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断念剑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看着气势如虹的穆桂英,王灿轻笑声,握住无名短剑就是斩而下,厚重的汉剑被王灿压的直接砸在了比武台上,将比武台砸出了道巨大的裂痕。

    随后穆桂英弃了长剑,抬手就是套快速的拳法砸在了王灿的身上。

    躲避不及的王灿下子连挨上了数十招。

    强大的拳劲不断的从王灿的身上透体而过,在他的身后激起了道道波纹。

    之后王灿不慌不忙的扔掉了短剑,徒手把抓住在自己胸前形成残影了穆桂英的手腕。

    接着王灿抬起腿,好不林香惜玉的用膝盖顶到穆桂英的腹部,然后趁着穆桂英弯腰的时候,又是掌探出打了她的胸口。

    在穆桂英被打飞的时候,王灿还不忘变掌为爪,在她的胸口摸了把。

    穆桂英飞出去后,在地上倒滚了几下,之后重新站定。

    此时的穆桂英满脸通红,脸上的表情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

    两人的交手不仅快,而且时间很短,站在旁看着穆桂英有明显变化的赵广,还以为王灿用了什么手段,让穆桂英毒了呢。

    “想不到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你,有够下流的!”穆桂英恨恨的说道。

    王灿摊了摊手说道:“兵不厌诈,你在我胸前打了那么多下,我才打两下,咱们勉勉强强算扯平了如何。”

    穆桂英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输了,你刚才的两下都留手了,而我使出了全部的功力,你内力很深,我不是你的对手。”

    王灿说道:“你也是我遇见过最为杀伐果断的女将了,况且你还没用上你最强的本事跟我打吧,有机会,我会陪你去皇宫拿那双尖蛟龙枪的,不过这之前你还是老老实实给我当打手吧。”

    穆桂英并不说话,只是拿起了汉剑,将其插回到了背上的剑匣,之后她将拿柄无名短剑的剑鞘扔给王灿说道:“这柄剑叫:断念,是用天陨之石打造的,剑上有定的磁力,可以附着在其它兵器上,非常适合缠斗,将对方的兵器脱手,我看你都没有趁手的兵器,这把剑就送你了,算是你以后带我去取枪的报酬。”

    王灿正需要柄兵器傍身,断念长两尺左右,宽寸半,很适合平时傍身,放入剑鞘后,磁力也被隔离开了,靠近其它兵器也不会有影响。

    当穆桂英走了之后,王灿下子摊坐在了地上。

    赵广连忙赶过去紧张的问道:“陛下,你有没有事啊。”

    王灿说道:“你说呢,那小娘们可是下了死手了,我整整挨了她两十多记寸拳,招招都是可以打死牛的拳劲,你先别动我,我先调理下,把几块错位的骨头弄回来。”

    穆桂英确实是难得的高手,不过王灿比穆桂英显然是要更强上些,毕竟王灿已经踏入练魂的初级境界,如果释放出自己独有的杀意的话,穆桂英就会在境界上被王灿给明显压制,如果是那样,王灿也不至于会赢的如此狼狈了。

    入夜了,街上的行人也少了不少。

    王灿跟赵广两人走在回客栈的路上。

    王灿时不时的揉下自己的腰,那是穆桂英拳劲留下的后移症。

    王灿说道:“对了赵广,反正现在还早,不如我们两去喝杯吧,这几天忙着怎么进学院和查线索,来长安都没有喝酒了,正好我儿子还给我五百两,嘿嘿,不花白不花。”

    赵广恭敬的说道:“都听郭兄的安排就是了。”

    长安最好的酒楼依旧是英雄楼,不是王灿也吃那么多年那里的酒菜,多少都有点吃腻了,想了想就带着赵广去了七仙楼,前段时间,跟王媛媛吃饭,吃的就是那里的东西,王灿觉得味道还是挺不错的。

    只是还没有上楼两个人就听到了楼上的阵吵闹。

    “我今天就不让你走了!你打了人,想从我面前这么大摇大摆的走,没门!”

    “你个小丫头片子,胸都没大呢,就来逛酒楼,完了你还挡我薛爷的路,找死啊你!”

