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追踪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派人去跟踪后,又看向罗成吩咐道:“罗成,你先前和朕较量,本就受了伤。这次和李元霸交手,伤上加伤,先调养身体。”

    “臣遵旨!”

    罗成抱拳应下。

    王灿又吩咐道:“穆桂英,如今事情多,你且随我道,如何?”

    “没问题!”

    穆桂英点了点头。

    正当王灿安排事情的时候,王媛媛所在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众人听,便纷纷看去。当众人看清楚走出来的人时,都惊讶得不行。

    走出来的人,赫然是王媛媛。

    只是此刻的王媛媛,脸上面无血色,整人无比的惊慌失措。

    王灿走到王媛媛的身旁,道:“媛媛,没事了,没事了。爹爹在这里,不会有人欺负你。谁要欺负你,爹就杀谁。”

    王媛媛听,看着久未出现的父亲,情绪登时就崩了,直接扑进王灿的怀里,带着哭腔道:“爹,您终于回来了。我好害怕,我真的很害怕!”

    这刻的王媛媛,情绪彻底爆发出来。

    看着在自己怀里泣不成声的女儿,王灿心头也是松了口气。得亏有杏儿,否则这次的事情,不堪设想。

    等王媛媛稍微恢复过来,王灿让王媛媛送入房。

    然后,又让人给杏儿救治。

    这次,多亏了杏儿。

    这时候,王灿才搬来根凳子,坐在了床边,询问道:“告诉爹,这是怎么回事。你和杏儿在房,怎么被抓的是杏儿,而不是你?”

    王媛媛差不多恢复了平静,说道:“多亏杏儿机智。”

    这次,还真是多亏杏儿。

    大早上的,杏儿和王媛媛呆在房,就听到院子的外面,传来了喊杀声。

    厮杀声,令杏儿和王媛媛害怕不已。

    眼见侍卫个个被李元霸等人斩杀,而院子也守不住了,所以在危难之际,杏儿挺身而出,她让王媛媛船上她的衣服,躲在了衣柜。

    而杏儿,则是扮作王媛媛。

    李元霸根本不认识人,当时张亮身边的假子,也没有人冲入房间,只有李元霸个人。所以他见到杏儿后,根本就不怀疑,直接把杏儿绑了。

    然后,就直接往外走。

    而躲在衣柜的王媛媛,这才躲过劫。

    等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大,尤其王媛媛听到了王灿说话,听到王灿让李孝恭走,确定了外面厮杀结束,这才从房间走出来。

    “呼!!”

    王灿长舒了口气。

    能在危难之际,杏儿力保王媛媛,的确是可见其忠心。

    王灿道:“媛媛,杏儿在危难之际保护你,虽说她护主是应该的。但人,不能没有感恩之心。自此之后,杏儿便和你以姐妹相称。并且,她不再是的丫鬟。”

    “爹爹,女儿明白。”

    王媛媛内心,也无比感激杏儿。

    安顿好了王媛媛,王灿才带着穆桂英离开院子,往山上孔丘居住的小院走去。来到小院前,王灿看到院有支小队在留守。

    看到王灿进来,众人纷纷下跪,行礼道:“陛下!”

    王灿摆手道:“都起来吧,夫子的情况现在如何?”

    为首的小校,站起身道:“回禀陛下,孔夫子正在房内看书。”

    王灿闻言松了口气。

    夫子没事,那便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孔子在书院内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毕竟,孔夫子在蜀国,便能为蜀国带来无穷的利益。

    看到王灿进入,孔丘放下手的竹简,脸上带着柔和笑容,道:“陛下,不知道现今山下的情况如何?”

    王灿落座后,呷了口茶,便道:“属院内,许多房屋付之炬。些书籍,也焚毁了。因为救援及时,虽说有人受伤,但并没有出现死亡的情况。具体有多少人受伤,还在统计。”

    孔丘问道:“公主也在书院内,她的情况如何?”

    王灿笑道:“媛媛没事!”

    “那就好!”

    孔丘捋须笑,只要王媛媛没事,王灿也不至于发疯。

    两人闲聊了阵,王灿便起身告辞。

    离开了孔丘的住处后,王灿便往山下走。半路上,王灿遇到了登山的廖化。

    此刻,廖化神情有些惊慌。

    王灿问道:“廖化,发生了何事?”

    廖化回答道:“回禀陛下,如今有两件事。第,董家所在的住宅,除了下人和些不必要的子弟以外,其他人都不知所踪了。”

    王灿道:“此事,在意料。”

    董家都已经叛变了,董家的主要成员,自然不可能继续留下。即使董家的人叛变,王灿也不怎么担心,因为知道董家有问题了之后,贾允肯定会派人去盯着。

    只要线索不断就行。

    王灿又道:“第二件事呢?”

    廖化道:“陛下,臣登山时,遇到了您派去追踪李孝恭的探子。他们刚得了消息,说李孝恭下山时,遇到了甄姬,将甄大家给劫走了。”

    “混账!”

    王灿听,气得咬牙切齿。

    没想到,这李孝恭手段如此无耻,竟然又劫走甄姬。虽说王灿如今,和甄姬倒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可是,李孝恭毕竟劫走了人。

    廖化道:“陛下,如今也只能追踪李孝恭了。”

    王灿道:“也只能这般了,你安排便是。”

    “喏!”

    廖化抱拳应下。

    ……

    城外十里,有处驿站。而驿站外不远处,有连续的几家客栈。其的处客栈,全部被人给包了下来。

    客房,董承正襟危坐。

    他坐在窗户旁边,透过窗户,打量着窗外风景,脸上却是副愁容。

    昔日,在长安如日天的董家,彻底完了。

    董承的正妻,林氏正坐在旁,张脸上也布满了愁容。

    林氏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她紧张道:“老爷,你说那些人,会不会对方儿不利啊。咱们董家,可就指望着方儿传承香火了。”

    董承沉声道:“老夫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认输的。方儿,不会有事的。”

    顿了顿,董承平复了激动的情绪,又道:“如今我们手,还有赵二虎带着的两百护卫,还有那批货在我们手。”

    “我们,还有底牌。”

    “我们,还未认输。”

    “虽然薛刚说了,大唐给予更高的价格,准备要将货运往大唐。可是出子午谷,过上庸,没有咱们的兵马,保不住这批货物的。”

    “我们,还是有用的。”

    董承走到林氏身边,将其揽住,柔声道:“虽然我们在李世民麾下,没有什么人脉。是咱们董家,在大唐也有些基业,日子不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