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0章 儒家孔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这时老人注意到站在王媛媛身后的王灿,便问道:“这位壮士是?”

    “他是学生的贴身侍卫,叫郭明,郭大哥也是九华书院的学生,今日也是要入学的。”

    王灿朝着老人拱手说道:“晚辈郭明,拜见丘夫子。”

    老人名叫孔丘,战国的时的人物,死前就有三千学生遍布天下,而复活来到了长安之后,更更是受到了天下学子的尊敬,孔融也因为这位先人也享誉颇多,儒生出身的审配曾说道:“孔融太守即使不带兵卒,粒粟,也要将这位老人请回来,因为这位老人在长安的话,那天下学子也都将以这里为圣地。”

    如今九华书院在短短年之内就成为了天下第大院,也是最好的证明了。

    孔丘细看了王灿番说道:“果然是龙精虎猛,是人杰也,正好我那徒弟今日过来要考校媛媛诗,没有带我这把老骨头下山,不如请郭壮士送我程吧。”

    王灿说道:“自然是很乐意为之的。”

    之后王灿仔细打量了番那个替孔丘牵着牛车的年男子,确认对方没有问题之后,便陪着孔丘下山了。

    路上王灿并没有说话,孔丘先开口说道:“不知道郭先生既然身为公主的护卫,那为什么还要易容呢。”

    王灿顿时愣说道:“不知道丘夫子如何看出出来我易容了?”

    对于于吉的技法,王灿还是比较了解的,基本上这几天来到长安,自己都是将自己当做另外个人在生活着,可是眼下,却不被个没有武艺的老人家给轻松识破了。

    王灿心里自然是觉得十分的奇怪的。

    孔丘说道:“当初跟随我的弟子里就有善易容者,我们互相攀谈时也学得了如何识别的法门,毕竟三人行必有我师嘛。”

    王灿说道:“原来如此,其实我跟在公主身边并无恶意,只是如今蜀国的判臣就藏在九华书院里,我担心会出大事,就自己亲自来调查情况了。”

    孔丘说道:“那为何,你不混入人群,而偏偏要跟在公主身边呢,难道公主身边有蜀国内奸。”

    “那倒也不是,就是,太久没有见自己女儿了,想跟她多待会,虽然知道这样做对谁都不好,但是还是忍不住啊。”

    孔丘听完不有的愣住了,说道:“我原来曾想你也许只是蜀王的亲信,没有想到你就是王灿本人,让蜀王拉车,老夫真是惭愧了。”

    王灿说道:“没事的,孔夫子,我拉的车,你还是可以坐得的,况且你敢跟我这样易容却不知真实身份的人走在起,我心也是十分钦佩的。”

    孔丘说道:“哈哈,我前世传道,看到后世儒学还要如此辉煌,自然心无憾了,况且我看你看向媛媛的眼,皆是宠爱之情,自然不但心你会有什么祸心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孔丘跟王灿聊了些蜀国的近况,并对王灿些比较优秀的行政做出了评价。

    不多时王灿很快就牵着牛车拉着孔丘下山了。

    在九华书院的心广场前,董方沉着脸看向四周,此时学院的大多数弟子都在广场上集合。

    九华书院目前只有两届学生,每届四个班,分为天地玄黄。

    黄字班多为武将出身的子弟,所传授的知识也较为偏向军略。

    玄字班则是臣出身以及士族子弟较多,主要教授权谋,纵横,法家之学。

    即使九华学院首推儒学,但是也有许多其余学家流派在此授课,毕竟独尊儒术以成过去,王灿还是希望将人们的思想渐渐发展起来,毕竟在群雄并起的时代,各路豪杰也纷纷涌出,王灿更想看到是蜀国繁盛的未来。

    地字班有些特殊,是工学为主,当初建院的时候,也是受到的王灿的影响吧。

    这个班里,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都是能工巧匠的后人居多,要真说起来,此班由墨家学者来主要授课。

    至于天字班,这是受到了蜀国的严密控制,因为虽然此班不过届不过二三十人的规模,但都是太后授意培养的王佐之才,例如徐峰,张虎,赵广,王媛媛都是这个班的弟子。

    而穆桂英因为暂时没有加入蜀国的阵营,虽然有王灿的推荐信,但依旧被分在了黄字班。

    董方跟王灿打赌的事情也纷纷传开了,此时广场上将近千号学子不少人都知道,王灿要进了书院,董方就要给王灿叠被的事情。

    看着学院霸的董方吃亏,不少人都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的。

    董方拉跟跟在自己身边的个手下说道:“之前跟那个人都讲好了吗?”

    手下说道:“放心吧老大,我都安排好了,还特意给了安排寝室的人五百两银子,让我们的人跟郭明住在块了,嘿嘿,相信用不了多久王灿就会自己忍不住跑出寝室的。”

    书院禁止斗殴,除非事先在竞技厅约战,然后在去练武堂比试。

    董方知道武考试王灿可是出了大风头了,现在黄字班的那群莽夫都个个跃跃欲试,等轮到自己的时候,估计自己都快学成出院了。

    于是董方想了个歪招,让跟王灿住块的五人有四人都是自己人。

    书院平时虽然不允许斗殴,但是些小动作还是可以做的,等到折腾你烦了,自然会有人在练武堂教训你的。

    董方想着想着不由的笑了起来。

    这时人群阵骚动。

    “是孔老夫子来了,我们快去迎接。”

    “咦,今天提孔老夫子拉车的,怎么不是那个林先生了呢,换了个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好眼熟啊,诶不是郭明么!”

    只见自武考之后,就直被人关注的王灿牵着牛车来到了千多名学生面前。

    之后亲自扶着孔老夫子下车,陪着他上高台,而后,王灿从高台上落下,来到了众新生的间。

    此时赵广跟穆桂英站的并不远,王灿便走到了他们两人间站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