来说,他武艺精湛,精气神十足,就算是整宿不眠不休,也没有什么影响。

    可是,军的人,没有他这样的体力。

    得兼顾董承等人。

    在他主要到人群有些骚动。

    正当李孝恭下令,准备启程时,忽然董承急匆匆来了。

    董承脸上,尽是担忧神情。

    李孝恭问道:“董将军,发生了何事?”

    董承神情慌张,道:“大事不妙了,咱们军,有人死了。”

    李孝恭听,心突。

    这时候有人死了,情况可就有些不对劲了。

    李孝恭问道:“人在哪里?”

    董承道:“请将军随我来!”

    李孝恭随董承上前,他来到死了的人身旁,蹲下身子,仔细检查了番,沉声道:“这并非武器杀死,而是有人扭断了他的脖子。昨天夜里,我们休息时,必然有人越过巡逻的士兵,将他悄无声息的杀死。”

    李元霸嘟囔道:“昨天夜里,我也没听见动静。要有人在我的眼皮子下搞事情,也不是般人能办到的。”

    李孝恭哼声道:“你睡得像个死猪样,能发现什么。”

    李元霸嘿嘿笑,不说话了。

    “报!”

    忽然,赵二虎跑来,来到董承身旁,低声道:“将军,不好了。咱们安排在村子,另住处内的士兵,也死了十多人。”

    “刷!”

    董承面色,变得铁青。

    他没有想到,死得不是两个人,而是如此多的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全。对方能悄无声息的斩杀他的士兵,同样的道理,也有可能悄无声息的除掉他。

    “踏!踏!

    阵脚步声传来,却见薛刚走来。

    薛刚走到李孝恭的身旁,躬身揖了礼,便说道:“李将军,大事不好了。昨夜夜里,有人靠近了马群。而且,他们在草料下毒了。今日早,死了近三十余匹战马,全都是母马。”

    李元霸虽说不怎么聪明,但琢磨,说道:“兄长,这事儿不对啊。如果对方能给马群下毒,为什么只是三十余匹战马,不全部毒死呢?”

    李孝恭道:“以我猜测,对方没有毒死所有的战马,恐怕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看到战马死亡。他们故意毒死部分战马,恐怕是为了打乱我们的节奏,故意震慑我们。”

    马匹的死去,让李孝恭心疼。

    薛刚送来的这批母马,许多还怀上了小马驹。旦这千匹马到了大唐,经过饲养后,就可以诞下无数的小马驹。

    大唐缺少战马,这么多数量的战马,对于大唐来说,是极有帮助的。

    “是谁呢?”

    李孝恭内心,仔细琢磨着。

    李孝恭脑,忽然想到了王灿。

    昨天,他在书院捣乱,更焚毁了书院。如今,王灿竟然追了上来,还真是厉害。他已经极力想要摆脱王灿,想摆脱追踪,没想到还是被追上了。

    李元霸问道:“兄长,这会是谁干的?”

    “王灿!”

    李孝恭斩钉截铁的回答。

    只是李孝恭内心,暂时不清楚王灿的目的。既然王灿到了,为什么只是杀了部分人,只是堵死了批战马,而没有真正开战。

    这是李孝恭疑惑的。

    李孝恭道:“董承将军,你来处理死去的兄弟,并安抚士兵。你告诉他们,我大唐,绝不会亏待任何个兄弟。不管是死去的,亦或者是活着的。”

    “没问题!”

    董承直接就应下,然后转身离开了。

    待董承走远后,李孝恭看向站在旁的李元霸,道:“元霸,光是靠董承的人,肯定是守不住了。接下来的时间,你调集张亮的下属,让他们也加入进来,仔细巡逻,旦有蛛丝马迹的情报,便立刻禀报。”

    李元霸得令,也是立刻去安排。

    李孝恭叹息声,骤起眉头,有些焦虑了。此刻的李孝恭,只觉得人手不够。如果当初离开大唐时,多带几个能干的人来,他就不会这么棘手了。

    再不济,让程咬金来也不错。

    有程咬金在,他能轻松许多。

    可惜的是,他现在身边没多少人用,以至于对付王灿,会束手束脚。

    ……

    在村庄西面,五里外的处山坡林。

    王灿、穆桂英等人,聚集在此。

    穆桂英道:“我其实不明白,为什么只杀这点人。”

    王灿道:“第,我们要做的,是制造混乱。昨天夜里,我们杀了人。李孝恭麾下的人,是否会担心今夜还会出事呢?”

    “这是乱起军心。”

    “第二,让李孝恭琢磨我们的意图,搅乱他的心思。”

    “李孝恭慌了,就会出错。”

    王灿说道:“我们要做的,是步步的,把李孝恭逼到子午谷。等到了子午谷时,李孝恭麾下,已经是哀兵,是缺乏战斗力的军队。那么,我们要取胜,便更加容易了。再者,我们真要是现在开战,也未必能讨好,不着急,我们慢慢来。”

    穆桂英道:“确实如此,目前只能这般了。”

    两人聊着天,说着接下来的安排。

    ……

    另边,李孝恭处理好早上的事情后,又带着董承、薛刚、单雄信等众人,开始继续赶路。虽说李孝恭严令不得谈及早上的事情,但消息早已经传开了。

    董承麾下的士兵,都在小声议论此事。

    “张二牛,你发现个问题没?”个尖嘴猴腮,身材瘦削的士兵开口。

    他隶属于董承的士兵。

    张二牛道:“什么事?”

    这时候,其余人也都看向尖嘴猴腮的士兵,只听他开口道:“今天早上,死了几十个人。但死的人,都是咱们的人。其余的人,根毛都没有受伤。”

    张二牛点头道:“这倒是,我怎么没想到呢?”

    其余人,纷纷附和。

    尖嘴猴腮的士兵,继续道:“咱们这遭,恐怕是被跟上了。依我看,这次的杀戮,绝不会这么简单的。昨天晚上,死了人。今天晚上,是否还会死人呢?”

    此话出,引起阵惊呼。

    个个士兵,惶惶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