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 暴力审讯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于是王灿凑过去好奇的问道:“那你觉得王灿算是个不错的君王了?”

    穆桂英轻皱的眉头想了想,说道:“也算不上,毕竟当初师哥毒,他趁虚而入拿下了天水城,如果我嫂子让我带兵奔袭两天两夜赶到天水城,等蜀军来了,说不定他们先打退了汉军,然后转头用我师哥来要挟我嫂子了。”

    王灿心想:将道理啊,当初可是你师哥在我面前都快死了,我才出手了,这天上掉馅饼都砸到脸上,开始往嘴里塞了,我才吃下去的。

    不过有个转变也是好的,也不枉费自己给她垫了医药费,卖了套舒服的床铺,以及去食堂让人给她开了小灶,虽然这些钱是今天下午开盘时赌她输赢来的。

    又跟穆桂英聊了会之后,王灿看时间不早,就跟穆桂英告辞了。

    出了医馆,王灿就看到了在路边树荫里等着的赵广,王灿平静的说道:“走吧。”

    多日来王灿跟赵广来九华书院调查的事情,总算有进展了。

    九华书院的后山有不少并排过去的下楼,般都是两层楼高,王灿跟赵广趁着夜色潜入了其个小楼。

    李源沛,个九华书院的无名小卒,平时都是在练武堂里办公,是练武堂这个学院部门里少有的员,平日的任务也不是抄写章,而是印刷些案,并在审核之后在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在王灿跟罗成下午签生死状的时候,王灿就看到了李源沛在审核完生死状无误之后,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多日研究和对比那几份写给陈平部下的叛乱信件,王灿早就将对方的笔迹烂熟于心了。

    所以当看到那熟的笔记的时候,王灿先是愣,随后抬头看向对方。

    站在旁的李源沛感受王灿的目光,便转头望了过去。

    不过王灿很快就低下头去,在生死状上签下了郭明,反正别人都认为自己叫这个也无所谓了。

    随后,王灿让赵广跟踪李源沛,自己先背穆桂英去医馆了。

    在站其栋还亮灯的小楼下,此时长安入夜已深,四周片寂静。

    王灿说道:“确定是这里吗?”

    “是的,我下午跟过来的时候就亲眼看到他进去,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顿了顿,赵广说道:“陛下,要不要再等等,灯还没熄呢。”

    “也许这晚都不会熄了,不用等,直接动手。”

    说完,王灿就给自己脸蒙上层黑布,悄无声息了摸了上去。

    事情紧张的很顺利,王灿跟赵广将人绑到了片废弃的林子里。

    李源沛只是个普通的职人员,王灿只是将他的双手反绑,口里塞上了布条,免得他大声喊叫。

    王灿亮出了手的信件说道:“看看,东西我们也找到了,刘邦的手下陈平被关押在了天水,你们的计划已经被他给出卖了,说吧,谁指示你的。”

    说完王灿便扯下了李源沛嘴上的布条。

    李源沛被反绑的站立在个竹子下,布条被扯开后,李源沛喘了两口粗气说道:“哈!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啪的声脆响,赵广转过头去,只见王灿给李源沛狠狠的来了耳光。

    李源沛只是个普通人,被王灿这巴掌扇的,右边脸直接红肿起立。

    王灿说道:“现在是我在问你,让你乱说话了呢,同个问题我不会想说第三次,谁,指示你的。”

    李源沛说道:“廖,廖化将军。”

    李源沛是廖化手下做事,这个都是有些依据。

    王灿想都没有想,就是巴掌上去,说道:“打你那么重了,你还有心思撒谎,廖化什么出身我会不知道?当初他当黄巾混不下去的时候,是我招他来的,现在他会背叛我归顺汉朝,嘴很硬是吧,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你想要耍心思,我陪你慢慢玩。我有的是时间,不怕你不招。”

    紧接着两声脆响,王灿折断了李源沛的双腿。

    剧烈的疼痛让李源沛不由的倒抽了口凉气,那钻心的疼痛,令李源沛无比的疼痛。

    王灿抓住李源沛的头发,将他低垂的头颅抬起说道:“说出来,我保证你不死。”

    说完,王灿便催动起自己炼神初级的实力,散发出的阵阵杀意不断的侵蚀着李源沛的身体,在这种情况下,不用刻钟的时间,李源沛就会慢慢的死去。

    刺骨的杀意也将李源沛从昏迷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李源沛虚弱的说道:“我说,我都说,长安,董家。”

    王灿说道:“原来是董家,他们有什么计划?”

    “我,我不清楚,七仙楼密谈被公主搅局,那些大人有些目的没有达成约定以后联络。”

    王灿不由心想:离陈平之前说的日期期限不到半个月了,这半个月内他们必然会动手。

    之后王灿让赵广去联系贾允先将李源沛收押起来,自己则回山腰的小院。

    路上王灿心思沉重,事情解决的有些太简单了,虽然自己没有了解到董家到底什么时候会动手,但是只要跟紧了董方事情就不会有问题的。

    但是这仅仅是面之词,以及几封由陈平部下提供的证据,还不足以给董家定罪。虽然董方是讨厌了些,但是董家为虎牢关万两千名军士提供军资器械,单单靠着这些就断定董家投敌,从而杀掉几百人,王灿并不是那么武断的人。

    王灿自言自语的说道:“算了,反正现在有线索了,先盯紧董方吧。”

    王灿因为审问李源沛而故意挑了个偏僻的地方,现在他走在条平时无人问津的小路上。

    突然间王灿听到了些异响,以王灿如今的修为,百米之内的风吹草动基本瞒不到他的,更何况是在如此安静的深夜。

    于是乎,王灿拨开草丛朝着林间深处走去。

    当王灿拨开了片灌木丛之后,看到了让他此生难忘的幕。

    在银色的月光下,有着片湖水,被柔和的月光照应而透着银色的月光,偶尔湖突出的泡沫带起的片涟漪。

    在湖畔,有块约丈高,三丈见方的巨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