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 罗成的决断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看到罗成喷血,李元霸眼流露出抹不忍神色,叹息道:“罗大哥,你并非我的对手。在我的擂鼓瓮金锤下,你定夺过上几十招。”

    “如果硬扛,你更挡不住。”

    “尤其我看你的状态,恐怕是有伤在身。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要选择硬抗,继续下去,你必死无疑。”

    李元霸道:“罗大哥,你立刻退出,我就当刚才的事没发生过。而且你也不该留在蜀国,随我们回去吧,有你在,有秦琼将军,咱们把酒言欢,岂不乐哉?”

    “哈哈哈……”

    罗成忽然大笑起来。

    纵然受伤,他豪情不减,尽是傲然神情。

    罗成拄着长枪,腰杆挺得笔直,昂首道:“没想到,项不善于言辞的元霸,也开始如此能言善辩了。我知道叔宝在大唐,但如今,我已经归顺了蜀国。”

    “什么,你替王灿效力了?”

    李元霸瞪大眼睛,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要知道,罗成的家人,可都在大唐。

    罗成郑重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再者,忠臣不事二主。我既然归顺了陛下,自当为陛下效力。元霸,你要袭击陛下,就先从我尸体上迈过去。”

    李元霸听完,很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握紧手的擂鼓瓮金锤,已然准备对罗成动手。即使罗成和他私交不错,但涉及到国战,他不会隐私废公。

    “咻!”

    忽然,声破空尖啸响起。

    把锋锐的短剑,刺向李元霸的咽喉。

    这剑,迅速无比。

    出手的人,赫然是穆桂英。

    先前厮杀时,她在外围企图找机会救下王媛媛。可惜的是,因为对方守得密不透风,无法靠近,眼见罗成坚持不住,她迅速加入了战局。

    李元霸见状,提起擂鼓瓮金锤就抵挡。

    “铛!!”

    剑尖刺在锤面上,冒出丝火星。

    穆桂英宛如暗夜幽灵,击即退。他立刻退到罗成身边,沉声道:“罗成,起上。”

    “好!”

    罗成点头应下,他忍着身体的伤势,和穆桂英联手夹攻李元霸。

    饶是如此,都弱了线。

    若不是穆桂英身形灵活,能在定程度上牵制李元霸,完全就挡不住。

    另外边,王灿强攻李孝恭。

    此时的王灿,武力全开,虽说之前和罗成厮杀,消耗了定体力。但这时候,他已然不顾自身的情况,全力出手。

    龙有逆鳞,触之者死!

    王媛媛,就是她的逆鳞。

    王灿挥出的每击,都蕴含着强大的刀势,丝丝的罡气,自刀尖冒出,杀气逼人。得亏王灿手的冷月乃是宝刀,才能支撑王灿的力量。

    面对王灿的猛攻,李孝恭很快落入下风。

    厮杀,李孝恭身上,渐渐多了伤势。锋利的刀气,在李孝恭左肩和肋下扫过,便带出两道明显的血痕,鲜血流溢,染红了衣襟。

    李孝恭面对王灿的猛攻,咬牙忍着。

    忽然,他大喝声。

    只见李孝恭连续出剑,剑锋迅速,在空已然成了残影。他对准了王灿的左肋、大腿、心口等七处,连续刺出。道道锋锐的剑气,从长剑的剑尖散发了出去。

    面对李孝恭的反攻,王灿心头冷笑。

    李孝恭被逼急了。

    这是狗急跳墙。

    王灿连忙避其锋芒,而这时候,李孝恭抽身撤退,回头朝王媛媛所在的麻袋冲去。

    他想要带走王媛媛。

    王灿登时就判断出李孝恭的意图,大喝道:“李孝恭,你休想!”

    他双腿踩在地上,猛然发力,以更快的速度,朝王媛媛方位冲了过去。可是,李孝恭离王媛媛更近些,先步抵达。

    李孝恭嘴角露出冷笑,剑锋指着麻袋,道:“王灿,你真当我敢杀你女儿吗?!”

