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6章 对话孔夫子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登上山,来到座小院的门前站定。

    “哐当!哐当!”

    王灿走上前去,敲响们门环。

    不多时,就见房门嘎吱声打开,个书童打开了房门,探出脑袋。他眼带着疑惑,看着站在外面的王灿,问道:“公子敲门,要找谁?”

    “请问夫子在吗?”王灿恭敬道。

    对于孔夫子,王灿是极为尊敬的。

    这位老先生,绝不简单。

    书童听是找孔夫子的,正色道:“夫子在书房内,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容我向夫子禀报。”虽说王灿没有身着冕服,但他久居上位,身上自有股上位者的气势,令书童不敢小觑。

    王灿微笑道:“你去告诉父子,就说蜀国王灿求见。”

    “请稍等!”

    书童跟在孔夫子身边,自然知道时局。他知道王灿是蜀国皇帝,不敢耽搁,连忙就转身进入,快速去向孔夫子禀报。

    不会儿,书童搀扶着王灿曾经见过的老人走了出来。

    此人鹤发童颜,容貌儒雅。

    他颌下副花白的及胸长须,更显得仙风道骨,令人生出孺慕心思。

    看到孔丘出来,王灿抱拳道:“蜀国王灿,拜见夫子。”

    孔丘摆手道:“陛下不必多礼,快请入内。”

    “夫子请!”

    王灿摆手,示意孔丘先走。

    这是对孔丘的尊敬。

    孔丘也没有计较,转身便入内,而王灿跟着孔丘入内,在后院的亭子内落座。

    书童转身离开,泡茶去了。

    孔丘摞颌下花白的胡须,说道:“不知道陛下驾临老夫的小院,所谓何事?”

    王灿说回答:“我刚得了柄宝刀,尚未开锋。恰好途径夫子的住宅,是来拜会夫子,二是借夫子的住宅,给战刀开锋。前些日子,在下替夫子牵牛时,未曾以正面目识人,特来向夫子告罪。”

    孔丘听完,笑了笑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山小院,能有陛下莅临,已然是蓬荜生辉。陛下要替宝刀开锋,这小院足矣!”

    王灿笑道:“如此,叨扰夫子了。”

    所谓给宝刀开锋,也只是个借口。

    王灿想见见孔丘,再和孔丘聊聊。

    孔丘笑道:“昔日,老夫周游列国时,见过无数纷争。刀剑虽是凶器,但终究是死物。如果用之者正,则刀剑是正器;如果用之者邪,则刀剑是凶器。陛下有大智慧大魄力大果敢,望陛下能持心不坠,匡扶天下。”

    王灿说道:“夫子教诲,晚辈受教了。”

    孔丘转头望向九华书院的方向,话锋转,说道:“事实上,老夫也不清楚,如今复活过来,到底是好还是坏呀。”

    天地大变,孔丘复生。

    他复生后了解了天下局势,自然知道了自身的情况。

    王灿疑惑道:“夫子复生,创立九华书院,让天下英才都能感受到儒家大贤,最纯正的教学思想,这不是好事吗?”

    孔丘摇了摇头,道:“天下纷争,儒家走的是仁道之路,怕是不适用了。正如老夫曾经所在的春秋之时,儒家终究不适合乱世。”

    “乱世,法家、兵家为上。”

    “儒家,适合太平盛世。”

    孔丘说道:“这乱世之,兵戈不断,狼烟四起,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于战事。”

    王灿听,点了点头。

    乱世,最适用的的确是法家和兵家。

    当初蔡琰她们支持创办九华书院的时候,有私心的方面,是希望九华书院能为蜀国培养大批人才,四百年大汉直都是以儒学为立国之本。

    天下学子,无论在哪个势力任职,都向着儒家的。

    孔丘在蜀国,那么以孔夫子的名声,蜀国迟早就会成为人才的聚集地。此消彼长,等王灿将匈奴人练成了精兵,自然不惧任何方势力。

    孔丘盯着王灿,忽然道:“陛下觉得如今这天下如何?这百姓又如何?”

    王灿略作思考,道:“这天下,已然是大乱。”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啊。”

    “事实上,在年半前,蜀国统天下,百姓也是安居乐业的。除了西域以及北方,都在修养生息,大量的士卒都已经被我给派回到了田野之间用于鼓励耕作。”

    “可惜,如今群雄四起,看似时局动荡,人才辈出,可实际上站在百姓的角度来讲,百姓最是苦啊。”

    王灿道:“这百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妙,妙,实在是妙啊!”

    孔丘听完后,眼精光闪说道:“好个兴亡百姓皆苦,陛下虽然久居高位,却能体会到山林野间百姓的苦楚,殊为不易。”

    王灿道:“夫子谬赞!”

    孔丘道:“昔年,老夫游历诸国时,到处向君主宣扬以仁德施政的想法,却没有明白儒家学说,不适用于乱世。”

    顿了顿,孔丘继续道:“自先秦结束乱世,统天下后,先秦二世而亡。大汉统天下,大汉罢黜百家,独尊儒家。”

    “这四百年,儒学的兴盛,证明了他可以为世人所造福。不仅对士子而言,对于百姓,它也是最为合适的。”

    “可如今,又少了儒家的环境。”

    “老夫看了天水城的资料,墨家依附了刘邦。巨型的巢车,以及其余器械,都在制造出来,这是利于攻守之道的。”

    “大唐李世民,似乎在用法家之道在教化南越部族。老夫为了让儒家又个好的未来,斗胆将公主收为弟子,虽有皇后同意,但未曾告知陛下,请陛下见谅。”

    孔丘拱手向王灿致歉。

    以孔丘的身份,随便在哪国,都能得到礼敬。

    王灿连忙说道:“夫子说笑了,小女能在夫子门下求学,是她的福气。夫子才学通天,智慧通达,朕也希望夫子长居蜀国,为民造福。”

    孔丘说道:“陛下谬赞,老夫在书院,只希望能纠正儒家的偏差错误。陛下有大宏图大志向,老夫愿留在蜀国。”

    王灿听,也笑了起来。

    他很清楚,儒家不会像自己担心的那样,会依附在刘邦所代表的汉朝。有孔丘在蜀国,王灿天然就占据了优势。

    这是笔无尽的财富。

    同时,也为蜀国的未来打下了基础。

    时间流逝,王灿和孔夫子畅谈后,当日留在了院子。入夜后,他吃过晚饭,便将自己之前和李元霸对拼留下的些暗伤给修复,同时给冷月开锋了。

    如今,王灿无论是人或者刀,都达到了最好的状态。

    翌日清晨。

    王灿背着刀,出门就往后山走去。

    九华书院的后山,是处险峰。在峰顶上,有宽十丈的平台,旁边的悬崖上还长着棵古松。

    此地,是和罗成较量的地方。

    山峰四面,很是险峻,般人难以上山,而廖化等人,在旁围观。

    王灿和罗成,几乎是同时抵达的。

    今日的罗成,身白衣长袍,山风吹过,带起衣襟,乌黑浓密的长发,随风飘扬,有着说不出的潇洒和俊逸。

    他手持柄银枪,风冷的枪尖,在泛着寒芒。

    王灿身黑色武士服,看起来很平常,不过王灿用块黑布蒙住了自己的脸庞。

    两人相遇,眼都闪过了浓浓的战意。

    廖化看向王灿,见身形有些熟悉,但也想不起来。廖化没有深究,询问道:“郭明,好好的,你蒙着脸做什么?”

    王灿回答道:“脸受伤了,留了道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