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9章 林间野味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甄姬也被火焰的烘的暖洋洋的,脸上开始憔悴的神色也不见了。

    看着野鸡被烤的金黄色,甄姬看的也是很有食欲呢。

    不多时只野鸡就被王灿给烤好了。

    用随身的小刀将野鸡切好了之后,王灿野鸡摆在了洗干净的荷叶上,摆在了两人间。

    王灿说道:“点小手艺,还请老师品尝。”

    甄姬用荷叶夹着小块鸡肉尝了口说道:“味道挺香的,你手艺还不错嘛,以前经常做吗?”

    王灿也拿着个鸡腿边吃边说道:“好久没有做了,尤其是离开家乡之后。”

    王灿说得也没有错,自从从扬州离开以后,王灿已经年半没有跟家人起弄过烧烤了,如今明月当空,王灿反而是有些思念了呢。

    王灿说道:“在这么好的景色里吃东西,却没有酒,确实是有些可惜啊。”

    “我有呀。”

    “啊?”

    见王灿惊讶的看着自己,甄姬说道:“你可别误会,我平时不饮酒的,只是今天想出来,担心天冷就让侍女去买了瓶花雕。”

    王灿说道:“没没,我怎么误会呢,我就是想问问这酒在哪啊。”

    甄姬指了指远处挂在树上的个酒壶。

    王灿连忙过去将酒壶取下,并打开来闻了闻。

    酒非什么好酒,估计是刚晾出来没有多久的。

    但王灿也不是特意计较这些的人,如今皓月当空,有山林野味以及长袖善舞的佳人相伴,这酒烈与不烈几分,又有何妨呢。

    于是王灿带着酒重新回到了巨石上。

    王灿用可以两用的酒盖当杯给甄姬倒上了杯酒,说道:“来老师,我敬您,你杯,您刚才的舞姿确实的太优美了。”

    “原来你直在旁边偷看我?”甄姬接过了酒杯,飘了王灿眼,不满说道。

    这眼可差点没有吧王灿的魂给勾了出来,虽然这眼,甄姬只是带着生气的情感,但是其散发的成熟与知性的韵味,确实是王灿少有感觉到的。

    王灿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可不是故意过来偷看的。”

    甄姬说道:“反正,今晚的事情,你可不许到处乱传,要是被我知道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毕竟我可是你老师呢,哼哼!”

    王灿心想:我又不长在这待着,就算你是我女儿的老师也没有用啊,要是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估计你都不会怎么收拾我的。

    虽然王灿心里基本不怎么把甄姬威胁的话语看得有多重,但是王灿还是假装很害怕的答应绝不外传,毕竟美女老师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断断续续的聊了很多事情。

    王灿毕竟曾经大江南北都走过,对于甄姬的故乡也是多有了解的。

    在王灿的印象甄姬应该是袁绍的儿媳啊。

    邺城当初被曹操给攻破了之后,甄姬被曹丕收为了*才是。

    甄姬小小的品了口酒说道:“我逃了出来,就在新婚之夜,郭明你能想象吗?新婚之夜,我的郎君却扔下了我,因为我的公公袁绍战败了,我的相公就被派去幽州调兵,说是去调兵,可感觉就像是逃难的般,有的时候男人还真的是靠不住啊,不过我到也没有觉得可惜,毕竟那次婚姻也是父母定下的。”

    王灿问道:“之后你又去了哪?”

    甄姬今夜似乎是喝的有些多,脸颊开始绯红了起她半眯着说道:“后来我躲了起来,幸运的避开了战乱,父母在曹操占领冀州后不久就病故了,我将祖产换成了银两去了青州找我的姑婆,不过到了青州不久,天下又开始乱了。”

    甄姬说道:“青州之地本来就是混乱之地,几乎每个山头都有匪帮,从辽东渡河过来的马帮,和高丽人,他们在青州烧杀,官府又没有办法治理,最后我决定离开青州,路上遇到了孔夫子,跟着孔融太守行人来到了九华书院。”

    甄姬突然问道:“郭明你说,眼下时局动荡,天下起码有六处势力在争霸天下,你觉得蜀国有赢的希望吗?”

    听到甄姬突然问这个问题,王灿不由的愣,说道:“好好的怎么问我这个呀,咱们现在对着明月吃着烤鸡呢,问这个多煞风景呀。”

    甄姬侧着头看着王灿说道:“奇怪了,我每次去看出那些夫子的聚会他们总会聊这些,说不聊这些,七尺男儿立于天地之间又能有何作为,虽然我也多少经历过很多战事,但是对于这些东西都是知半解,不过听着那些夫子将时事政事,反正比听诗词要舒服的多,大概是因为眼下蜀国也是身处战乱之,自己也无心风月了吧。”

    甄姬侧着身子,时不经意的领口也下去了下,这倒是让王灿看到了抹深邃,但王灿好歹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了,这点定力还是有的。

    只见王灿轻咳了声,随即悄无声息的往甄姬身边靠了靠,说道:“这个嘛,我个人觉得吧,天下的各个大事也不能终归靠将,总要去做的不是,例如黄字班的学生了,五年的时间都是在学院学习,虽然教他们的教官都是蜀军退役的旧臣或者前汉老兵,在他们的指挥下也能演练出激烈程度堪比战场拼杀的军阵来,但是呢,那毕竟不是实战。”

    顿了顿,王灿抬手指向远方说道:“我想说的做,是说让这些学子去西边看看,看看浸透在陈仓县城城墙里,我们蜀军跟匈奴人的血,看看那些巨大的被汉军留在天水城下的巢车,只有经历过战争,你才能畏惧战争,只有畏惧的战争你才能希望让战争结束,但是战争想要正在的结束只有方被对方的给完全消灭。所以,这时你才会明白你在书院里所学的战争军事技术的真谛。”

    王灿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讲的有些长了,而且还蛮难听懂的。”

    甄姬说道;“恩,是有些难的。”

    王灿拍了拍手说道:“那我通俗的来讲吧,就是站在现在的你,经历了恐怖的过去,并且畏惧过去,所以你以渴望守护未来,就应更加的珍惜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