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6章 单二哥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不同于王灿不动声色的就将有几分真本事的薛刚给废去了支手,赵广在可以三人并行的楼梯打的是虎虎生风,加上赵广那不输于赵云年轻时的俊朗外表,四周不少年轻姑娘看得都是目眩神迷,而军人家庭出身的廖雯也是暗暗拍手叫好。

    七仙楼的老板个个子不高的胖子哭着脸走了出来,刚想说情让赵广别打了,就被王灿塞了张银票。

    老板看了下,说道:“五百两,客官这似乎有点少呀,那些桌子椅子都是找巧匠定制的,可花钱的……”

    王灿说道:“我身上就这么多了,大不了打完就留下给你洗盘子吧。”

    老板连忙摇头,今天自己还真是碰到瘟神了,两个人进来连盘花生都没点,就跟对方二十几个人打了起来,这要是人多的方赢了还好,这偏偏却是人少的赢,这东倒个西倒个的,老板也数不清楚自己到底被砸坏了多少东西了。

    王媛媛连忙伸手在自己的怀里掏了掏,将堆银票全拿了出来,全部都塞到了老板的手上。

    王媛媛说道:“都给你全部都给你,让他们打,你不许过来了啊。”

    老板抱着银票到旁边数足足六千两,于是他就不再出现了。

    王灿说道:“那个王小姐,要不你考虑把这酒楼买下吧。”

    “啊?为什么。”王媛媛疑惑的说道。

    王灿说道:“反正你以后也得出来喝酒,万又碰到这样的人,而我又不再你身边怎么办,还不如自己买下酒楼想喝什么就喝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而且你也快长大,自己学着经营些事情也是不错的选择,这七仙楼用来给你练手倒是不错的选择。”

    七仙楼虽然在长安算不上第,但是论名望人气也是能排在前五的存在,而背后的势力更人无法想象的,但是就在王灿与王媛媛的三言两语间,就似乎决定了这个酒楼主人的更换了。

    王媛媛默默了数了下说道:“买下酒楼得花不少钱呢,我自己的私房钱不够,看来得跟哥哥要点才行了。”

    王灿听完不由的哑然失笑了,看来蔡琰把这两个孩子还是管得很严的,不过即使管得再严,王祯两人依旧是皇家子女,有着数万两的资产也是正常的。

    不过眼下蜀国处在数国间,军费开支很大,王灿还是希望这些钱能用在正常的地方比较好。

    不多时赵广就将那些只会三角猫功夫的打手给统统打趴下了。

    而王灿也大步走向了薛刚,打算继续好好的收拾啊,敢这样欺负自己的女儿,王灿觉得这个人上辈子肯定毁灭过银河系,这辈子被老天爷派到自己面前,让自己好好惩罚他的。

    而薛刚则不断的后退着,薛刚也不是傻子,交手自己就被废了支胳膊,对方的内力肯定浑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可是他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啊,难道是传说的武艺提升到了极致,返老还童了!

    看着王灿步步逼近,薛刚不由的大喊道:“单二哥,你再不出手,兄弟我可就要小命不保了呀!”

    说时迟那时快!

    个齐眉铜棍穿过了厚重的木板朝着王灿的右太阳穴劲射了过来。

    王灿抬手就是拳捣出,铁拳跟铜棍碰撞在了起。

    经交手,王灿倒退了半步,而铜棍倒飞了回去。

    这时从二楼落下个身着黑色破旧长风衣的男子。

    男子在空就接住了被王灿打飞回来的长棍。

    王灿仔细看了他眼,内心的深处就渐渐的涌出了战意,即使那人穿着破旧,头发也留的很长,还满脸的胡须,但是凭借的多年的经验,王灿可以看出,此人曾经投身军旅多年,说不定还曾经是员虎将,因为能激发王灿战意的人在如今并不多见,李广,霍去病这个级别的才能做到。

    当男子落在地上站稳了之后,周围的人纷纷后退,连王媛媛也捂着鼻子。

    大家都不是惧怕此人的气场,而是这个家伙,身上的酒气也实在太重了,就像是在酒坛子里泡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样。

    王灿深吸了口气说道:“三十年的绍兴花雕,看这位大侠身的酒气,怕是把七仙楼的存货都给喝光了吧。”

    男子听完王灿的话说道:“哈哈哈,你错了,我不光喝了他三十年的,就连五十年的陈晾我也喝了,可惜我正喝着爽呢,你就出来扰了我的酒兴。”

    王灿看了眼被吓得靠在柱子上不敢动弹的薛刚说道:“你确定真的要帮他出头。”

    男子拄着齐眉铜棍慢慢的伸了个懒腰说道:“我今晚确实是要护他,毕竟喝了他半年的酒,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你打死吧。”

    王灿说道:“那就别怪郭某我不客气了,未曾请教,大侠名号。”

    男子说道:“免贵姓单,名雄信。”

    单雄信!王灿听不禁有些惊讶,瓦岗寨群雄之首,隋唐演义里在绿林好汉之最能打的存在,如今就以着副模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王灿此时不由的想着,要是给单雄信个碗的话,估计他就可以上街要饭,自力更生了。

    王灿说道:“原来是单雄信,单二哥,小弟郭明,虽然久住陈仓县,但是也人说过单二哥的名号,别人都讲单二哥武功盖世,相貌过人,不知道这次见到怎么会成这个样子了呢?”

    单雄信听完笑了笑,抓起了旁边的坛酒便饮而尽,说道:“我为何这样子,因为我也早就忘却我曾经是什么样子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你也别跟我客套了,看你骨骼如此成熟,面容却是二十出头,这蜀国还是奇人不少啊,赶紧打完,我还要去喝酒呢!”

    说完单雄信原本半眯着的双眼瞬间睁开,双虎目带着精光紧紧的盯着王灿。

    能接自己铜棍七成功力击而只退了半步的人,单雄信知道,这个人够资格当自己的对手了。

    所以他在落下之后,便随意的跟王灿说了两句,目的就是要让自己许久沉寂的身体再次觉醒,跟这个不知道武功到底到那种程度的人好好打上场!

    只见单雄信右手抬起铜棍对着王灿就是刺而出。

    虽然棍头平滑,但是由武艺高深的人使用的话,旦被刺,在人身上洞穿出个血洞来,问题也是不大的。

    这次王灿也不打算徒手去接下这击了。

    只见王灿左脚踏,整个人便到飞出去,而看似醉醺醺的单雄信也紧跟上去,长长的风衣甚至被出了凌冽的风声。

    王灿拔出了断念剑,剑斩在铜棍上,但是被斩的铜棍只是微微荡,随后单雄信手的长棍化为道残影,朝着王灿身上的几个重要的部位刺去。

    招简单刺击,就被单雄信用得出神入化。

    王灿连忙连斩出数剑,将几个凶险的杀招给化解了。

    所谓寸长寸强,六尺有余的齐眉棍在单雄信的手将长兵器对抗短兵器的优势给化解了。

    时间,王灿竟然被单雄信给压着打。

    只见王灿低喝声!竟然把抓住了被单雄信舞成片残影的齐眉铜棍,之后王灿左手青筋暴起,将铜棍往后带,单雄信就在强大力道的作用下朝着王灿飞去。

    而王灿左手往后带的时候,右手的断念剑也向前递出。转瞬之间,单雄信的咽喉就到了剑尖近在咫尺的地步了。

    电光火石间,单雄信另外只手终于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