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7章 不分胜负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他将手的酒坛砸在了断念上。

    酒坛子瞬间破碎,而单雄信身子侧,王灿与单雄信擦肩而过,断念剑在单雄信的胸口的衣服上留下了道长长的口子。

    之后单雄信快速转身,双手持棍,在空连点数下,几块酒坛破碎之后还没落下的碎片就朝着王灿激射而去!

    而王灿感觉到身后的威胁之后,也反手握剑连续挡下碎片,但是有两块王灿反应不及,从他的左肩和肋下划过带出了道口子来。

    看到王灿受伤,王媛媛不由的轻呼声,眼神充满了紧张。

    单雄信说道:“难得碰上个高手,今天酒也不喝,来!我们好好打场!”

    王灿心想:这穆桂英是不是路痴啊,还说在长安遇不到高手,老子随随便便喝个酒就碰到了!

    虽然想着事情,但是王灿手上也没闲着,断念剑不断的斩出,接下了单雄信舞出的强劲棍风。

    王灿跟单雄信打了有整整刻钟,整个七仙楼的间院子都被他们波及到了,打得是团糟,不过老板这次不敢出来了,现在在楼里,两人随便打出的木屑都可以深深插入墙,要是打在人身上那还不要了亲命了。

    在场上激斗的两个人在旁边人看来,基本上是旗鼓相当的,但是王灿明白自己已经有些落下下风了。

    来王灿来到这个世界的武艺基本都是从战场厮杀上学来的,攻势大开大和,而酒楼环境小,让王灿倒也有些施展不开了,而且王灿手里的兵器是今天刚从穆桂英那得来的,用的还不顺。

    而单雄信出身绿林,招式上要比王灿更狠辣,有些出招的路线连王灿自己的根本想不到喝看不到,如果不是依靠着进入炼魂境之后,同步气息的感知范围扩大到了三尺,王灿可以提前做出反应的话,估计现在也麻烦了。

    而单雄信这边虽然压着王灿打,但也只是稍稍的占了上风,因为被单雄信武艺逼得不在压制实力,单雄信也注意到了王灿的武艺应该是出自军旅的。

    所以对付这类人颇有心得的单雄信,也看是渐渐的改变路数,利用铜鼓的威力将王灿逼到了个柱子旁边,此时柱子旁边有名酒楼的人傻傻的站在那里,也许是被王灿两人的打斗吓到而无法动弹了。

    像王灿单雄信这个级别的高手,在搏斗散发出来的战意以及杀意就足以震慑住寻常的人了。

    看到有人就躲在自己身后王灿也不好再退了,王灿每次都试图欺身上前,但都被单雄信用种诡异的数路给挑开。

    这是赵广反手握住了长枪冲向了单雄信。

    进入长枪的攻击距离后,赵广便使出了赵云的成名绝学白鸟朝凤枪。

    百鸟朝凤枪,共有六六三十六路招式,互相组合变化无穷,而且天赋禀议的赵广早就将招式全部学会,差的就是如何在实战如何贯通了。

    将单雄信逼退了之后,赵广并没有追上去而是退到了王灿身。

    赵广心里清楚,面对单雄信,自己也许可以依靠父亲的成名绝学以及突然袭击,暂时压制住他,但是如果交手二十回以上,自己就很可能会落在下风,甚至被杀。

    看到赵广突然加入战局,王灿不由训斥道:“这是我跟他之间的打斗,你没事插什么手。”

    赵广说道:“郭兄,并非我想突然插手,只是你现在用的不是你称手的兵器,而且他利用你保护别人的恻隐之心跟你打也算不上光明磊落。”

    单雄信听完轻哼声并不答话。

    之后赵广将手的钢枪递给了王灿,就拖着柱子旁的人下去了。

    王灿掂了掂手的钢枪,之后舞了记枪花,将身上的战意涌出,顺着枪尖冲向了单雄信。

    感受到王灿长枪上的点点寒意,单雄信大喝声:“来,今夜战个痛快!”

