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9章 小院的清晨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侍女名叫杏儿,是大乔派给王媛媛的贴身丫鬟,昨天她也在七仙楼里。

    昨晚王灿驾着马车送王媛媛先走了,杏儿也连忙从楼上下来,拦着辆马车跟了回去。

    杏儿说道:“公主,昨晚回来的时候,可真的是吓到我了,我下马车就看着那个郭明抱着你进院子,我还以为他要对你图谋不轨呢!”

    杏儿继续说道:“不过呢,他看到了我之后就说道,你太累了在马车上就睡着了,他又找不到东西给你盖着,只好先抱着你进院子再说了,原本他还想让我抱着你来着,结果公主你反而搂着人家不放了,嘻嘻。”

    说着杏儿不由的偷笑了起来。

    听到自己居然这样子抱着王灿,王媛媛不由的脸颊通红了起来,有些生气的说道:“好了,你还说,还不是你走的慢,不然哪里会有那么多事情啊。”

    “好了,公主是我不好,下次我会紧紧跟着公主的,来公主先吃了早饭吧。”

    于是王媛媛就起来准备吃早餐,突然间她听到了院子里有人在劈柴。

    王媛媛这个小院是九华书院特批的院子,虽然有厨房,但是般主仆两人都是去书院的食堂吃饭的,毕竟王媛媛不会做菜,而杏儿明显是没有学到她那在御膳房学做菜的二姑手艺。

    所以这时候有人居然在院子里劈柴顿时引起了王媛媛的好奇。

    “杏儿,你请了人来院里劈柴嘛?”王媛媛好奇的看向窗外,但是她这个角度并没有看到什么。

    杏儿盛了碗粥说道:“就是那个郭公子啊,昨晚送公主回来后,他就说自己这段时间也干脆在这住着先了,反正是做公主的贴身侍卫,住的近点也好保护公主安全,嘻嘻,公主平时那些禁军的大哥哥都挺呆板的,跟我们聊天的时候都是脸呆板,或者十分拘束的样子,这个郭公子就不样,会跟杏儿讲笑话,今天早上的时候,说让我跑那么远买早餐了,他自己做就行了,那桌上的都是郭公子做的才。”

    王媛媛看向餐桌,之间上面摆着大碗白粥,份葱花炒蛋,和盘炒萝卜干,虽然简单但是确是王媛媛平时早餐最爱吃的东西,主要还是小时候跟着父皇吃早饭给养出来的。

    王媛媛不禁将郭明跟父皇进行番对比,发现他们都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体型差不多,武艺都很了得不过父皇肯定更厉害,因哥哥总说父皇武功天下第当初各路诸侯都被父皇打败了,而王媛媛心也是这么认为的。

    而更重要的是,郭大哥的怀抱跟父皇的样温暖。

    想到这王媛媛脸颊不由的绯红的起来,自己还是个未出阁的少女,就跟个大男子搂搂抱抱,正是羞死人了。

    王媛媛暗暗心想:虽然郭明大哥人很好,但是自己可是公主,还是要保持些距离比较好,这也是为郭大哥好呀。

    随后王媛媛走出了房间,只见在院子里,王灿正有条不紊的劈着柴,在他的身后,整齐的柴堆都快有杏儿高了。

    王媛媛说道:“郭大哥,进来起吃饭吧,你劈那么多柴,我们起码用两三个月都用不完啊。”

    王灿看了下,觉得也确实够了,于是就起来收拾了下,跟着王媛媛到前厅去吃饭,毕竟之前的早餐都是摆在王媛媛的房间里。

    王媛媛住的这个院子不大,间是个会客的客厅兼书房,右边是王媛媛跟杏儿睡的卧室,左边是个厨房和个比较小的房间。

    虽然布局简单,但是王灿可以清楚的知道,在劈柴的时候,院子外面的林子里,起码是十几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那些都是禁卫军安排的暗哨。

    吃饭的时候,王灿说道:“早上听杏儿讲,书院里为了培养你们的自立能力,并没有给你们安排太好的条件,但是我觉得这个地方离山脚的书院也有些远了吧。”

    王媛媛的小院子里山脚下大多数学生读书的九华书院有差不多里的路程,如果每天要来回的走两里的山路,对于王媛媛两个女孩子来讲,也是十分麻烦的事情。

    王媛媛说道:“不是的,其实我是被夫子禁足了才暂时的住在这里的。”

    王灿听不由的愣住了。

    王媛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继续说道:“我上个学期的时候犯了事情打了不少书院的学生,所以就变成这样子了。”

    杏子说道:“哼,我觉得小姐说的没有错,还不是他们在课堂上讲了皇上的坏话,他们以为夫子不制止就可以畅所欲言了,但是也不想想,如果不是皇上建立蜀国统了江山,我们哪有那么多好日子过,到是那些刘邦,李世民什么的莫名其妙的就占领了我们的国土,还要跟我们打仗。”

    顿了顿,杏儿继续说道:“最气的就是那么地字班的学生说什么汉朝才是正统,皇上不过是王莽般的存在,如今汉高祖带着帮能臣复活了,皇上理应让位什么的,我虽然只是个丫鬟但是我也没有觉得汉朝有什么好的,小时候爹娘总带着我逃跑,避开战争,来到了司隶我们家才过得好起来。”

    王灿听完也是有些沉默了,封建制度的延续决定着即使是汉朝灭亡了,也依然会有人向往着它,特别是那些自己当初打压了但是没有打死的世家大族的势力,在经过了段时间的蛰伏之后,他们就开始利用这段时间来做起小动作了,王灿并不是很担心自己解决不了这次内部存在叛乱的事情,而且他担心自己解决不了蜀国人民心那种向着汉朝的思想。

    不过现在看来,杏儿这些从平民出身的人,他们的父辈都曾经历过黄巾,各路诸侯末期混战的时代,他们渴望的其实并不是什么汉朝,而是个更有统治力,且更加稳定的政权,希望光复汉朝的思想,反而多存在于些思想过于理想化的士族子弟之。

    王灿暗暗心想:看着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应该要采取些手段才让他们安分点才行了,让他们明白,蜀国虽然现在依旧势弱,但是也没有沦为让其他人任人宰割的地步。

    王灿问道:“那你还要被禁足到什么时候呢。”

    王媛媛说道:“得到个月之后的寒食节吧,这个期间我都得在这待着,如果郭大哥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其实也不用太陪着我的,毕竟郭大哥你今天也要入学了不是么。”

    王灿说道:“没事入学仪式下午才开始,我午去学院那边拿些被铺回来就好了,你是不知道我武考的时候就出名了,听说还没入学,竞技馆那边都是找我挑战的人下的帖子,这几天啊,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躲着比较好吧。”

    王媛媛说道:“嘻嘻,其实穆姐姐也很多啊,不过穆姐姐那么喜欢武功,估计她会跟别人打的多些吧。”

    用过早饭之后,辆牛车停在了小院门口。

    王灿抬头看去,只见牛车上还坐着个胡子发白的老人家。

    王灿第眼看过去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枯瘦的老人家还挺仙风道骨的

    ,三尺长的白胡子还在微风飘动。

    王媛媛看到老人的出现,连忙带着杏子去外面迎接。

    只见王媛媛恭敬的说道:“夫子,您来了。”

    老人看着王媛媛,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神情,说道:“上学期,你跟院里的学长起争执,所判的禁足因为随我出游,而延期,我自然要来看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