    王灿冷冰冰道:“李孝恭,如果媛媛伤了根汗毛。你,别想走出蜀国。就算是上天入地,我王灿立誓,必定将你斩杀。”

    “哈,我倒要试试。”

    李孝恭冷笑,不屑王灿的威胁。他手劲力吐,抹锋锐的剑气,便刺入麻袋之。

    “啊!”

    凄厉声音,自布袋传出。

    王灿听到布袋的声音,眼瞳孔睁大,竟是渐渐布满了血色。

    无边杀意,自他身上弥漫开。

    这刻,王灿宛如杀神降世,就算是李元霸,此刻看到了王灿,他也心惊。他退出了战团,来到李孝恭的身边,保护李孝恭的安全。

    李孝恭道:“元霸,把袋子打开。让咱们的蜀国皇帝陛下看看,他女儿的样子。王灿,你放心,本将这剑,并非刺心脏,只是刺在大腿上。”

    “你该死!”

    王灿咬着牙,字顿的道。

    “好!”

    李元霸应下,将麻袋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人。

    当麻袋打开,王灿看到里面的人,楞了下,原本布满血色的双瞳,登时又恢复清明。

    麻袋的人,不是王媛媛。

    这是王媛媛的丫鬟杏儿。

    此刻,杏儿大腿剑,鲜血汩汩溢出,她更是小声呜咽着。

    但自始至终,杏儿没有吐露身份。

    李孝恭道:“王灿,看到了吗?这是你的女儿,我现在,只是刺她大腿。如果你不退开,下次我出剑,恐怕刺的就是要害了。或是脚筋,或是手筋。”

    王灿冷冷笑,道:“李孝恭,你想得还真美。你以为你手的人是谁?他是朕的女儿吗?你错了,你随便找个人来问。他不是朕的女儿,是朕女儿丫鬟杏儿。”

    “什么?”

    李孝恭惊讶出声。

    “不可能!”

    李孝恭道:“王灿,你用这样的话,想要让本将放人,那就太儿戏了。”

    王灿道:“罗成不会说假话,你可以问罗成。其余的人,也不会说假话,你也可以询问。张亮的假子,直在蜀国潜伏,知道朕的女儿,他们难道不知道吗?”

    李孝恭看向张亮的假子,这些人都点了点头。

    这刻,李孝恭心头快骂娘了。

    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幺蛾子。

    李孝恭不愧是智将,他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道:“王灿,你当真认为,本将潜入蜀国,就这点布置。就算抓错了人,没抓住你的女儿,你以为我没有布置吗?本将在这偌大的长安城,布置了无数的暗哨。”

    “旦我出事,他们会疯狂报复。”

    “届时,会有无数百姓惨死。”

    “本将清楚,欲得民心,不能屠戮百姓,但这时候,本将也豁出去了。你如果真要围杀我们,那我们也不会就范的。”

    “你蜀国,必定大乱。”

    李孝恭道:“本将只要个允诺,你让我们离开书院,那么本将的布置,都不会启动。”

    这是李孝恭在赌。

    赌王灿不会不顾百姓的性命。

    王灿可以不顾杏儿的性命,但不能不顾百姓的死活。

    “李孝恭啊李孝恭,你可真狠。这次,朕记住你了。你意图对朕女儿不利,以百姓威胁朕。待将来,朕会讨还。”

    “来人,让路!”

    王灿到底是君王,不能不顾百姓死活,直接下了命令。

    李孝恭道:“多谢陛下。”

    顿了顿,李孝恭道:“元霸,我们走。”这时候,李孝恭也不去管杏儿了,毕竟个公主的侍女,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价值。得亏他早早做了布置,否则这战还真不好办。

    王灿道:“且慢!”

    李孝恭道:“何事?”

    王灿沉声道:“董方在你的手上吧。”

    李孝恭哈哈大笑起来,道:“董家,本就不愿意追随你王灿,早就有意背叛蜀国。我们劫了他的货,他没有去汉的资本,自然只能归顺我大唐。”

    王灿冷着脸,面沉如水。

    李孝恭长剑入鞘,便带着种人离开。

    在李孝恭离开后,王灿看向先前围攻李孝恭的将士,吩咐道:“派出最精于跟踪的人,路尾随,仔细查探李孝恭的行踪。”

    “喏!”

    众人得令,齐齐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