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0章 大唐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甄姬看着王灿的侧脸,在月光下,这个凝视西方的男人眼,似乎散发着种无法言语的魅力。

    柴火也渐渐熄灭了。

    在林间的小路上,王灿陪着甄姬走回了栋小楼前。

    甄姬披着王灿给她的外套说道:“今晚真是谢谢你了,这外套回头我会洗干净给你送过去的。”

    王灿笑嘻嘻的说道:“你要喜欢留着也行啊,过几天公主给我发俸禄了,我自己再去买件就是了。”

    甄姬摇了摇笑着说道:“你这个人,心眼还真不是般的多,我可是比你大上不小呢,你要真是有心思啊,就对王媛媛使去吧。”

    甄姬毕竟已经嫁过人,虽说当初嫁人时,还没行周公之礼,他的夫君就去了幽州,最后被曹操所杀,以至于成了寡妇。但甄姬也不是王媛媛那样的少女,王灿的心思甄姬自己也是看的出来的。

    不过在甄姬眼王灿不过二十岁,而且还是自己学生,自己个寡妇,绝不应做那样离经叛道的事情,对于王灿,甄姬更多的是对救命之恩的感激。

    话不多说,王灿跟甄姬挥手告别了。

    “今天气色不错啊,看来罗成那棍的后遗症消除了不少了。”王灿边说着,边将窗户的给打开让阳光透了进来。

    昨晚折腾到大半夜,王灿临近午才来到医馆看穆桂英,可把躺在床上的穆桂英给饿惨了。

    按照穆桂英的说法,等到自己痊愈了,肯定要拉着王灿去练武堂好好的教训他顿。

    对此王灿倒也不在乎,毕竟自己实力也是摆在那里的,直接无视掉了穆桂英的狠话,将食盒摆开说道:“行行行,等你病好了想怎么打都行。”

    今天王灿特意让王媛媛使唤着禁卫军去七仙楼带上堆好吃的过来。

    闻着食盒里的香味,被饿了上午的穆桂英不由的吞了口口水。

    很快东西就被王灿给摆好了,穆桂英也拿起碗筷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在吃饭的时候,穆桂英说道:“今天之后,你也别总来找我了,跟罗成约定的比武时间可就剩下两天了,你还是赶紧做准备吧。”

    王灿说道:“放心吧,这事我也自有分寸,你先吃吧,罗成,我会想办法对付的,做事呢要往好的地方想,万我打赢了,只要他不死,我就多了个小弟不是。”

    “有这么无赖的大哥,要我被打败了肯定咬舌自尽。”

    “喂喂,你还吃不吃了,不吃我可收啦,什么人呀你,好心给你带饭,还说我坏话。不过你倒也提醒了我,到时候我得吧他牙打碎了,免的他咬舌。”

    听完完王灿的话,穆桂英块红烧肉差点卡住喉咙。

    穆桂英吃完了之后,王灿提着食盒离开了医馆,路上不少人都对王灿指指点点的,昨天王灿跟黄字班最厉害的罗成签下了生死状,约定两天后在九华书院对决的事情早已传开了,原本被穆桂英渐渐盖过风头的王灿也再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

    在水池边洗食盒的时候,赵广也打着哈欠凑了过来。

    王灿说道:“怎么事情都办妥了.”

    赵广点了点头说道:“李源沛已经交给贾叔叔去审了,不过我昨晚也看了夜,直看到那个人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他也没有说出什么线索,反而开始胡言乱语,估计快傻了,贾叔叔让我告诉郭兄,目前董方身边的个手下已经被我们收买了,目前不宜打草惊蛇。”

    王灿说道:“收买的人靠谱吗?”

    赵广说道:“贾叔叔用他全家人的性命做威胁,并且答应他要是这事办成了,起码给他个射仆当,那可是比他爹还要高两级的官,他没有理由不做的。”

    对于贾允雷厉风行的手段,王灿还是比较满意的,至于私下给官这事,反正王灿知道,贾允肯定给他的只是那种只拿俸禄的闲职,多个也无所谓了,要是真除了董家,这些可都是毛毛雨。

    王灿说道:“总之,这几天我先对付着罗成的问题,董方的事情,你给我多看着点。”

    赵广点了点头。

    在长安街西城的个市坊里,有家新开不久的古玩店,古玩店这类店铺多半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所以平日里都是门厅冷落,客人稀少。

    这天古玩店里来了两位客人,他们随意的翻看了几下古玩之后,就走到柜台前,为首的那名高个男子问道:“小二,你们店里可有琉璃泥塑啊。”

    还在昏昏欲睡的店小二顿时清醒了起来,他的眼闪过了丝精光。

    只听见店小二说道:“有啊,不过这东西般都比较少人要,两位客官看起来也不想本地人,不知道从哪来呢。”

    偏矮些的男子将门给关上,店小二注意到他背上背着个很大的包袱。

    高个男子继续说道:“自兖州来。”

    店小二接了句:“大唐恭候多时了。”

    高个男子闻言,道:“不请入内?”

    “两位里边请,义父早已等候多时了。”店小二将后门打开,露出的臂膀青筋粗壮,看就是练家子。两个客人走进院子里,只见院子里别有洞天,小小的院子不过亩地大小,两层的阁楼将其围在间,楼上楼下起码有四十双眼睛同时看着进来的两人。

    两个客人也不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打量的四周。

    其矮点的客人,憨笑着说道:“表哥,这些人看起来都挺壮实的嘛,不知道能不能陪我玩玩呢。”

    “贤侄莫要高估他们了,我养的这群憨货哪里能跟贤侄相比呢。”

    说话间,个年近五询的年男子从楼下走下来,此人虽然已经到了年,却是虎背熊腰有着副好身板,身着身短打,下巴的片钢须平添了几分威严。

    看到男子下楼,两人纷纷拱手说道:“晚辈拜见张亮叔伯。”

    男子哈哈大笑说道:“贤侄客气了,没有想到皇上竟然派你们两位来助我张亮,有两位在此次大事可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