    随即两人又战成团。

    那夜七仙楼里王灿对上单雄信的故事很快就传开了,并且被评书人添油加醋的番渲染,讲得是令人心旷神怡,到也增加了不少说书人的收入。

    换了兵器之后,王灿跟单雄信没有能打多久,帮禁军就杀了进来。

    此时薛刚在王灿跟单雄信对决时就偷偷离开了,而两人被围住了之后,单雄信说道:“今晚就战到这样吧,郭明,我记得你了,咱们有缘再会。”

    说完单雄信就提着齐眉铜棍给冲了出去,五十名训练有素的禁军都拦不住他。

    王灿看到单雄信的离开,不由的心想:这单雄信跟李世民有不共戴天之仇,如今他也重新复活并且来到长安,我到底是该不该留下他呢。

    单雄信的武艺王灿自己感觉,轮单打独斗起码还要在刘邦的各个将领至上,最起码是跟英布样的存在。

    这样武艺的人王灿确实不想放过,但是单雄信跟李世民的血仇也注定了如果,单雄信跟了蜀国,对于蜀唐之间的关系也是十分的不利的。

    王灿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还是先走步算步吧。”

    随后王灿转头看向王媛媛站的方向。

    “微臣护驾来迟!还请公主恕罪!”名年轻的将领单膝跪在王媛媛的面前。

    王媛媛看了眼王灿有些紧张的说道:“好了好了,我现在不也没事吗,你也快起来吧。”

    说完王媛媛就朝着跑去,把围着王灿的几名士兵给统统推开。

    然后王媛媛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样,站在王灿的面前,弱弱的说道:“那个郭大哥,我骗了你,我没有跟你说实话,其实我不光是九华书院的弟子,而且还是蜀国公主,我爹就是王灿。你,不会怪我吧。”

    王灿平静的看着乖巧的王媛媛说道:“我不怪你啊,其实我也应该早就该想到了,估计也只有蜀国的公主将碗热茶泼在人身上泼得那么潇洒吧,不过你也十五岁了,也不小了,下次可别做那么鲁莽的事情了,遇事得先思考了。”

    对于自己的女儿,无论王媛媛做什么事情,王灿都不会怪罪的,哪怕她今晚泼的是李世民或者刘邦,但是人活在世上是需要脑子的,尤其是皇族的子女,王灿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最后变成个真正的刁蛮公主。

    王媛媛听完王灿的话继续小声的说道:“其实我今天出来就是想过十五岁生日的,可是母妃和哥哥他们都不陪我,全去找从陈仓回来的郭叔叔了,我也想我父皇啊,可是他们就是不让知道,怕我嘴巴不严,把父皇的有些事情告诉别人……”

    说着说着王媛媛的眼睛开始朦胧起来了。

    王灿也想起来了,今天是郭嘉回京叙职的日子,虽然平时自己跟家人都有书信往来,但郭嘉常年跟着自己,从郭嘉那知道自己的情况肯定会更清楚些。

    “我又不是傻瓜了,有些事情我听了就肯定会烂在肚子里的,可是他们就是不相信我。”

    看着王媛媛说着说着,眼泪就要留下来的样子,王灿轻叹了声,把将王媛媛抱在了怀柔声说道:“他们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想着保护你,只是啊,他们保护你的方式也太笨了。”

    “郭大哥,骂蜀国皇后和太子,可是重罪的。”

    “额…….那我刚才说的,你可得烂在肚子里啊。”

    年轻将领看到王灿把将王媛媛揽在怀里,眉头不由的皱,蜀国公主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揽在怀里确实是十分伤风化的事情,不过事先禁卫军就已经将七仙楼的所有人全都赶走了。

    剩下的都是对王灿绝对忠诚,并且守口如瓶的存在。

    于是年轻将领准备走过去跟公主王好好说下。

    不过才走两步他就被赵广拦了下来。

    “周大哥好久不见了呀。”

    年轻将领名为周伟,是蜀国大将周泰的表弟,也有着不错的武艺,被选进了禁卫军任职。

    赵广在自己父亲手下做事时也曾经见过他。

    周伟看到赵广说道:“赵广,没想到你也在这,怎么没有跟赵将军是守当阳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