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9章 激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此刻,内心生出不妙预感。

    情况,很是严重。

    就在这时,个人直接从火场冲了出来。

    这人,赫然是穆桂英。

    她已经来来回回跑了几次,救出了许多书院的学生。她神情冷峻,面颊上已经有些黑黢黢的,都是会烟火熏的。

    小校见状,连忙上前,帮助穆桂英将学生安置好。

    其余也有士兵,陆续将人救出。

    小校这时候看向穆桂英,脸感激的神情,道:“多谢,多谢,如果不是您,我们救援不及,恐怕会有人滞留在火场。”

    “无妨!”

    穆桂英摆手道。

    看清楚是穆桂英,王灿也走了过去,说道:“你没事吧?”

    穆桂英惊讶的看着王灿,她清楚王灿的身份。在她的记忆,王灿是在陈仓县的,怎么突然来了长安这边。

    穆桂英有些警惕,道:“你什么时候回的长安?”

    王灿闻言,才想起自己将人皮面具撕了。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郭明。王灿心念急转,叉开话题道:“事情有些复杂,没时间细说。你从火场冲出时,里面还有人吗?”

    穆桂英摇头道:“没了。”

    这时后,穆桂英目光落在罗成的身上,道:“你怎么也在这,按理说,你现在,应该和郭明比武,难道比武已经结束了。”

    罗成道:“是,他赢了。”

    穆桂英道:“他人呢。”

    “他么……”

    罗成眼眸转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王灿。想到王灿的提醒,罗成并没有透露王灿的身份。

    王灿和穆桂英,本就有冲突。

    要知道,当初在白玉园内,王灿不仅赢了穆桂英,还摸了她的胸。旦穆桂英清楚是王灿所为,王灿绝对会被穆桂英苛责。

    罗成笑着道:“赢了我后,他就离开了。应该,是去了公主的院子。”

    罗成话音未落,王灿脑忽然闪过个可能。

    “不好,媛媛有危险。”

    王灿神色凝重,道:“这次,是有人故意焚烧九华书院。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吸引我们以及山下驻军的注意力。如此来,他们就可以偷偷上山,然后袭击媛媛。”

    廖化听,也是紧张起来。

    涉及到王媛媛,旦王媛媛出了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王灿吩咐道:“廖化,你去调集军队,把能调集的兵马,都调集到山上去,保护孔夫子和媛媛的安全。”

    说完,王灿将侍卫长的令牌交给了廖化。

    “臣遵旨!”

    廖化神情肃然,直接应下。

    王灿话锋转,又吩咐道:“其他人,随我上山。现在,征调书院黄字营的人,所有人都听从我的调遣。”

    这刻,即便是穆桂英这样高傲的人,在王灿不容置疑的语气下,也没有勇气反对。

    王灿说完了后,便径直朝山上去。

    罗成跟穆桂英紧随其后,起去驰援。这路上,王灿看到了不少人死在路上,大多都是被剑毙命。

    见此情形,王灿的心沉了下来。

    “定不要出事,定不能出事情。”

    王灿内心,也是无比焦急。

    时间不长,王灿来到了小院外,此时小院的外围,有许多尸体横陈。

    禁卫军的些暗哨,都被斩杀。

    小院,传来了刀兵碰撞的声音,以及时不时的惨叫声。

    当王灿冲到院门前,恰好看到两个人冲出来。他们身上所穿的衣服,和王灿之前在长安城里遇到的人模样。

    这些人,都是死士。

    这都是李孝恭的下属。

    看到王灿要进入,两人下意识的就挥刀就砍。

    可王灿出刀的速度,却更快。在两人动手的瞬间,王灿已经出刀了。刺眼的白光闪过,刀光闪现,两人的脑袋直接飞起,带着篷鲜血落地。

    王灿个不停,快速朝院子内走去。

    此时在院子,为数不多的禁卫军,已经被李孝恭的部下压制住。李孝恭身着黑色武士服,手持长剑,将围攻他的五个军高手,给逼得连连后退。

    王灿眼尽是怒火。

    这些人,该死!

