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2章 王灿参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为首的禁军将领道:“管不了那么多,保护好贾统领才是当务之急。其余的,甭管了。”

    说完,禁军将领举起长刀,高呼道:“弟兄们,我等食君之禄,自当忠君之事。蜀国处在危难之,作为蜀国的将士,我们自当保卫每寸土地。今日有敌人来犯,我等自当死战!”

    “死战!”

    十数把长刀铿锵拔出,发出阵决绝的清鸣。

    所有人,已然决定死战。

    “砰!!”

    声巨响,轰然响起。

    “里面的懦夫,你家李元霸爷爷来了,给老子开!”

    李元霸抡起擂鼓瓮金锤,撞击在木门上。那撞击声,传入耳,令人心颤。尤其是撞击时,整座门都摇摇晃晃的。

    所有人,紧张不已。

    而小院的院墙上,几个张亮手下的身影出现。只是他们刚攀上了院墙,就被院的强弩给射落,扑棱棱的跌落在地上。

    院子的防守,依旧森严。

    在贾允借助小院防守的时候,另外边的李孝恭,进入座院子,看到了个女子站在院落的间。

    李孝恭道:“青娘,好久不见了。”

    女子问道:“见过李大人,不知李大人亲自来长安,所为何事?”

    李孝恭回答道:“张亮在长安做事,手下没有大将坐镇。陛下担心他在长安独木难支,就命我带着元霸来了。”

    青娘名为青蛇,是李世民安插在长安的钉子。她准确的找到了董承安排在九华书院的心腹李源沛,并且成为了李源沛的小妾,将董承和刘邦勾结的情报传给了李世民。

    可以说,这是极为关键的人物。

    青蛇叹气道:“妾身原本的打算,是过段时间就杀了李源沛,再借机混进董家。只是没有想到,他这么没用,这么快就被蜀国的人抓了。以他软弱的性子,经不住拷打逼问,董承的计划,很可能被王灿知道了不少,下步如何打算。”

    李孝恭道:“虽是如此,但薛刚还没有暴露,你也没有暴露。这战,我们依旧有机会。只不过计划有变,我们下步和薛刚合作。”

    青蛇点了点头,叹息道:“来这里,已经快三月了。三月的时间,还真有些感情了,尤其李冬梅那孩子,惹人怜爱。可惜,我这次又要当坏人了。”

    李孝恭相信青蛇的手段,李源沛的其他家眷,估计都已经死去了。

    青蛇听不远处的杀喊声,问道:“你们带了人来,进行什么计划?”

    李孝恭说道:“禁军贾允,亲自带人来抓李源沛的家眷,人不多。所以,我们将计就计,埋伏了贾允,希望能拿下贾允。如今元霸和张亮联手,看能否活抓他。只是,时间也不多了。”

    青蛇道:“如果能成,也是意外之喜。就算不能抓,也要杀了贾允,断王灿臂。”

    ……

    小院,攻防战仍在继续。

    “给老子开!”

    李元霸单手持锤,狠狠撞击。他手的擂鼓瓮金锤,轰然砸在木门上,将木门砸烂了,然后带着士兵冲入,双方开始近战交锋。

    “儿郎们,杀!”

    李元霸大吼,无比的兴奋。

    李元霸武艺强横,他冲入其,所过之处,挡者披靡,此刻贾允已然是岌岌可危。

    就在这时候,在巷口处。

    张亮的手下约十人左右,埋伏在此望风,确保行动不会受到干扰。

    突然,有人看见街口处有人朝着这边走来。来人低着头,将面容隐藏在了夜色之,身上还背着长长的匣子。

    “什么人?”张亮的手下冷着脸询问道。

    “路人,路过此地回家。”

    “此路不通,你绕路吧。”说话间,众人纷纷握住了手的刀柄,因为来人不断的靠近,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

    王灿嘴角勾起,露出抹笑容,抬头看向他们手的刀,道:“怕是不行了。”

    话音未落,空气传来了声轻微的破空声。

    只见王灿右手向后伸去,将后背的黑匣子取出,狠狠往前面砸过去。

    下刻,站在最前面的人,被块长长的匣子给撞飞了出去。

    接着他身旁丈远的另个人,也被把刀鞘打胸口。强大的力道撞击下,将他给击飞了出去了,当身体落地时,此人胸骨尽碎,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王灿不知何时,左手上佩戴着副特质的臂铠,右手柄长刀捶地。

    长刀长约四尺半,重七十六斤,这样的刀,是王灿让能工巧匠参照了绣春刀的做法,用百炼精钢为底锻造出来的。锻造长刀的精钢,是王灿这十年来,花费不少心血和物资得来的,加大了尺寸,并且对后半段刀身进行了扩展,提升了长刀劈砍的威力以及耐用性。

    此外刀柄的末尾,有机关,可加装长棍,变成把重型冷兵器。

    王灿看着在月光下散发着点点寒芒的绣春刀,冷声道:“冷月无锋,就叫你冷月了。”

    剩下的个人,从开始王灿瞬杀两人的震惊回复了过来。

    其人,大喊道:“点子扎手!陈虎通知义父,我们拖住他。”

    很快,名叫陈虎的人,便冲进了铜水巷,其与七人纷纷和王灿拉开距离,掏出把短小的强弩来,准备射杀王灿。

    强弩能次发出三支弩箭,箭头呈青色,明显淬了毒。

    王灿不屑道:“不自量力!”

    随即,王灿身体微曲,右脚蹬便冲了上来。

    “给我放箭!杀了他!。”

    七人配合多年,其四人发射弩箭,射下王灿,随后便拔刀冲了上去。

    只见王灿挥刀便挡,将十二支弩箭尽数挡下,其两支弩箭,还被王灿格挡得飞了回去,射其人。那人箭后,脚步缓,接着阵踉跄,便跪倒在了地上,瞬间就没了气息,可见弩箭的毒性很强。

    在王灿挡下弩箭的时候,剩余三人也冲到了王灿面前。

    刀斩头,刀袭腰,还有刀朝着大腿砍去。

    三人企图从不同的方向进攻让王灿自顾不暇,但王灿这种级别的武者怎么会被种伎俩困住。只见王灿转身,使出招苏秦背剑,同时挡下了三路进攻。

    “开!”

    王灿大喝,冷月用力挑,便将三把刀给全部挑开。

    下刻,王灿转身抬脚,脚就结结实实的揣在了其个人的胸口,磅礴的力道撞击下,此人身体飞起,直接就飞出四五丈远,狠狠砸进了家药铺里。

    在王灿踢飞人的瞬间,又是阵咻咻的破空声传来。

    远处的三人,射出了弩箭。

    王灿剑眉皱,随即催动内力,猛然抬起左手,用手的臂铠挡下了弩箭的三次进攻。王灿内力催动的情况,他的反应变得更加敏捷,弩箭也更容易的被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