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5章 运筹帷幄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这时候,王灿抓住自己下巴的位置,开始慢慢撕开层皮。当那层皮被撕掉了以后,王灿真实的面容,也就浮现了出来。

    毕竟,王灿脸上受伤,这张面皮怕是不能用了。

    王灿见贾允请罪,却没有再问责,而是伸手扶起贾允,沉声道:“朕也没有怪你,毕竟袭击你的,不是董家人,是唐朝的人。那使大锤的人,叫李元霸,天生神力。单论力气,比典韦还强上几分。还有个叫张亮的,看那些的人反应,这次的行动,应该是以他为首。”

    顿了顿,王灿继续道:“不过厮杀时,张亮挨了朕刀。刀下去,即使有人救治,恐怕张亮也会命不久矣。所以接下来指挥这批大唐精锐的人,应该会是李孝恭。”

    “李世民为了纪念麾下的功臣,专门打造了凌烟阁。其,记录了二十四位功臣。他最为得力的臣子部下,李孝恭排在第二位。”

    “不过,也别认为李孝恭的武艺多高。因为凌烟阁不是依照武艺排布,而是按功勋排位置。李孝恭此人,最擅长的是统军作战。”

    “在战场厮杀上,李孝恭如有神助。”

    “其出兵,奇正相间,很是厉害。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比张亮难对付多了。”

    王灿脸上,也有抹凝重神情。

    贾允等人,并没有听过凌烟阁,王灿给他们大概的讲了下。

    贾允是王灿最信任的臣子之,他想了想后,推断道:“既然大唐的人,已经在长安出现。微臣认为,这是对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伎俩。”

    “他们闪电般出手,拿下了董家给刘邦的货,再借助此事,以威胁董承。”

    “如此来,刘邦没能得到货物,董承失信于刘邦,便会让董承得罪刘邦。另方面,董承毕竟是蜀国的臣子,却为刘邦做事。”

    “被人抓住了把柄,董承不想被处置,就只能成为大唐的棋子。”

    贾允眼,闪过精光。

    王灿颔首道:“李世民的人,的确选了个好的切入点,而且这计策的确高明。这是天子脚下,竟然被人渗透了。如今的情况,朕估计,极可能是从三个月前,那个嫁到李源沛家的唐青开始的,她就是突破口?”

    贾允点了点头,说道:“怕是如此。”

    王灿说道:“我们现在要弄清楚的,是董家要给刘邦送过去的货物,究竟是什么。”

    贾允说道:“此事,我们目前还不清楚。李源沛此人,只知道货已经到了司隶地区。这几天,将会交给薛刚运到汉。”

    王灿说道:“那就继续监视,我们的人,比李孝恭先步找到薛刚。这次,朕不要失败,朕要打尽。”

    想了想,王灿又道:“除此外,朕会安排赵广、张虎和徐峰这几日归你调遣。你麾下,没有几个武艺强横的人,始终不安全。”

    今晚贾允的失败,很大程度上来说,就是吃了没有武艺高强武将坐镇的亏。在数十人的对战,像李元霸这种人,简直就是陆地推土机,完全是无敌的存在。

    贾允抱拳说道:“微臣多谢陛下!”

    ……

    在长安城外,处院子里。

    换了身打扮的李孝恭,借助城内的暗装,顺利出了城。他进入房,看着躺在床上的张亮,脸担忧的神情,向医师问道:“张亮伯父的情况如何。”

    “还是有生命危险,尤其是张将军的左肩骨以及左侧的三根肋骨,都被打碎了。情况,很不乐观。”负责给张亮处理伤口的医师,也是神情凝重。

    李孝恭吩咐道:“好好替伯父诊治。”

    “喏!”

    医师恭敬应下。

    李孝恭点了点头,便退出了房间。

    他看着院子里的三十几人,眉头深皱起来。今夜的行动,全部用的是张亮麾下的人。张亮用人很有套,挑的都是孤儿,将其收为义子,练为亲军。

    这样的关系,能让他们效死力。

    张亮得兵百人,来长安的时候有七十人左右。救青蛇的时候,共死了二十七人,剩下的四十几人在院里以及外围警戒着。

    个相貌魁梧,身材壮硕的汉子走到李孝恭的面前,神情既悲切又十分愤怒。

    此人名叫张胜,是张亮的亲子。

    张胜对着李孝恭抱拳,沉声道:“李先生,父亲重伤,张胜虽然有几分蛮力,但智慧不足,无法带好众兄弟,请李先生出来主持局面。”

    李孝恭扶住张胜,轻拍张胜的手背,说道:“张伯父的重伤,我也有责任。张兄弟抬爱,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

    说完,李孝恭带着张胜和李元霸进了另外个房间。

    房间,还有个女子,就是青娘。

    李孝恭坐下后,吩咐道:“青娘,你在字迹上很有造诣,也知道李源沛的笔迹。现在,由你仿李源沛的笔迹,写封信。”

    “喏!”

    青娘点头应下。

    不多时,由李孝恭口述,青娘提笔写了封书信,然后交给了张胜。

    李孝恭吩咐道:“张兄弟,立刻派亲信,将信在两日之内,交给左将军董承。董承如今,还不知道李源沛被抓。把书信给他,可以在定范围内引起骚动。”

    顿了顿,李孝恭再度道:“还有联系上安排在薛刚身边的人,将薛刚的位置找出来,我要跟他谈谈。”

    ……

    当新的天到来的时候,王媛媛起了个早床,准备去喊王灿。

    “郭大哥,快起床了。今天有甄老师的舞蹈课,我要去的。郭大哥,你要不要随我起去。”

    王媛媛推开门,发现房间里空无人。

    书桌上留着封信。

    当即,王媛媛拿起书信查看。

    王灿在信道:“昨夜家亲人传信,让我回陈仓,怕你留我,便先走了。我不在身边的时候,望你能开心些,多用功学习,将来同为蜀国效力。此外,信下面还有本拳谱,没事练练,以强身健体。”

    王媛媛看完后,将信收好,看了眼拳谱,嘟囔道:“这么厚的本拳谱,得练到猴年马月去了。不过既是郭大哥送的,先好好收着。”

    说完,王媛媛将拳谱放在了随身的牛皮小包里。

    在暗处,王灿看着离开小院的王媛媛,感慨道:“陪着她快半个月了,现在要走,真是舍不得呀。”

    站在身后的赵广,微笑道:“公主如此聪明,将来定会是代人杰。”

    王灿笑了笑,摇头道:“但愿吧,朕不求她是代巾帼英雄,只求她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如此,足矣!”

    说完,王灿便离开了,往山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