    “薛爷,薛爷,您消消气,这人你不能打的啊。”

    听到楼上有动静,王灿跟赵广就站在楼下的小院里朝着楼上看去。

    只见七仙楼的二楼人影绰绰,个掌柜的正在给两边的人赔礼道歉,边是个四十左右的大汉带着十几个手下,看着他们满脸通红的样子,明显是喝多了。

    而这边就四个女孩子,其两个王灿认识,王媛媛跟廖雯。

    还没来得及多想,被人喊薛爷的家伙就骂了句脏话,对王媛媛的直系亲属长辈的肉体表示了亲切的问候,还顺带的询问了下王媛媛是否知道传统婚姻关系,床笫之术的重要性。

    王灿听到半就皱起了眉头说道:“贾允是怎么搞的,我之前不是让他多派人保护我女儿和儿子的么,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个人出手。”

    赵广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显然是问错人了。

    不过赵广随即准备顺着楼梯就上去将那个人收拾了。

    这时楼下又传来了声怒喝:“你个小王蛋,竟然敢泼老子!”

    原来王媛媛听不下去了,抓起桌子上出茶水就尽数泼了上去。

    不过被姓薛的人挡了下来。

    这个叫薛爷的名叫薛刚,其家族在冀州邺城也有些势力,自己更是在袁绍手下当过校尉,在曹操手下也有同样的官职,到了蜀国建成之后,薛刚就辞了官职,做起了些特殊买卖例如贩马,卖铁等赚了不少钱。

    如今冀州动乱,薛刚就带着钱举族来到了长安,依靠着跟某位高官搭上了线,薛刚混的还是挺风声水起的。

    只是这次他却不知道他惹了不该的人。

    滚烫的茶水淋在薛刚的手臂上之后,也是烫的他生疼。

    只见他手就抓住了准备逃跑的王媛媛给扔飞了出去。

    掌柜的看到这情况,当场就晕了过去。

    王媛媛要是出了事,他这个酒楼的所有人连条狗都不会活下来的么。

    王媛媛双手乱挥企图可以抓住任何个可以抓住的东西,但是她这次处在半空哪有什么东西可以抓呢。

    这时个人影冲了出来,把将她给抱住了。

    当两人重新落在了地上之后,王灿拍了拍王媛媛的额头说道:“你怎么又调皮了呀。”

    惊魂未定的王媛媛看到接住自己的是王灿,顿时就哭了起来,说道:“郭大哥,你要替我报仇,呜呜……”

    看着在自己怀里不停哭泣的王媛媛,王灿说道:“放心吧,今晚,他们个都别想逃。”

    薛刚看着王灿轻松将王媛媛,就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家伙有点意思啊。”

    说完,薛刚手撑住栏杆,从二楼下,站在了王灿两人面前说道:“你是她的护卫?”

    薛刚见王媛媛身上穿的段锦华丽,而王灿只是平常人的打扮,于是就大概的猜了下他的身份。

    王灿说道:“不是。”

    “那你就别给我管闲事,那小丫头弄脏了我的衣服,今天至少要陪百两。”

    “她个子的都不会赔给你的,别想了。”王灿平静的说道。

    薛刚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你以为你有点能耐,我就会怕你么,也不打听打听,在城西这块谁不认识我薛刚,就是西城军马司的人都要让我三分!”

    王灿继续面无表情的说道:“抱歉,来长安就这么几天,不是很了解。”

    看着王灿脸无所谓,明显是带有藐视的生气,薛刚彻底忍不住了。

    直接抬手就是拳打了上去。

    王灿也不躲,任由着薛刚拳砸到自己的面门。

    在王媛媛的轻呼声,声清脆的咔擦声传出,那是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薛刚握着自己的手连退了数步,惊恐的看着依然站在原地的王灿。

    只见王灿抽了抽鼻子说道:“怎么你还是不懂我的意思呢,从刚才开始我就尽量的放慢我说话的速度了,目的就是想让你们赶紧滚,打了个晚上了,我现在确实不想打架了。”

    薛刚紧咬着牙关,到底还算硬气,即使被打断了手也没有痛苦的喊出来。

    他转头对着自己在楼上的那帮兄弟说道:“都给我下来,废了他!”

    薛刚的手下连忙往楼梯跑,但是他们刚跑到半就被赵广给拦了下来。

    不多时,王灿,王媛媛,薛刚三人就看着个个薛刚的手下被赵广给打飞了出去,落到了地上,水池,或者餐桌上就不说来了。