    竟然敢欺负到他的女儿头上,该死啊!

    此刻王媛媛的房间,传来李元霸的大笑声,只听李元霸大声道:“兄长,人我抓到了。”

    话音落下,李元霸提着个麻袋走出。

    李孝恭见李元霸抓到了王媛媛,果断的下令道:“走,我们立刻突围。旦山下的人发现,我们要撤退就难了。”

    “李孝恭,你找死。”

    森冷话语,骤然传出。

    这声音仿佛催命符般,李孝恭只觉得脊背发凉,股绝望的死亡气息涌上了心头。

    李孝恭紧握着手的剑,他知道王媛媛的救兵来了。面对突然袭来的招,李孝恭仓促之间,没有办法回头去看,旦耽搁时间,他必死无疑。

    所以,他只能奋力往前跑。

    王灿杀意沛然,强大的杀意瞬间席卷了整个小院。这刻的王灿,犹如杀神般,比起铜水巷那夜的厮杀,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初冷月没有开锋的情况下,王灿险些将张亮砍死。而此刻,李孝恭面对王灿的倾力刀,想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

    李元霸见状,扔掉手麻袋,他个箭步冲出,大喝道:“休要猖狂,接招。”

    话说间,李元霸已经冲到了李孝恭身后,挥锤砸向王灿。

    重达十斤的擂鼓瓮金锤,带着劲风的破空声,轰向王灿的冷月。

    “铛!”

    兵器碰撞,声震耳莫。

    王灿刀没能凑效,没能斩杀李孝恭,他收了刀势。

    李元霸见王灿接下了自己的擂鼓瓮金锤,无比兴奋,已然有了浓烈战意,大喝道:“好个对手,来,再来。”

    只见李元霸抡起擂鼓瓮金锤,双锤在手,杀气腾腾,冷风咧咧。他利用自己天生神力的优势,不断的猛攻,意图强攻王灿。

    王灿手持冷月,死死守住。

    李元霸天生神力,武艺极强,他虽然速度略微比王灿慢些,但招式却霸道刚猛,是力量型的武艺,而且他完全没有到脱力的地步,力量没有削弱,反而是越战越强。

    李孝恭此时,他想要撤退,但随着王灿杀来的人,挡住了李孝恭。他想要撤退,也有些困难了。李孝恭长剑挥,逼开围攻自己的人,准备对付王灿。

    两人夹击,他们才能速战速决。

    就在李孝恭要对付王灿时,杆长枪破空刺出,径直加入战局。

    罗成手握银枪,冲了进来,替王灿挡下李元霸的攻势。他没有抵挡李孝恭,而是对付李元霸,招式极强,瞬间压住了李元霸的攻势。

    李元霸见到罗成,道:“罗大哥,你竟然在长安?”

    罗成没有答话,持枪猛攻。

    李元霸看到罗成,虽说也颇为欢喜。但面对罗成枪枪索命的战斗,李元霸也没有了说话的机会,只能死死抵挡。

    再者,李元霸也知道阵营有别。

    罗成,或许是蜀国方的。

    李元霸丝毫不退,脚踏在地上,整个瘦削的身体跃而起,他抡起手的擂鼓瓮金锤,大喝道:“罗成,接我招!”

    擂鼓瓮金锤落下,挂着锐啸声,声势骇人。

    罗成看到李元霸的重锤袭来,并没有后退,他双腿呈字叉开,双手举枪,犹如霸王举鼎般,直接硬抗李元霸砸下的擂鼓瓮金锤。

    “铛!!”

    刺痛耳膜的声响,陡然响起。

    罗成闷哼了声,在巨锤磅礴的力量冲击下,他握住长枪的虎口,已然隐隐发麻疼痛。他脚下也稳不住,接连退了数步,才稳住了身形。

    “噗!”

    罗成刚稳住身形,却喉头甜,口鲜血便喷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