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4章 跟丢了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李元霸作为作为李世民的亲弟弟,李渊的第三个儿子,确实是属于异类般的存在。虽说李元霸的智力不怎么高,但他天生就有龙象之力。

    龙为水之王,力量第;象,为陆地之王,力量第。对于李元霸来讲,有龙象之力,便是最强力量的形容了。

    王灿的实力,已然不可估量。

    可每次正面接下李元霸的擂鼓瓮金锤,都觉得虎口发麻,股暗劲朝着胸口袭来。这般情况,让王灿不得不调动内力,以抵御擂鼓瓮金锤上传来的暗劲。

    好在李元霸的力量齐大,但他速度不快,武学招式也不多,没有这么的灵活。虽说王灿力量上略有差距,但和李元霸交手,他能找到不少李元霸的破绽。

    可惜,旁边有李孝恭牵制。

    每当王灿要针对李元霸破绽的时候,李孝恭便会出手,攻敌必救。王灿面对李孝恭的夹击,不得不撤招,抵挡李孝恭进攻。

    可恰是这点时间,李元霸便趁机挥舞重锤杀上来了。

    者进攻,者防守。

    这阵容,几乎是天衣无缝。

    时间,李元霸和李孝恭组成了王灿无法破开的盾和矛。

    时间流逝,三人转瞬间就拼了三十几招。

    李元霸是个武痴,脑子简单,但嗜武如命。他番厮杀,越战越勇,越战越兴奋。以往李元霸遇到的对手,还没有在他手走过十回合,就被他的擂鼓瓮金锤砸死。

    眼前这人,跟他拼了三十招之后,依旧稳如泰山,既没有疲惫的样子,也没有出现支撑不住的情况。要知道。这还是有李孝恭的帮忙,毕竟李孝恭的剑法,也是在唐朝众将超群的存在。

    李元霸抡锤砸下,朗声大道:“痛快!今天,俺要战个痛快!”

    “杀!”

    李元霸大吼,狂妄无比。

    王灿面对攻击,稳健抵挡。

    就在李元霸还要猛攻的时候,李孝恭却突然抽身撤退。随着李孝恭的撤离,王灿的压力顿时大减,精神振,便发力反攻。

    只见王灿双手握刀,连续发出重击。

    连续猛攻下,李元霸被逼得无法上前。

    看到李孝恭突然后撤,李元霸无法压制王灿,只得边抵挡,边大喊道:“兄长,怎么就退了呀?”

    李孝恭叹了口气,道:“如今这情况,百招之内,我们奈何不了他,他也对付不了我们。我们没事儿,张亮撑不到那时候。”

    顿了顿,李孝恭继续道:“我们这里喊杀声四起,这么长的时间过去,长安的守备军估计也快到了。元霸,你去开路撤退,我来拖住此人。”

    李元霸闻言,很是不甘心。

    李孝恭道:“元霸,不可恋战。”

    李元霸闻言,只得点了点头。他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听从命令,转头对其余的人道:“带上张亮伯父,跟我走!”。

    有李元霸带头突围,根本无人能打。

    李孝恭垫后,他提剑跟王灿缠斗。虽说李孝恭武艺不敌王灿,甚至王灿提着刀,足以可以压着李孝恭打,但李孝恭也不是普通人,王灿短时间内,也杀不死李孝恭。

    当长安守夜的车骑将军凌统,带兵赶到时,李孝恭和李元霸行人,已然拐进另外处小巷,王灿跟着追了过去。

    刻钟后,王灿撤了回来。

    此刻的王灿,面沉如水,眼神透着冷意。

    李元霸行人要撤退,以王灿武艺,足以拖住追上。可是当王灿追着李孝恭,拐过个街角,进入小胡同时,发现胡同上,竟然摆着架床弩。

    弩箭射出,直奔王灿而来。

    虽说王灿武艺极强,不惧寻常刀剑,但床弩不同,威力奇大。遇到床弩射出的箭,王灿也不敢大意,连忙挥刀格挡。

    王灿挡住了弩箭,可他稳定身形,准备再追时。已经失去了李孝恭的踪迹。

    王灿站起身,刚准备离开,就听个声音传来,大呵斥道:“此人可疑,给我拿下。”

    王灿抬头看起,发现自己周围,团团包围了至少五十名蜀军的军士。

    见此,王灿没有暴露身份,将贾允交给他的令牌亮了出来。

    贾允给王灿的令牌,是皇宫侍卫长的令牌。其职权,只比侍卫统领要低上级,有统兵千人的权利。

    为首的小将接过令牌,看清楚牌子后,连忙将牌子还给王灿,躬身道歉道:“原来是侍卫长大人,小人有眼无珠,还请大人见谅。”

    这刻,小将也是冷汗直冒。

    皇宫侍卫,可比他们这种官职低微的小将权力大多了。如果惹怒了对方,惹得对方心情不好,到凌统将军说自己两句坏话,后果不堪设想。

    王灿摆了摆手,吩咐道:“罢了,本将不和你计较。袭击禁卫军的人,已经跑了。你们去把那副床弩给收了,然后保护好现场,等勘察的官吏来看看有什么线索。”

    小将应下,然后带人快速的保护现场。

    就在小将准备离开时,王灿喊住了小将,问道:“这次带队的人是谁,人在哪?”

    小将说道:“带队的是车骑将军凌统,凌将军在小巷里。”

    王灿点头,便朝小巷走去。

    在之前禁卫军退守的院落,贾允靠着石桌坐下,神情有些疲惫。在贾允的身边,名年约三旬的将军正持剑站立,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部下将或伤或死的禁卫军给抬了出去。

    贾允叹息声,道:“这次失败,是我的责任。没有想到对方在长安城的势力,已经发展到了这种情况。不仅如此,对方处理的如此果断,太令人震惊。李源沛只失踪了天,他们就派这么多好手灭掉李源沛家,还企图伏击我们。”

    凌统想了想,道:“李源沛的家人,都死光了吗?”

    贾允回应道:“还差个,其他的都是毒而死的,死的时候都在睡梦,没有感觉,也没有痛苦。这手段,真是恐怖。”

    凌统道:“还差了谁?”

    贾允回答道:“李源沛的小妾,个叫唐青的女子,是他三个月前收入房的,听说姿色上佳,而且很能处理跟正室的关系。”

    就在贾允话音落下,阵脚步声,自小院门口传来。

    贾允抬头望去,却见王灿站在门口,拿出手的令牌,道:“贾大人,去屋里说吧!”

    “喏!”

    贾允嘴角抽了抽,便道:“您请!”

    顿了顿,贾允又道:‘凌统将军,你也随我来。”

    凌统骤起眉头,仔细打量了下眼前这个人。他觉得有些奇怪,怎么皇宫里有些这么个侍卫长是自己不知道的,而且贾允对对方的态度,似乎很是畏惧。

    三人进入房,贾允撩起衣袍,便跪在王灿的面前。

    凌统惊讶道:“贾先生,你这是?”

    贾允道:“贾允拜见陛下,不知道陛下怎么来了?凌将军,你还不赶紧跪下,拜见陛下。”

    凌统有些错愣的王灿。

    虽然王灿的声音没有问题,但这张脸,却完全不同。

    不过,凌统还是跪下了。

    他相信贾允不会骗他。

    王灿摆手让凌统站起身,却跪在地上的贾允,沉声道:“贾允,今夜如果朕没有出现,你的计划完全崩盘,必定被李元霸斩杀。你现在,已经是死尸具。”

    贾允今夜的表现,王灿是不满的。

    “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贾允闻言,连忙叩头,他的确没想到会遭到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