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倔强的穆桂英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穆桂英脸色不善的说道:“你敢笑,我就拿剑斩了你!还有,把你手松开。”

    王灿松开了手说道:“好好,我松开,来我你扶起来吧,你半天没吃东西了。”

    说着王灿就要上去扶穆桂英。

    穆桂英说道:“不用,我自己可以。”

    “你确定?”

    过半晌,确实起不来的穆桂英说道:“算了我就躺着吃吧。”

    王灿说道:“躺着吃,你也不怕呛到自己。”

    说完王灿从床底往上拍,穆桂英的上半身就被暂时拍起来了。

    接着王灿塞了块枕头进去,穆桂英就半躺在了柔软的枕头上了。

    王灿说道:“罗刚那棍还是挺重的,医师说了,你这几天都要在床上静养着,不过这样也好,你来长安这几天都整天找人打架,现在被人教训了,休息下也好。”

    穆桂英说道:“我倒也没有什么,倒是你,我输了,他们那群人没有喊着让罗刚跟你打场么。”

    “还好啦,我只是跟他签了个生死状而已。”王灿平静的说道。

    穆桂英听,明显愣住了说道:“生死,郭明,你疯啦,好好的干嘛要跟人拼命。”

    在穆桂英看来,王灿如今短短的几天时间就从个平民成为了蜀国唯的公主贴身侍卫,将来的前途不可估量,这时跟人签下生死状拼命,倒是有些莽撞了。

    王灿用勺子将碗里的粥转了几下说道:“因为不签的话,不好把你背出来。”

    接着王灿就将穆桂英昏迷之后的情况说给她听。

    在将穆桂英打晕了之后,罗成的身血气涌了上来,穆桂英之前对他用的那招是排云掌,蕴含着强大的内力,要是被拍实了,罗成不死也残了。

    所以看着晕过去的穆桂英,罗成股怒意涌上了心头来。

    只见罗成提棍就朝着穆桂英走去。

    站在旁的廖化见情况不对,就大声说道:“胜负已分,罗成,你给我停下!”

    但是罗成耳朵暂时别穆桂英打聋了,没有听到廖化的话,径直的朝着穆桂英走去。

    走到穆桂英身边时,罗成举棍就要砸下来。

    这时枚铜钱朝着罗成飞来。

    听到风声,的罗成举棍便挡,彭的声闷响,枚普通的铜钱就镶嵌在了齐眉棍上。

    罗成抬头看去,只见个身影从空落下,对着罗成连踢数腿。

    罗成举棍便挡,两人过了数招之后,罗成向后退去,而王灿也在穆桂英跟罗成之间站定。

    此时练武堂的守卫都纷纷拔刀涌了上来,下子,练武堂的气氛就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廖化说道:“你们有皮痒了是不是啊,这里是九华书院,岂容你们放肆!”

    罗成看向王灿说道:“你就是郭明吧。”

    王灿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你姘头武功不错,希望你也别让我失望。”

    “好说,你确实很强,我很期待跟你打场,不过这样打怪没意思了,我想着我们用上趁手的兵器来打。”

    姜维说道:“书院不允许真刀真枪的决斗,也许我们可以私下。”

    王灿说道:“不用,签生死状就行了。”

    罗刚明显愣,随即笑着说道:“好!我们既决生死,也胜负。”

    王灿说道:“也别讲那么夸张,你好歹也是个武学天才,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杀了你,这样吧,如果你败了,我不杀你,但是你这条命可就归我了。反之亦然。”

    “言既出。”

    “驷马难追!”

    就这样王灿跟罗刚约定三日后在后山对决并签下了份生死状。

    般廖化都是不发生死状的,但是王灿拿出了那块贾允给的令牌偷偷给他看后,廖化还是很勉强的让人起草生死状了。

    并且起草的时候,廖化还边摇头边说道:“现在这些年轻人,身好本事不去上战场上用,就在玩命,真是太乱来了。”

    之后,廖化以罗刚违反比武规定,关了他三天监禁,而王灿也背着穆桂英离开了。

    等到粥凉了些之后,王灿盛了碗递给了穆桂英说道:“我觉得他值得我去签生死状,赢了,我不也得他条命么。”

    穆桂英边喝着粥说道:“你别拿我做对比,想赢他哪有那么容易,我也是使枪的,我清楚他的枪法有多高,你现在虽然内力很高,但是我总觉得你没有学得什么好的武艺,上次我被你赢了,并非技巧,而你内力比我高深很多,但是那罗成不但武艺在你之上,而且内力也深厚。”

    顿了顿穆桂英说道:“最后那击里,罗成就是运气于掌上接下我的短棍的,当时我觉得,即使我用断念斩他,他也可以这样接下,将内力作用在身体上并且提升那么多防御力的,除了我师父,我还没有见过谁能做到呢。”

    王灿说道:“那是你阅历还不够,天下那么大,加上灵气波动,大多数武者功力都提升了,厉害的人多了去。”

    穆桂英眼闪过了丝兴奋说道:“有机会,我会去走边天下的大江南北,去会会各路高手。”

    王灿也给自己盛了碗粥,边喝边说道:“那得过久啊,等你打完了,起码得四十岁了吧,我倒是看看那时候谁敢娶你。”

    接着王灿感到自己的身后散发出阵浓浓的杀意,连忙说道:“当然啦,有些漂亮的小姑娘天生丽质,又勤练武艺,哪有那么容易老是吧,估计越活越美丽呢!”

    要不说女人都爱美,听到王灿为求自保间接性的夸着自己。

    穆桂英面色也明显的缓和了下来,说道:“蜀王当初统天下也不过是用十几年的时间,而我又不用统军,人马,去哪不是轻易的。”

    “十几年就统天下,那是他运气好。”

    “我倒是不觉的,如果天下灵气不大乱的话,相信现在的蜀国也应该很强大了才对的,不会仅仅只有司隶之地,看似繁华,却实则危机四伏。”

    看着原本挺嫌弃自己的穆桂英竟然还会为自己可惜了,王灿也不由的好奇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